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美文

【快讯】带折叠刀看总统,法国男子被罚款;"黄马甲"领袖称受迫害,要出国避难

【带刀现身马克龙访问,法国一男子被处罚】
法国圣布里厄市轻罪法庭1月29日判处当地一名工会成员300欧元罚款,后者在去年马克龙访问当地时,携带刀具出现在人群中。去年6月20日,马克龙到访圣布里厄市时,这名男子因口袋中装有一把折叠刀被捕,庭审期间,这名男子解释称自己当时刚刚参加完一场烧烤,根据律师的介绍,这名男子有随身携带折叠刀的习惯,因为他是一名渔民,一个喜欢修修补补的人。除罚款外,这名男子还被禁止在未来三年内持有武器。
【抱紧大腿,瓜伊多与马克龙“眉目传情”】
委内瑞拉议会主席瓜伊多1月29日通过媒体,感谢法国总统马克龙为委内瑞拉自由和民主做出的努力。瓜伊多表示,“我们十分感谢马克龙对宪法做出的支持,以及对委内瑞拉自由和民主做出的努力,马克龙此前密切关注着委内瑞拉的局势,他对民主和自由的问题十分关切,这不仅仅是针对委内瑞拉,而是在全世界范围内,我认为这是对委内瑞拉利益的重要支持。”委内瑞拉危机发生之后,马克龙通过推特表示马杜罗当选非法,如果不重新举行大选,法国将承认瓜伊多为委内瑞拉“在职总统”。【戏精附体?“黄马甲”领袖称受到迫害要去国外避难】
法国“黄马甲”抗议运动积极分子Maxime Nicolle1月29日晚称,由于感觉受到迫害,自己希望离开法国并前往一个与法国没有签订引渡条约国家申请避难。Maxime Nicolle被视为“黄马甲”运动的领导人之一,他在视频中表示,“如果在接下来的两周内,民众的经济状况没有任何实际进展,如果依然有留血事件,如果你们依然毫无作为,我将离开这个国家,我将申请避难并在境外继续战斗,直至死亡。”此外,Nicolle声称自己忍受着精神、经济和警方的三重迫害,并为集体利益将生死置之度外。目前,自称是“反对派”的Nicolle没有得到任何来自法国法律的制裁,如果他前往国外,法国将没有理由对他实施引渡。
【消失10天终获进展,疑似搭载法甲球员失事飞机的部分残骸被找到】
据法媒1月30日报道,调查人员找到疑似搭载南特俱乐部球员Sala失事飞机的残骸。英国航空事故调查局当天在一份公告中表示,“1月28日早晨,法国航空事故调查处通知我们在科唐坦半岛一处海滩上发现部分飞机座椅残骸,第二部分残骸在当天稍晚时候也被发现,经过初步检查,我们推断座椅残骸可能来自失事飞机,鉴于气象原因和海况,我们目前预计水下搜索将于本周末开始,并将持续三天。”
【拳打警察一时爽,法国前拳王继续牢狱生活】
巴黎上诉法院1月30日宣布对前拳王Christophe Dettinger继续实施监禁,后者在1月5日的第八轮“黄马甲”抗议中袭击两名警员。Dettinger于1月9日遭到监禁,他此前已申请在司法监控下获得释放,但检方在1月28日要求对他继续实施监禁,原因是他“极度令人担忧和危险的品格”。决定公布后,Dettinger的律师对此持怀疑态度,表示自己的当事人已经结婚,是三个孩子的父亲,有工作,有住所,并且无犯罪记录。
【不手术,内马尔接受保守治疗伤停10周】
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PSG)1月30日宣布,队中的巴西球星内马尔将因伤缺席10周。PSG在一份公告中表示,“根据医学专家组对内马尔右脚伤势的全面评估,经过商讨后,大家一致同意对内马尔对受伤的第五跖骨进行保守治疗,内马尔本人对此表示同意,相应地,内马尔预计将于10周后重返赛场。”在1月23日PSG对阵斯特拉斯堡俱乐部的法国杯比赛中,内马尔在比赛第60分钟因伤离场。
【波罗申科宣布有意竞选连任,美国:我们不看好】
据俄媒1月29日报道,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宣布有意竞选连任。根据民调数据,波罗申科目前的支持率约为14%,乌克兰前总理,祖国党领袖季莫申科的支持率在总统候选人中排名首位,截至目前,共有13名候选人在乌克兰中央选举委员会成功登记,大选将于3月31日展开。不过,根据美国国家情报总监丹·科茨的说法,美国不相信波罗申科会在乌克兰总统选举中胜出。
【“祸水”外引,萨尔维尼有条件允许难民进入意大利】
意大利内政部长萨尔维尼1月29日表示,被困在德国非政府组织Sea Watch一艘救援船上的难民可以在意大利上岸,但前提是他们会离开意大利并前往荷兰或者德国。这名47名来自利比亚的难民10天前得到SeaWatch组织的救援,意大利政府允许该船靠岸以躲避海上糟糕的天气,但拒绝船上的难民登陆。萨尔维尼在推文中还表示,意大利已经接待了足够多的难民,并也为此花费了很多钱。此外,荷兰政府1月28日已发布警告,称不会接收这47名难民。【策划恐怖袭击,三名伊拉克人在德国被捕】
因涉嫌策划袭击,三名伊拉克人在德国Dithmarse地区被捕。根据德国检方的介绍,三名男子中两人23岁,一人36岁,于2015年秋季进入德国,他们中的两人曾计划在2018年底发动爆炸袭击,并曾收集新年鞭炮中使用的黑火药,以及通过互联网搜寻制造爆炸物的资料,另一人则利用互联网,从英国订购危险装置,在英国方面发出预警后,德国方面从2018年12月便对他们展开监视。此外,这三人还曾计划发动汽车袭击并购买枪支,但由于价格原因最终放弃购买枪支的计划。
(欧洲时报微博 编译报道)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