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美文

嘉御基金卫哲亲述:新消费的投资逻辑和硬科技布局之道

近日,在元禾控股、东沙湖基金小镇举办的“2019东沙湖创投嘉年华”活动现场,嘉御基金创始合伙人兼董事长卫哲接受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的采访,就消费领域投资逻辑以及对硬科技的布局进行了分享。
消费领域看好的三类人群和两大品类卫哲表示,在消费领域相对进入存量的时代,他认为有三类人群最不受经济影响,最有高增长潜力,也最令投资者兴奋。首先是95后千禧一代,这类人有一个重要的标志,他们是独生子女2.0版本,他们是独生子女生的独生子女,所以他们的财富安全感是最强的,心理安全感是最弱的;第二是二胎家庭,不仅是母婴的行业,很多家庭会考虑要不要多一间房,要不要大一点的车,所以他们对经济的推动力是非常强的;第三是蓝领和农村人口,他们的收入不高,可支配收入不低。这类群体最大的消费不可能是买房买车,没有这样的计划,反而把大量消耗在买房买车的钱用于消费。举例来看,上海四大会计事务所的白领,入职的第一年也就8000元一个月,二现在上海的快递小哥可能8000-10000元的月收入,直追白领。
从消费产品和服务的角度来看,卫哲认为,服务里面看好的是医疗、健康、教育,包括对自己的身体健康、对孩子和自己的教育这些领域都不会受影响,而且会继续快速增长。
对于消费产品的策略是“谨慎对待两个绝对,非常看好两个相对”。他解释,绝对耐用和绝对快销两个领域不是很看好,而相对耐用和相对快销是我们非常看好的。那如何评价绝对和相对呢?用互联网的思维看消费品,我们叫购买频率和单价。
“绝对快销指的是日活产品,大概是每天要吃要用的,单价可能几块钱。绝对耐用可能单价几万,一用可能是几年,房子可能是10年,车也是用很久,冰箱、洗衣机这些都是绝对耐用。绝对耐用相对经济没有那么好的话,大家会耐用继续用。”卫哲说,“而绝对快销受经济影响不大,这类领域的大巨头的优势明显,很难去颠覆做油、做水、做牛奶的公司。最大的机会在相对快销,可以理解为大概是一个周活或者月活的产品,大概每周消费、每月消费。相对耐用大概是季活或者年活的产品,比如我们投的电动牙刷,我们把它归为相对耐用。”
他还举例,比如奶茶这种消费饮品,还没有到每天必须喝,也包括咖啡。但咖啡在欧美是日活产品,到了中国是周活产品,中国人还没有到每天必须喝咖啡程度。“因为是两个相对,所以没有头部大品牌的绝对垄断,又特别符合三类人群对品牌重新替换要求,所以结合人群和品类,人群是三个人群,品类是四个品类中的两类,再加上医疗和教育服务是我们最看好的未来,整个大消费领域我们叫新消费分类的选择。”
看好科创板布局硬科技对于科创板的推出,卫哲表示非常看好,他认为科创板真正的改革意义实际上只变了三件事,第一,对盈利要求放开了,第二,相对上市的时间可确定性,第三,对发行定价市场化。而对于投资者来说,放宽盈利要求意义更大,这个要求确实使得很多VC/PE敢于去看在自己的基金年限内,不一定要实现盈利达到上市标准的公司。
卫哲透露,从去年开始也成立了专门的团队、划拨资金着手拥抱科技项目,作为“硬科技”投资的后来者,他们采取了“技巧性”的打法。“我们的基金目前投资了3亿利润以上的公司,共有十几家,这些公司自身有往自己前沿科技延伸做投资的诉求,依托我们已经投资的大公司,跟它共同去投资前沿技术,这是我们布局硬科技的打法。”卫哲介绍。
他表示,我们投资的教育公司,会对教育前沿技术感兴趣,投资的消费电子产品也对前沿科技感兴趣,比如5G领域光模块,我们投资了业内领先的公司海信宽带,贴着海信宽带,对光芯片、电芯片的前沿技术联合进行投资。我们早期的硬科技100%依托已经投资的十几家3亿利润以上的公司,跟它一起进行前沿技术的寻找和投资。
这样能实现两个方面共赢。卫哲指出,第一,请我们的投资企业帮助做技术验证,我们有句话“你敢下订单,我敢写支票”,只要我们投的企业敢下订单,我们就敢写支票。反过来对于这些早期硬科技企业,往往第一张最大的订单都是我们投的企业带来,已投资的资源性公司,一方面帮我们做判断,另一方面跟着我们一起对这些早期还没有商业化的公司进行赋能,等于说我们是站在小巨人的肩膀上往前走,和公司“先赋能后投资”的策略一脉相承。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