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美文

亚历山大港战役:罗马国际体系 打爆自诩世界第二的托勒密埃及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评论区话题丨你怎么看埃及托勒密王朝的不堪一击?
公元前48年,罗马内战的硝烟不仅没有因庞贝失败而消停,反而沿着地中海沿岸继续波及远方。为了尽快抹除共和派的战争策源地,凯撒在法尔萨鲁斯战役后便立即动身前往东方。最后却不想自己竟深陷埃及,在托勒密王朝的都城亚历山大港,进行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战役。托勒密君主的老朋友法尔萨鲁斯战役的结局 并没有宣告罗马内战立刻停止由于在法尔萨鲁斯战役中遭至惨败,庞贝被迫从马其顿的港口坐船逃往小亚细亚半岛。因为预估当地的财力不能支撑继续抵抗,他继续选择向南遁逃,去往叙利亚和埃及征召新的大军。然而,由于许多东方势力的君主已向凯撒表示臣服,这位前罗马将星便在沿途不断碰壁。不仅让罗德岛的舰队堵在港口之外,甚至被安条克城的希腊民兵拒绝入境。无奈之下,他只能从塞浦路斯出发,直航到托勒密王朝统治的埃及。早在几十年前的第三次米特拉达梯战争中,庞贝就派兵进入埃及,帮助地位不稳的托勒密十二世保住江山。他麾下的许多军官和老兵,也以提前退役的方式留在那里,作为希腊化法老的近卫力量。当然,埃及也因此向罗马欠下了天量贷款,需要不断以尼罗河两岸出产的粮食进行抵扣。但无论是习惯自我神话的君主,还是依附于宫廷的希腊客卿,都明白罗马的保护对自己是甚于任何军队。但当庞贝抵达尼罗河三角洲后,发现当地又因继承人问题而处于内战边缘。年轻的国王托勒密十三,已经同共治的女王克里奥帕特拉八世闹翻,并各自召集军队准备开干。托勒密十三世 正与自己的姐姐处于内战边缘庞贝的不请自来,使得本来即将爆发的埃及内战被强行打断。然而,托勒密十三世和他身边的宠臣宦官,都不愿为再造王朝的老朋友分担压力。甚至视其为祸星与烫手山芋,最终做出杀之而后快的错误决定。于是,曾为罗马共和国打遍东方的幸运儿,便被留在埃及的罗马籍军官杀死。他的脑袋被刻意割下来储存,以便在新的罗马权威抵达后作为免责孝敬。然而,后来的事情发展恰恰证明,这个举动将为心高气傲的托勒密宫廷带来巨大灾难。此时的凯撒也已率军追击到亚洲。利用正面战场上的余威,迅速获得了当地城市的效忠。由于从共和派手中收编了更多军队,足以分头部署用于重振罗马的国际秩序。先前给庞贝提供舰队的势力,也在解散大部分兵力之余被要求提供部分战舰。当庞贝现身塞浦路斯的消息传到北方,这位罗马新贵便立刻追向埃及。为了追求速度,他在大部分军团都开始休整的情况下,抽调出3200名步兵和几百人的同盟骑兵作为南下支队。再通过30艘亚洲同盟提供的舰船运往亚历山大港。凯撒也以最快速度向埃及方向追击埃及速度抵达埃及之处 凯撒的部队受到了热烈欢迎公元前48年末,凯撒和他的缩编军团抵达埃及,并立刻收到山呼海啸般的欢迎。然而,老对手庞贝的脑袋却让其深感不悦。当他决定继续按照前任国王留下的遗嘱,执行罗马统领所应有的监国职责,又遭托勒密宫廷官员的普遍抵制。包括希腊文官和埃及太监在内的既得利益群体,都不愿意继续被人指手画脚,也期望能通过特殊手段抵赖巨额债务。整个亚历山大港的气氛便迅速变得诡异起来。历史上的托勒密王朝,曾经以大量财富和海军舰队称霸一方。只是随着国内外局势的陡然聚变,这份昔日的荣光已永远成为一段美好回忆。尤其当马其顿血统的君主开始以本地法老自居,便对一切可能影响自身权势的因素采取暴虐手段。首先就是要对过往商贾和所有人口都课以重税,连赤贫农民新栽的树苗都要被登记在册。由此敛得的海量资金,大都用于宏伟基建和外交贿赂,并不断从希腊等地雇佣士兵与技术人员。然后又因害怕外籍士兵的后裔人数过多,发动本地部队进行残酷清洗。若非以欠债方式获得罗马保护,可能早已被邻国入侵或本国起义所摧毁。托勒密王朝一直以残酷压榨 维持大国形象但托勒密十三却并不清楚自己王国的微妙处境。自小的宫廷内斗环境与周遭官宦的溜须拍马,都让他对世界的认知坐标非常扭曲。在国王和这些小集团成员看来,埃及无论如何都是地中海世界的第二大经济体,拥有仅次于罗马的财力与武力。尼罗河两岸的大量人口,随时可以用府库内堆积如山的武器进行备战。港口的船坞也可以造出比普通西方军舰更大的战船。至于看似强大的罗马,已经因内战而变得矛盾尖锐。自己手里的外交经费、粮食支援和海军部队,都是两派斗争所要争取的胜利加成。至于那些生活在亚历山大港的居民,也大都是分享政策优惠的奴隶资本家,认为自己的君主与军队都强大无比。因此,当接到宫廷内部传来的反罗马号召,便争先恐后的倾囊而出,瞬间将总数多达20万的平民和奴隶都武装起来。托勒密埃及的希腊裔雇佣军步兵当然,托勒密十三和他的大臣们,从未将胜利希望寄托于这些临时工身上。但因需要防备政敌控制的边区军队,由大将阿基拉斯指挥的20000主力便必须留在城外驻守。尽管有调令让他们返回亚历山大港对付凯撒,前进速度却被严重放缓。因此,除了少数被金钱收买的前罗马军团成员,大部分立刻能拿起武器的群体还是奴隶。在知道强攻效果不佳的情况下,他们转而以土木作业围困凯撒所在的小片沿海城区。包括将道路两边的石头建筑加固为小要塞,再用新运来的材料搭建街垒,甚至是大批可以推动的木质攻城塔。由于有多年吸纳的希腊技术和成本极低的劳动力大军,这些工程都在数日内迅速完成。遭封锁的罗马士兵便针锋相对,将街区和一座小型剧院都改造为堡垒,却还是被这种不可思议的埃及速度所深深震惊。托勒密埃及的加拉太雇佣兵然而,托勒密法老的埃及速度并不是在所有层面都能运转灵活。当少量决策者指挥大批人手建设围攻阵地,留在岸边的海军船坞和法罗斯半岛基地便疏于防备。向来兵贵神速的凯撒,立刻派部下攻入港口,将十多艘刚刚从北方前线返回的战舰焚毁。同时也派出少量分队,通过陆桥抵达法罗斯半岛,建造了对海防御的小型工事。最后让麾下的同盟船只都做好准备,随时应付新一波的托勒密舰队。只有由于在抵达埃及时遭遇海难,他的舰船数量已下降到非常危险的29艘。此外,凯撒还将托勒密国王本人扣押在自己身边。在战争一触即发的最后时刻,委托2名曾到罗马担任大使的官员,去城外的正规军处传达和平建议。但在铁了心要诉诸武力的阿基拉斯那里,他们很快就被当做立场不坚定的两面人而遭到斩杀。甚至还有法老的最小姐妹阿尔西诺,趁乱逃至城外军营。期望以重金奖励鼓动军队立刻进攻,将阻碍自己登上大统的兄长杀死。原本要带兵勤王的大将阿基拉斯,就被公主身边的太监暗杀。惊心动魄的亚历山大港战役,便因这次内部清洗而变得无可避免。晚期的托勒密王朝控制区域已缩水回尼罗河两岸激烈的海上交锋托勒密时代的亚历山大港地图不过,即便托勒密军队有意将凯撒的3000多军团全部杀死,也摄于对方的战力而不敢轻举妄动。加之全城都有非常发达的供水系统,使得被围困的罗马士兵可以直接去民居内肆意取水。于是,托勒密军队便想办法用机械手段,将大量海水灌入罗马控制区。逼的对方不得不停止修筑工事,转而到沿海各处挖掘水井。凯撒此时已让人去罗德岛和亚洲召集援军,但一时半会还无法抵挡埃及,便只能动用手里的全部艘船只绕行到远处搜罗补给。某次,贪图劫掠的罗马征粮队遭托勒密骑兵攻击,有俘虏在审讯中透露重大军情。原来,凯撒将在当日亲自乘指挥外出搜寻行动,却因担心人手不足而没有携带任何军团步兵上船。于是,埃及人立刻调来刚刚建造好的新一批战舰,准备在半道上对他进行斩首攻击。结果,这场夜幕降临前的突袭,却被凯撒麾下的罗德岛人给全盘打乱。面对东地中海的最优秀船员,这些由奴隶划桨驱动的埃及战舰一触即溃。不仅被轻型的希腊小船击沉1艘四列桨战舰,还有3艘因战斗人员全灭而被俘获。消息传回亚历山大,还在卖力构筑街垒的临时工们如丧考妣,纷纷因挫折感而停止了手头作业。存在感始终不足的托勒密骑兵部队幸好,在花言巧语的太监鼓动下,20万亚历山大港的军民还是很快恢复了信心。托勒密海军很快就在自己控制区的岸边武装起数十艘新船,并从尼罗河的皇家船坞里拖出法老的巡游座舰开始修缮。通过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手段,迅速在近海和内河处云集了110各类船只。受这则重大利好的鼓舞,原本冷清下来的城区军事化工地又重新热闹起来。他们还在港口外侧的防波提上布置弩炮,并用更多人手加强了进出口封锁。相比之下,凯撒一边的处境则日益艰难。虽然首批增援军团已从克里特抵达昔兰尼加半岛,却在东进的航行过程中遭遇风暴阻碍。同时,他们也很容易在入港时遭到守军的海陆军部队拦截,需要滞留港口的先头部队为其扫清登陆障碍。于是,凯撒决心动用手里的全部海上力量,首先解决掉日益扩张的埃及舰队。托勒密埃及在短时间内武装了超过百艘战舰公元前47年的年初,双方展开了第二次海上交锋中,凯撒亲自率领麾下的29艘战船,直面两倍于自己的托勒密对手。罗马人将来自罗德岛的9艘船部署到右翼,再以本都来的8艘船负责左翼。最后才是12艘由乞里西亚人和亚洲希腊人驾驶战舰,位于左右两队的稍后位置。埃及人那边则用22艘战舰担任第一线部队,并由不少配备纵火武器的小艇进行支援。余下舰船都在紧随其后的二线充当预备队角色。但由于双方之间有大片浅滩阻隔,谁都不愿首先通过狭窄航道,遭遇严阵以待的优势敌军。直到担任罗德岛舰船指挥的欧佛拉诺尔主动请缨,才让凯撒命令其率领4艘战舰充当先锋出击。结果,拥有22艘船的埃及一线被这些熟练水手搅的阵脚大乱。在冲击希腊四列桨战舰无果后,经常被灵活转向的对方用撞角击碎侧翼船体。当所有托勒密战舰都忙于同罗德岛人缠斗时,凯撒的其余船只便迅速通过航道。他们不仅击沉了2艘敌舰,还连人带船的又俘虏了另外2艘。其余的埃及海军调头就跑,依靠部署在两处防波提上的弩炮射击才免于全军覆没。凯撒的大部分同盟海军都在使用轻型战舰凯撒这次意识到,自己必须将包括法罗斯剩余部分在内的沿海半岛全部控制,才能确保港口的畅通无阻。但在之后的海陆联合夹击中,罗马士兵和他们的希腊同盟遭遇到6000埃及动员兵的顽抗。许多人甚至划着小船接近陆桥,用大量远射武器攻击岸上的军团。结果,位于侧翼位置的水手们遭到突然反扑,进而引发主力军团的一同溃逃。就连凯撒自己的座舰也因太多人涌入而发生侧翻,逼的他立刻涉水到第二艘船上才安全脱逃。位于保持两头围困的托勒密军队,则因这次意外胜利而大喜过望。因为这是他们有史以来的首次对罗马胜利,并成功打死了400名军团士兵和数量更多的海员水手。托勒密海军的主力舰 大都在4-5列桨之间决战尼罗河畔正在街区内迎战埃及临时炮灰的罗马士兵此后,托勒密王朝的正规军开始进入亚历山大城区,攻打由2000多军团把守的区域阵地。但罗马人不仅没有因先前的挫败而士气跌落,反而不断从工事背后冲出进行反突击。剩余的海员也继续驾船出行,威胁守护在防波堤与半岛上的敌军。结果,依然由临时工充当炮灰的埃及人损失惨重,不得不面临自己可能永远无法获胜的可怕后果。战斗停歇阶段,埃及军队还派使者面见凯撒,要求释放被扣押多时的托勒密国王。这位年轻的君主也施展表演天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向凯撒哭诉。但等到自己获准离开,便立刻同妹妹阿尔西诺达成共治妥协,下令主力军加快围攻作战的速度。位于近海的舰队也被要求加紧封锁,甚至在一场遭遇战中,杀死了给自己不断制造麻烦的欧佛拉诺尔。凯撒的小规模部队尽管顽强,但似乎已没有办法去打破僵局。埃及人首次觉得,胜利的天秤正在朝着自己一边倾斜。纵有反对托勒密的特里奥帕特拉献身凯撒,也无助于遭到重重堵截的军团坚持太久。抱团进入的埃及的罗马同盟军然而,志得意满的托勒密国王很快得到消息,一支超过万人的部队正从东方进入埃及。为首的将领,正是拥有帕加马王室血统的米特拉达梯。原来,这位从小在本都宫廷长大的希腊王子,早就奉凯撒的命令到东方各省募集同盟力量。依靠罗马的国际秩序权威,很快在乞里西亚和叙利亚的各城市凑出大批民兵武装。在队伍抵达黎凡特海岸后,又成功说服力犹太国的希律王和位于现今约旦境内的纳巴泰阿拉伯人加盟。现在,他们已途径西奈半岛,抵达埃及的陆上门户–佩卢希翁。讽刺的是,由于佩卢希翁的托勒密守军倾向于特里奥帕特拉,所以只进行看象征性抵抗。米特拉达梯的部队仅用1天时间,便拿下了这座国防重镇,随即突破到尼罗河口的代太尔三角洲。托勒密十三世立刻派出半数部队前去抵御,却遭对方营地工事的严密阻挡。这些同盟军中既有使用仿罗马装备的希腊民兵,也有完成全盘军团化改革的犹太人,且战斗力皆在本地人居多的埃及武装之上。当他们从工事背后突然冲出,便将托勒密君主的半数正规军全部击溃。无奈的法老只能亲自上阵,带着余下的万名王师离开亚历山大港,重新在三角洲沿岸的一处高地上建立防御营地。驻扎佩卢希翁的埃及守军 只进行了象征性抵抗凯撒在接到米特拉达梯的消息后,也决定只留下少数人继续对抗城中临时工,转而将余下的大部分兵力都带往野战现场。由于数量较少且身经百战,罗马人居然赶在先出发的对手之前就完成了胜利会师。眼看形势对自己瞬间不利,托勒密十三世就只能命令所有部队固守营垒和沿河浅滩。凯撒在坐船观察了对方阵势后,下令全军发起三路夹击。尽管有遭到拼死一搏的埃及人顽抗,还是以临时搭建的木桥冲过了对岸封锁线。一直带在身边的日耳曼雇佣骑兵,则顺利找到一处被守军忽略的登陆场,引导更多步兵大队迂回到托勒密营地后方。由此引发的巨大混乱,促成了整支埃及大军的不可逆溃败。许多士兵都慌不择路的跳入尼罗河逃生,也有人因不慎失足而成批摔死在自己挖掘的深沟之中。但后来者依然前赴后继,踏着同伴的尸体越过求生障碍。埃及马赛克壁画上的托勒密王朝士兵最倒霉的还是托勒密国王自己,他由部下护卫着登上1艘船只,准备逃亡南方的上埃及避难。然而,大批失去秩序的溃兵也跟着跳了上来,造成船只因负载过重而没入尼罗河中。这位年轻的君主就因溺水而毙命在乡间战场。他的死讯在稍后被传回都城,又让众多依旧坚持抵抗罗马的临时工们瞬间改变了态度。当凯撒率领全军重返亚历山大港,等待他的已是大批束手就擒的求饶者。这些人先前还不断鼓动奴隶进攻军团,现在却因无能的领袖败亡而马上变得斗志全无。原本杀气重重的街区,也因几小时的聚变而立刻充满了祥和氛围。至此,持续数月之久的亚历山大港战役才终于落下帷幕。凯撒以不足4000人的兵力,硬抗20多万托勒密埃及的武装分子。最后也以不超过500人的战损,几乎将对方的正规军单位全部摧毁。著名的埃及艳后在战后被凯撒扶上王位他随即将早早投诚的特里奥帕特扶上王位,让这位埃及艳后确保尼罗河的粮食能继续供养罗马。又将在营地内俘虏的阿尔西诺判处流放,并严惩了那些参与谋杀庞贝的前罗马士兵。至于在全过程中不断蛊惑人心的那些埃及太监,也都落得身首异处的下场。虚肿的地中海第二号强国,也彻底成为罗马国际秩序的一个组成部分。不过,新的噩耗还是从小亚细亚半岛传来。早已退居黑海北岸的法尔那西斯,已利用罗马内战的混乱,发兵攻入本都和加拉太地区。这位博斯普鲁斯王国的君主,志在恢复他父亲米特拉达梯六世的帝国版图。甚至在尼科波利斯城下,击败了由德米特里乌斯指挥了4个军团。凯撒为了稳固自己的后方,不得不暂时撇开北非的其余共和派残党,迅速北上平定局势。最终在泽拉城的战场上发出千古豪言:我来!我看!我征服!点
推荐阅读
法尔萨鲁斯战役:凯撒强势逆转与罗马共和国的注定终结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加入冷炮的知识星球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