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传统节日

“靖康之耻”到底有多惨?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字数:字数2406,阅读时间:约6分钟
历史提问“靖康之耻”到底有多惨?
答:作为中国古代史上一桩著名的奇耻大辱,“靖康之耻”里诸如“皇帝被俘”“汴京沦陷”“赵构有疑似后爹”之类的惨事,早已在历史迷中间耳熟能详,但相比之下,“靖康之耻”前后,另一些不太出名的“惨事”,却同样值得深深思索。比如下面这几件。“惨事”1:皇上,您的钱呢?金军大举攻宋,是从宣和七年(1125)十月开始。但由于各级官员连瞒带混,歌舞升平的大宋朝廷,直到十二月九日才得到准信。吓坏了的宋徽宗,连忙派大臣李邺去找金人求和。李邺提条件说:求和好办,可得先给人家塞点钱哪。这时宋徽宗君臣才惊觉,大宋竟连这点钱都掏不出来。各大府库早已空空如也。最后还是宋徽宗把自己私藏的两个金瓮融了,铸成金牌交给李邺带上。堂堂“富宋”,怎么连去“卖乖”的钱都掏不出来?因为大宋的钱,主要都叫宋徽宗拿去干了一件大事:修“艮岳”。“艮岳”,是宋徽宗年间,汴京城一样超级烧钱工程。这“大工程”坐落在汴京城东北角,占地十多里。整个“大工程”现场,奇异假山之间,尽是香花异草亭台楼阁,还有各种珍奇异兽活蹦乱跳。这座历时六年修成的“豪华园林”,,每一块花石都从江浙湖广“征用”来,甚至“一石费数万缗”,一草一木都是无数民脂民膏。但宋徽宗却哪在乎这个?还亲笔写成名篇《艮岳记》,极力描绘其奢华风光。待到后来金军大举南下,汴京城陷入重围,艮岳的豪华风光,也终于激了众怒。其价值连城的奇花异石,全被愤怒的军民砸了个粉碎。至于满园林欢跑的珍奇异兽?也全被宰了充军粮。偌大一座“天价名园”,还没等汴京沦陷,就被夷为平地——类似的园林浩劫,常叫人痛惜,但相信大宋的艮岳,是个绝对例外。所谓奢华,不过是北宋积贫积弱的毒瘤,唯一遗憾,就是毁得太晚。
“惨事”2:啃豌豆的精锐
靖康元年(1126)十月二十四日,金军西路军粘罕部,兵临平阳府(山西临汾)咽喉回牛岭。在看到这个易守难攻的天险后,身经百战的粘罕也吓得不轻,生怕宋军依托回牛岭高地投石放箭,因此一度按兵不动。可“按兵不动”了几天,对面宋军也没动静。试着攻了一把,却差点没被雷晕:不但驻守回牛岭的宋军,就连平阳城的宋军都跑了个精光。如此战略重地,竟就这么白送给人家。为何如此稀松?自从宋金战争开打,河东地区的宋军精锐们,却是“放松”依旧。将领们除了一如既往饮宴作乐,就连朝廷拨发的军费,竟都厚着脸皮克扣。就苦了为国血战的士兵们,打着保家卫国的苦战,领到的军饷竟都被掺杂了铁钱,该拿的钱一级级都被军官们扣光。尤其这回牛岭上,镇守此地的宋军“精锐”部队,在这严寒季节里,竟还打着赤膊。每天吃的“军粮”,竟都是一些发霉的豌豆。如此境遇,大敌当前,这些士兵也只是悲愤哀叹:“军食如此,而使我战乎”。腐败成风的大宋,就这样让多少士兵寒透了心,在生死存亡的关口走了个精光。“惨事”3:皇上,这锅别给我靖康元年十一月丙辰日(1127年1月9日),金军向汴京发起强攻,骗子郭京带来的大宋“神兵”分分钟灰飞烟灭。固若金汤的汴京外城落入金军铁蹄下。但这时的北宋,并没有到绝路上:占据外城的金军师老兵疲,不但没继续进攻,反而抓紧修筑工事,防止汴京军民反扑。汴京军民们也群情激奋,誓要与金人血战到底。当时的情况下,如果宋钦宗君臣们能够冷静下来,或集中力量突围,或坚守相持,战事,都必然有转机的机会。可此时宋钦宗的第一反应,却是要“甩锅”。于是大宋历史上又一滑稽场面上演了:听说外城沦陷了,惊慌的宋钦宗恰好碰上自家叔叔越王(宋徽宗的弟弟),叔侄见面后,宋钦宗就慌忙宽衣解带,把龙袍脱下来硬塞到越王手里,嘴里连呼“叔叔自做取”。也就是要把皇位“甩”给越王。这事儿越王哪肯接?哭着连呼“死罪”——皇上,这锅别甩我。其实,哪怕在这样的危局下,也依然有硬汉慨然担当:卫士蒋宣就召集了数百壮士,誓言要拼死护送宋钦宗突围。可吓破了胆的宋钦宗不但不答应,好言好语劝走蒋宣后,转过脸就把蒋宣等人绑起来杀害,理由是怕这些人“作乱”。可怜这群热血为国的汉子,就这么不明不白屈死。然后,宋钦宗就做出了他自己的“抉择”:低三下四跑到金军大营,摆上香案宣读降表,朝着金国上京方向行跪拜礼:一百六十多年国祚的北宋王朝,就这么稀里糊涂亡了。缺兵少粮,都有得救,可骨子里怂,那是真没救。“惨事”4:“忠勇报国”太学生汴京沦陷,靖康之耻上演,大宋王朝的统治阶层,比如皇族权贵百官们,都是各有各的“惨”法。但一群“不太惨”的人,却更把这两宋王朝打脸啪啪:太学生们。两宋王朝好些事都“虚”,但对待太学生,却是实实在在的好。在恩养文官文人的宋朝,太学生就是未来的“国家栋梁”,再穷也不能穷了他们。宋神宗年间的太学生数量,就有两千四百人之多,每人每月享受上千文钱的补助,甚至还享受免费的住宿伙食。可谓“深受国恩”。可随着北宋末年吏治的腐败,向来专收英才的太学生群体,也是各种鱼龙混杂。虽然汴京保卫战里,太学生也上演过各种热血时刻,但随着汴京沦陷,这其中的好些人,也是分分钟现原形:上百昔日享尽大宋“优待”的太学生,主动卖身投靠,不但给金军南侵献言献策,还照着金人要求,把自己家乡(主要是南方)的山川地貌原原本本画出来,直接给人家当向导。这么一群热情的“青年俊才”,后来连金兵都觉得恶心,以至于“觉其无能苟贱”。其中六十多人直接被金军清退,卖身投靠都不要——大宋优中选优的“太学生”,竟都是一些这类货色,可见这北宋王朝,何止烂了上层?更烂了“未来”。
此情此景,也和一个半世纪后,南宋亡国前的一幕遥相呼应:南宋末年,面对元朝大兵压境,各级文官也是跑得跑躲得躲,南宋临安朝堂上,竟都剩不下几个人。气得南宋末代太后谢道清一顿哭骂:“我国家三百年,待士大夫不薄。吾与嗣君遭家多难,尔小大臣不能出一策以救时艰,内则畔官离次,外则委印弃城,避难偷生,尚何人为?亦何以见先帝于地下乎?”就是养了一群白眼狼啊。
富庶的大宋,为何会掉入积贫积弱的悲惨大坑?原因当然很多,没争议的却是这条:白眼狼,从北宋到南宋,养得太多。参考资料:《宋史》《续资治通鉴长编》《三朝北盛会要》、顾宏义《天裂:十二世纪宋金和战录》、赵家三郎《微历史:宋朝人》、邓洪波《蒂讲道以化科举:南宋书院建设的目标与理想》往日文章回顾:
写一篇有趣有料的历史文,到底难不难?哪些事情让你觉得山东人是真的实在?关羽张飞的“武艺”是哪位高人教出来的?有在看吗?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