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美文

南宋铁血宰相,如何沦为和谈牺牲品?

历史迷聚集地,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问答
音频
探究
视频
辟谣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九鱼亭
《我们爱历史》为头条号签约群媒体
字数:2225,阅读时间:约6分钟
经常有人说“北宋缺将、南宋缺相”,忠贞为国的北宋宰相有赵普、寇准、王安石、韩琦、富弼等等,其实北宋的名将也有不少,只不过不如岳飞、韩世忠等名气大。对比北宋,南宋的宰相们就乏善可陈了,但其中有也一位宰相的经历堪称传奇,他就是铁血宰相韩侂胄。自建炎南渡以来,南宋的皇帝们大多以求和派为主,面对金国铁蹄,总是委曲求全,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宰执大臣的软弱无能。韩侂胄就是在这种投降氛围中掌控的政权,以一己之力,发动了对金开禧北伐。韩侂胄字节夫,是北宋名相韩琦的曾孙,也是名门望族。他的父亲韩诚娶了高宗皇后的妹妹,于是韩侂胄也成了皇亲国戚。虽然韩侂胄起初的官职不高,但他善于钻营权谋,在宋廷中的分量并不低。宋孝宗去世后,光宗赵惇没有继承父亲的仁孝,不仅不去服丧,甚至连朝政都不管,整日在宫中闭门不出,这里面当然还有皇后李凤娘的“功劳”。
宋光宗的做派激起大臣们的不满,几位重臣联合起来,获得太皇太后支持,发动政变,赵惇被废为太上皇,拥立宋宁宗赵扩即位。韩侂胄时任知阁门事,和知枢密院事赵汝愚等人参加了政变,拥立新皇应该受到重用,而赵汝愚以韩侂胄是外戚为由,不予封赏。
权力较量就此开始,韩侂胄费尽心思,几经周转,发动言官弹劾赵汝愚,好不容易才令赵汝愚罢官,于是乎韩侂胄慢慢成为宋廷的主宰。韩侂胄的官职从保宁军节度使,到少傅、太傅,直至平章军国事,军政财大权独揽,甚至凌驾在皇帝之上。
韩侂胄的上位手段可能不太光明正大,但他却做了大多数宋人都想做的事,那就是发动北伐、恢复故土、一雪前耻,韩侂胄大量提拔主战派官员,南宋的战争机器再次开启。
一、宋军式微,节节败退
史料记载“二年,以薛叔似为京湖宣谕使;邓友龙为两淮宣谕使;程松为四川宣抚使,吴曦副之。”
北伐军大致分为三路,韩侂胄不宣而战。在此之前,韩侂胄已经制造了舆论优势,比如为岳飞正名,削去秦桧爵位,可谓大快人心。只不过从纯军事角度,这次的北伐还欠缺很多,从之前的完颜亮南侵和隆兴北伐可以看到,宋军战力大不如前,士气低落,统兵将领素质参差不齐,而这次军事行动暴露的问题更多。
开战初期,宋军还是取得了一定成绩,镇江武峰军统制陈孝庆收复了泗州和虹县,江州统制许收复了新息县,光州孙成收复了褒信县。捷报传来,韩侂胄很兴奋,马上请皇帝下诏大举进兵。
从历代宋朝对外战争来看,初战告捷是宋军常有的,但失败的阴霾很快随之而来。皇甫斌在唐州被金军击败,秦世辅在城固被击溃,最尴尬的一幕出现在宿州之战。宿州是金国重镇,兵多粮足,上次宋军的隆兴北伐就是在此吃的败仗。马军司统制田俊迈率先进攻宿州,很快败下阵来,池州副统郭倬和李汝翼整合五万兵马继续进攻宿州。
宿州城守备森严,宋军仍无法攻克,郭倬命令安营扎寨,准备打持久战。可天公不作美,此时却下起了雨,战场变得泥泞不堪,宋军将士也是十分倦怠。金军趁机偷袭,宋军大乱,溃败之势已无法阻止。
作为指挥官的郭倬也在逃亡之列,然而他比较倒霉,被金军追上,为了逃命郭倬竟然和金国人谈判,筹码是送上将领田俊迈。田俊迈就这样被猪队友出卖了,郭倬趁机逃出生天。逃跑是可以理解的,但拿战友的生命做筹码就太不地道了。从郭倬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一个大问题,那就是宋军的士气和战斗意志早已溃散殆尽,这样的部队是无法打胜仗的。
郭倬跑出了金人的魔掌,却被韩侂胄给斩了,在韩侂胄看来,战场之上竟然卖友求荣,实乃该杀。
二、蜀川吴曦自立为王,北伐陷入危机
就在韩侂胄调兵换将,准备再次组织攻势之时,蜀川的吴曦竟然叛变了。吴曦是吴璘的孙子,吴挺的儿子,在任命将领之时,曾有人劝谏韩侂胄“识者多言曦不可,主西师必叛”,可能之前吴曦就有种种异常举动,不过韩侂胄并不在意。
吴家世代镇守蜀川,他们是蜀川百姓的守护神,况且吴氏家族的在蜀川的权力很大,几乎可以说是无冕之王。吴曦出身军旅世家,却投奔了大敌金国,实在是不该。吴家的一世英名就败在了吴曦手中。
韩侂胄可谓被自己人狠狠坑了一把,本身前线打得一塌糊涂,而作为重要援军的蜀川部队临阵投降,这无疑让宋军雪上加霜。这不是韩侂胄第一次被坑,也不是最后一次。
金国封吴曦为蜀王,韩侂胄一方面要安抚吴曦,希望其改变主意,另一方面安排人手诛杀吴曦。好在蜀川的群众基础好,吴家忠烈之名不容侮辱,不久之后,吴曦就被手下诛杀,蜀川虽然安定了,但北伐也大势已去。
三、遭人暗算,名败身死
在韩侂胄北伐进行的同时,朝廷内部也是暗流汹涌,在投降派为主的宋廷内部,韩侂胄也抵御着各方面的压力。事实上,宋军已经无力再战,韩侂胄也很清楚,被逼之下,韩侂胄遣使者前去谈判。
金国人总是能找到宋朝的软肋,此次金国提出的条件也很奇葩,割地赔款当然是标配,此外他们还要求宋廷送上韩侂胄的项上人头。这些条件只不过是金国的拖延之计,没想到宋廷的投降派当真了。
时任礼部侍郎的史弥远,和杨皇后密谋,伺机要暗杀韩侂胄。韩侂胄的罪名是“韩侂胄久任国柄,轻启兵端,使南北生灵枉罹凶害,可罢平章军国事,与在外宫观。”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其实当时拿主意的还是皇帝赵扩,正是赵扩默许了这一次暗杀。赵扩忠厚有余,但存在感太低,假若赵扩阻止了暗杀,韩侂胄的性命应该还是可以保住的。
开禧三年十一月,在韩侂胄正常上朝的路上,被侍卫截到玉津园谋害,在投降派的主导下,韩侂胄的人头被使者送到了金国,达成了嘉定和议。
韩侂胄的运势的确不佳,多次被自己人坑害,不仅北伐无功而返,还落得个身败名裂,但我们不应该忘记这个力主伐金的铁血宰相,沧海桑田沉浮于世,千秋功罪,自在人心。
参考资料:《续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十七宋纪一百五十七》、《宋史·宋史卷四百七十四列传第二百三十三》
往日文章精选:
岳飞被杀,岳家军不但没人报仇,连一个说情的都没有?
宋江被毒死时,梁山好汉为何无一人为其报仇?
有在看吗?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