您的位置 首页 生日祝福语

《隋唐300年》第58篇:枭雄对决,李密大战王世充(2)

《隋唐300年》第58篇枭雄对决,李密大战王世充(2)
黑石大战,把王世充和李密这两位猛男,搞得都有点体虚。以前砍人都如砍瓜切菜,这次却差点咬碎了钢牙。所以,俩人回到各自营寨之后,都开始坚守不出,准备补补身体再去互砍。
但是,位于洛阳城的越王杨侗却是看人搞事,不嫌事大。他不停的派使者催促王世充和李密再砍一次。
迫于无奈,王世充只好向李密下了战书,双方约定,11月9日,在石子河(今河南巩义)再来一架。
当日,李密率几十万大军从兴洛仓出发,一路上旌旗招展,绵延数十里,声势异常浩大。不过,王世充这边也不虚,10几万隋军从黑石出发,一路上也是鼓角齐鸣,浩浩荡荡。
双方按照约定时间,来到了石子河两岸。刚刚列阵完毕,李密不等王世充做出反应,便以翟让为前锋,率领徐世绩、单雄信等数千人马,对隋军发动了猛烈的冲锋。
完全不出意料,翟让的水平发挥的异常稳定,刚一和隋军接触,便调转马头,抱头就往后窜。
王世充见状大喜,以为和上次一样,只要进攻就能把魏军打得屁滚尿流。所以,他立刻发出了总攻的命令,怼着翟让屁股就是一通猛踹。
但是,当王世充踹的正高兴的时候,突然一扭头,发现好像两边情况有所不妙。定睛一看,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魏军的王伯当和裴仁基已经率领骑兵,绕到了自己的侧翼。
王世充,你把李密想的太简单了啊,上次李密和你硬杠,前期被痛揍了一顿,最后用计才胜了你,这一次他怎么可能还和你硬杠?
于是,王世充急忙大喊中计,立刻调转马头就往回撤。但是为时已晚,王伯当和裴仁基早已南北穿插,硬生生的将隋军截为了两断。而李密见王世充已经落入圈套,便亲率4000内军,向王世充的中军杀了过去。
隋军顿时陷入了四面埋伏之中,个个惊恐万分,大乱不已,完全失去了秩序,无论王世充怎么指挥,大家都像无头苍蝇一样,开始四散奔逃。
无奈之下,王世充也只好带着左右亲兵,拼死突围,留下了几万尸体,再次逃回了大本营黑石,龟缩不出。
李密又一次取得了重大的胜利,什么江淮精锐,什么五路大军,什么枭雄王世充,看来也不过如此。
短短一年的时间,他便从一无所有,变成了隋末势力最强的枭雄,一路披荆斩棘,把那位连胜5年的猛将张须陀斩于马下,把洛阳城里的20多万隋军打得不敢出战,把关中来的所有精锐打得屁滚尿流,把四面八方来的五路大军,打得损失惨重。
这样的成绩实在是太耀眼了,放眼古今,实在少有。于是,自信甚至自大,开始在他的胸中蔓延开来,他觉得自己肯定会统一天下,坐上那个梦寐以求的宝座。试问整个天下,谁是我的敌手?
但是,几天之后,他便收到了一份来自长安方面的消息——就在他大败王世充的当天,李渊已经拿下了长安。
时间就是这么的凑巧,历史就是这么的诡异。
李渊?李密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李渊的行军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因为四个月前,李渊才刚刚起兵,而三个月前,李渊还给自己写过一封书信,表示愿意推举自己为盟主(天生蒸民,必有司牧,当今为牧,非子而谁?老夫年逾知命,愿不及此)。
没想到李渊,你竟然是这样的老头,阳奉阴违,趁我牵制隋军之机,下山摘桃,实在可恶至极。不过,李密转念一想,这又有什么要紧的呢,等我拿下洛阳,凭我的实力,李渊不过囊中之物而已。
就在李密一边愤怒,一边暗骂李渊的时候。他又得到了一条更加让人痛苦的密报——翟让要反。
翟让这个人,是个标标准准的小人,就像我们的很多邻居一样,胸无大志,但看不得别人过得好。
自从推举李密当老大之后,他的内心就始终有点不甘。虽然理智一直在告诉他,自己的水平不如李密,就应该让李密做老大。
但是,原来的下属变成了领导,原来说一不二的自己,变成了看人家脸色办事,他无论如何,都难以咽下这口气。
但是,他又不能对李密表现出不满。于是,他就把发泄的对象,换成了李密身边的所有人。有事没事,就整一下他们。
一个叫崔世枢的人,从鄢陵(今许昌鄢陵)起兵之后,跑来归附李密。但是,没等崔世枢见到李密,翟让竟然黑吃黑,当起了绑匪,派人把崔世枢给关了起来,问人家的属下要赎金。
最后,人家东凑西凑好不容易凑够了赎金,翟让在放人之前,还把崔世枢狠狠的揍了一顿。
这不是相当于砸李密的招牌嘛,哪个领导都不会允许下属干这种吃自己的饭,砸自己的锅的事情。但是,李密知道后,念及翟让的旧情,竟然给忍住了,硬生生的一句话也没有说。
看到李密没有什么反应,翟让便开始更加肆无忌惮起来,完全把李密的忍让当成了软弱的表现。
有一次,翟让叫李密的元帅府记室(相当于办公室主任)刑义期去赌博。刑义期因为有事,就去晚了一会,结果翟让大怒不已,认为刑义期是看不起自己,便让人把刑义期拉了下去,打了80大板,差点给活活打死。
打狗还得看主人啊,翟让竟然敢打李密办公室主任屁股,人家都不归你管好不好?这不是相当于,打李密的脸吗?
所以,这一次,李密非常生气。但是,他再次念及旧情,最后又是硬生生的给忍了。
可是,翟让继续变本加厉,最后竟然敲诈起了李密的左长史房彦藻:“你攻破汝南可得到了不少金银珠宝,怎么只给了魏公,没有给我?别忘了,魏公还是我拥立的。”
啥叫左长史呢?如果李密是皇帝的话,那这个房彦藻就相当于宰相啊。翟让竟然对着他说这话,这不是典型的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嘛。
房彦藻也没有当面反抗,只是一转身就把这话告诉了李密。李密和前几次一样,勃然大怒,但是,没过一会他就又冷静了下来。
最危难的时候,是翟让收留了自己。受人以恩,报之以怨,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立足?况且,革命还未成功,便自相残杀,岂不被世人笑话?
于是,李密决定再忍一次,由他去吧。只要不出大事,又何必与他斤斤计较呢。
但是,翟让这货做人实在是太失败了,平时得罪的人实在太多。李密刚刚准备忍让,左司马郑颋也站了出来:
“有密报,翟让的司马和弟弟,正在劝说翟让自立。”
“真的有这种事?”李密大惊。“翟让什么反应?”
“笑而不语!(让但大笑,不以为意)”
不语?李密突然起了杀心。
你当绑匪,我可以忍;
你打我人,我可以忍;
你敲诈我亲信,我也可以忍。
但是,唯独这件事,任谁也不能忍,不过他还在犹豫。
郑颋看见老大的脸面开始抽搐,迅速的意识到,杀掉翟让,只在此时了。
于是,他又说了句:“毒蛇螫手,壮士断腕,还可保全自身。如果等他们先动手,后悔就晚了。”
好吧,既然翟让已经不仁,那就休怪我不义了。杀!
11月11日,也就是打败王世充的第三天晚上,李密便以庆功为由,在府上摆下了瓦岗宴。
老实说,翟让虽然各种不服,各种不语,但是,他暂时还真的没有造反的想法。因为,归根结底,他还是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的。杀了李密,自己根本就不是隋军的对手。
所以,他对李密也没有丝毫的防备,带着自己的领导班子,便兴高采烈的奔赴了这场瓦岗宴。
大家刚刚坐下,李密便以老板们吃饭,保镖不便留下为由,把翟让的侍卫全都支到了外厢房,内厢只留下了一群高官,以及自己的保镖蔡建德。
趁着饭菜还没有上桌,李密对翟让在和王世充大战中,一触即溃,抱头鼠窜的诱敌表现,表示了高度的评价。
说罢,他又拿出了一张新做的宝弓,表示要赐给翟让。翟让接过宝弓,一边打量,一边不住的感叹漂亮。说罢,只见他就拉弓搭箭准备试一下威力如何。
就在此时,蔡建德已经悄悄的溜到了翟让的身后,突然拔出了砍刀,朝着翟让的后背就是一通猛砍。
翟让瞬间倒地,发出了一阵阵牛吼一般的叫声。接着,蔡建德又对着已经吓傻了的翟让亲信,一通乱砍。顿时,室内一片血腥,各位高官乱作一团。
室外,翟让的侍卫听到动静以后,也开始四散奔逃。
徐世绩不愧为名将出身,跑的最快,一转眼就跑到了门口。但是很不幸,门卫小哥朝着他的脖子就是一刀,准备再砍第二刀时,幸好王伯当及时出现,给制止了。
另一名将单雄信,也不愧是百战出身,知道这种时候,保命要紧。于是,双腿一软,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连连求饶。
眼看越来越乱,李密跳上了桌子,一声大喊:“翟让专横残暴,凌辱群僚,今天杀他一人,与各位无关。”喊罢,李密又让人将徐世绩扶到了床前,亲自给他敷药,众人这才慢慢的平复了下来。
安抚完高官之后,李密又快马加鞭的赶往了翟让的军营。对这些人进行了一番真诚的心灵沟通。让徐世绩、单雄信、王伯当三个人,做了他们的新一任领导。
本来,这群人就对翟让的刻薄寡恩就有意见,所以,他们也甘愿就坡下驴,立刻表示愿意服从命令。
得知李密快刀斩乱麻之后,王世充大为失望。上次战败之后,他深深的感受到了李密可怕的战斗力。
所以,他思虑再三,终于想得一计,按兵不动,想方设法离间翟让和李密,到时候再给李密致命一击。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三天之内,李密就解决掉了这个后患。
于是,王世充长叹一声:“李密天资明决,为龙为蛇,固不可测也!”
一计不成,仗还得打。鉴于前两次的失败,都是中了李密的计策,王世充准备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也给李密来一计。
于是,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他开始大肆招兵买马,不断犒劳将士,准备偷袭李密。
但是,王世充的运气实在是太背了。
12月24日白天,有一群小兵过来投降李密。如果放在平常,李密对这些小兵根本不会过问。因为,隋军那边,每天都有过来投降的士兵,而自己作为三军统帅,也根本没有时间去见这些小兵。
但是,李密这天却突然觉得,隋军长时候趴窝不动,有点怪异。于是,他就主动找到了这些小兵,询问隋军的情况。
小兵们就把王世充招兵买马,犒劳战士的情况说了出来。李密听后长吸一口冷气,立刻告诉裴仁基、王伯当等人,王世充这是要偷袭洛口城(兴洛仓)。原因有二:
1、每月下旬,都是月黑风高,正适合搞偷袭。
2、两军对战,粮草尤重,王世充无缘无故犒劳将士,必定是要做最后一搏。
妙,这通分析实在是妙。于是,李密当即下令三军戒严,裴仁基、王伯当率军埋伏在兴洛仓外,来个瓮中捉鳖。
不出所料,当晚三更时分,王世充果然亲自率军前来偷袭。
王伯当看到王世充之后,对李密料敌如神由衷的表示了佩服。只见他一马当先,率先对王世充发动了进攻。
但出人意料的是,中了埋伏的隋军,这一次竟然没有自乱阵角。他们知道,这是最后一战,要么胜利,要么投胎。
所以,他们表现的异常勇猛,竟然将王伯当打得大败而逃。王世充急忙乘胜追击,直逼洛口城下,开始登城。
但是,城上早有准备,隋军一阵攻猛之后,发现竟然和自己设想的完全不一样,魏军不但没有弃城逃跑,反来越来越多。
更糟糕的是王伯当、裴仁基又趁机从背后杀了过来,一个不小心,竟然将王世充手下大将费青奴给斩了。
隋军这才意识到,好像是中计了。顿时军心涣散,开始四散而逃,被斩杀了几千人,王世充第三次大败而归。
不过,王世充仍然没有气馁。毕竟偷袭只是死了几千人,他还有好几万人马,还可一战。所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王世充又主动出击,和李密互砍了好几次。
但是,他手下的隋军,已经得了李密恐惧症,看见李密两个字腿就发软,几次大战下来,竟然无一获胜。
王世充终于被打得彻底没了脾气,被人碾压却无能为力的感觉,实在是让人感到绝望。
所以,他真正的龟缩了起来,无论越王杨侗怎么催促,他就是以兵力太少为由,不愿出战。
怎么办呢?杨侗犯了难。放眼手下所有大将,虽然王世充屡战屡败,但是,也只有他能和李密打上几个回合,而其他人,根本就是个废物。所以,最后杨侗又不得不给这个常败将军,补充了7万生力军。
就这样,王世充手下的兵力,又一次达到了10几万。
再干一次,王世充看着手下源源不断的兵马,他不相信,李密不可战胜。
一定有方法,一定。
于是,几天之后,王世充又率领着10几万大军,再一次杀向了李密。由于,前几次李密不断的获胜。所以,这一次,他对王世充的实力明显估计不足。
王世充趁机,终于在洛河以北打了唯一的一次大胜仗。
看来李密也有失败的一天,王世充就像一个赌红了眼但又翻了一次身的赌徒一样,瞬间恢复了所有的信心。他决定,再接再厉,再和李密来个大决战。
公元618年1月15日,王世充命人在洛水上架起浮桥,全线进攻李密所驻守的洛口城。一般情况下,这种进攻,肯定是要等到所有大军都渡过河之后,再一起进攻,李密也是这么想的。
哪知道,王世充这一次竟然来了个阴的,他命令谁先搭好浮桥,谁就直接进攻,不必等后面军队。
隋军大将王辩率先架起了浮桥,军队刚一过河,就向洛口城冲了过去。
站在城墙上的魏军一时之间竟然蒙了,从来没有想过还有这种打法。所谓乱拳打死老师傅,转眼之间,洛口城的外城就被攻破了,隋军形势一片大好。
后方的隋军见前方得手,也加快了渡河的步伐,准备一鼓作气,把李密的老巢给端了。
但是,在河对岸的王世充却不这样认为。他看到前军这么快就冲进了城内,还以为和前几次一样,又中了李密的奸计。于是,他急忙命令鸣金收兵。
这下可害苦了正在奋力砍杀的王辩。
李密也惊呆了,还有这种操作。于是,立刻率领内军朝王辩砍了过去,王辩的脑袋瞬间落地。
看到前锋大将被杀,隋军顿时大乱,撒开丫子开始往回逃跑。李密自然不会放弃这个绝好的机会,在后面一通猛踹,痛打落水狗。
正在搭浮桥的隋军,看到前方大乱,也都争先恐后的往后撤。一时间,被砍者无数,落水者无数。
王世充见大势已去,急忙率领残兵败将西逃窜。如此大败,他根本无脸回到东都,只好往黄河北边的河阳(今洛阳孟津)跑了过去。
可惜天公不作美,就在他准备渡过黄河之时,突然狂风大作,天降暴雨(冬天下暴雨极少见)、气温骤降,隋军又被冻死了一万多人。
到达河阳之后,王世充盘点了一下人马,10几万大军,竟然只剩下了区区几千人。
还能再说些什么呢?
在江南时,我以区区几千人马,一而再,再而三的灭了数十万的刁民。但是,见到李密之后,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大败,几十万大军竟然在自己的手下化为了灰烬。
失败了,彻底的失败了,除了以死谢罪,还能怎么办呢?
于是,王世充捶胸顿足之后,便把自己关进了监狱,向越王杨侗请罪。
杨侗很生气,但是,他左思右想,还是舍不得杀了王世充。不杀他,起码还有一点点的希望,杀了他,恐怕完蛋的更快。
更何况,王世充万一转身投降李密怎么办。所以,杨侗也只能一声苦笑,不但没有责怪王世充,还派人赐给了他无数金银美女。并让他收集了1万多残兵败将,驻守在了洛阳城内的含嘉仓城。
李密这边大胜之后,则乘胜追击。一鼓作气,连续攻克了偃师、金墉两座城池,并把魏军总部搬到了金墉城。自此,洛阳已经成为了一座标标准准的孤城,随时都有被攻克的可能。

随后,李密陈师30余万在北邙布阵,进逼洛阳城。
1月19日,杨侗急忙派金紫光禄大夫段达、民部尚书韦津等人出城御敌。
但是,这俩位爷比王世充更怂,段达看到魏军强盛,都没敢出城。韦津虽然很勇敢的出了城,但是三下五除二就被李密给斩了。
于是乎,洛阳城内的不少高级官员开始纷纷出城投降,山东各地的隋军也开始纷纷向李密称臣。
连当初杀了李密全家的东郡太守杨汪(杨玉环她高祖父),李密也不计前嫌的纳入了麾下,封为了上柱国、宋州总管(这得是有多大的胸怀啊)。
窦建德、朱粲等造反头子,也开始纷纷上表称臣,怂恿李密称帝。
李密的威望与实力一下子达到了历史的巅峰。
胜利,已近在咫尺。
天下,已触手可及。
如果是一般人,在这种群情激昂的火热关头,绝对抵挡不住称帝的诱惑。
但是,李密和李渊一样,又一次冷静了下来(为啥不能称帝,写李渊的时候已经写过,不再赘述)。
面对热情高涨的文武百官,他只悠悠的说了八个字:
东都未克,不可议此。
注:这是两篇,合一篇发了。所以,今天发晚了。这两天病了,如果周六周日病好了,下周一就准时发文。如果不好,恐怕要等到周三了。祝我早点康复。
未完待续
建了一个读者群,
想加入的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拉大家进群
往期精选:第4篇:为啥隋朝才有了科举第27篇:为什么隋炀帝,一定要灭了高句丽?第28篇:杨广首征高句丽(1)第29篇:杨广首征高句丽(2)第30篇:杨广首征高句丽(3)第47篇:悲壮,亦悲凉!大隋最后的忠臣
第50篇:李世民一战灭西秦
第51篇:收地千里,一个伊朗人在大唐的奋斗史
(公众号发不出去,只能在知乎看了,知乎也是“隋唐300年”)
第52篇:大逃亡,大唐被揍成了落水狗
第53篇:刘文静被杀之谜
第54篇:闪电战,李世民绝对反击灭金刚
第55篇:英雄多难,李密3000里逃亡路
第56篇:连战连胜,李密终成枭雄
第57篇:枭雄对决,李密大战王世充(1)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