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朝闲聊】正面死磕骑兵用长枪,那么问题来了,正面死磕象兵该用啥?

仓鼠渣:虽然也有从侧面戳象腹,砍象脚,斩象鼻之类的方法,但好像大部分战例里好像都索利用了大象的“性格”,让大象受到惊吓而混乱什么的。亚尔斯兰战记里看过用重弩“平射”杀大象的,还有魔戒3里有骑兵对魔象兵……总觉得不靠谱。于是就想问有正面死磕象兵的方法吗?马其顿方阵的超长枪可以不?
omho:我首先想到的是中世纪那一票铁罐头,骑着高头大马,使用木质硬柄的超长电线杆骑枪,对着战象正面硬肛。江南鸣镝:以象对象,双方骑士手持萨里沙长枪骑着披甲战象对冲死磕。阿尔法道丁:标枪重弩……szz:动物都怕火,就是这个。08龙井来一桶:蝎子弩。叶子鱼:火、巨大声响和刺激性气味都是对付大象的办法,明军还用小炮直射弹丸。阿青秒萧峰:扎马会战里,西庇阿就是将全军所有的军号集中在一起,突然一起吹响,惊散了汉尼拔的象群。zi_:对付大象办法很多,我朝的习惯是各种重弩。潘美打南汉的时候,弓弩齐射直接打爆了象兵,大象掉头逃跑又踩死了己方大批士兵。
深潜者:话说大象在战场上的死亡率貌似相当高(虽说很多是因为不听话被自己放处死免得践踏己阵的)。如果有什么办法能让大象不顾一切玩命冲锋的话(貌似遮住眼睛的马可以?),象军就可以说不可抵挡了,而且伤亡率也没比原来怕死时大多少。羊羽:灌酒嗑药?不过这样牺牲清醒意志换来不怕死的同时,大象也会难以控制,到时往哪里冲就随机了。深潜者:有些麻醉品不是让人不清醒的嘛。这里只是假想一下如果大象不怕吓,战斗力会有强。zi_:就是没啥办法。另外,古典时期大象很厉害的,但和想象中不同,西方的评论,是大象最擅长的局面是在有步兵配合的时候进行固守。以及,我不太清楚把马眼睛蒙起来的流言是怎么诞生的,但我很负责任地说,骑马在野地上跑,和赶驴子拉磨有本质不同。深潜者:大象最擅长的居然是固守?是说用大象以及上面的“箭塔”作为步兵的支撑点用吗?蒙眼的流言是说骑兵打算发动对步兵的一锤子冲击时蒙眼睛以便于让马顶着长矛撞上去。话说骑兵倒底是怎么对付严整、无畏的步兵方阵的?看拿战的电影、纪录片什么的都是,冲过去吓一吓就退回去了,好像没那个骑兵逼着马往刺刀上撞。古代也是一样吗?难道重骑兵是没办法不考虑损失的硬冲严整、无畏的步兵方阵吗?
zi_:差不多吧,披了铠甲的大象在受到步兵掩护之后是非常难以被杀死的,然后步兵又可以以大象做支撑点进行战术运动,非常难缠,至少是当时的古典步兵会觉得非常难缠。骑兵摧动坚阵有的是办法啊,比如对角线方向进攻,或者反复攻击方阵的两端,因为方阵的四角,在局部步兵并不存在人数优势,很容易引发雪崩。另外,就是征服者威廉和金朝女真人的办法,一个个攻击波在对方阵线前横过,仗着自己的铠甲更好,进攻位置更高(因为骑马),反复折磨一线的步兵。当前排的步兵疲惫不堪需要轮换的时候,就是阵线松动容易被骑兵一波带走的时候。如果一波没带走,骑兵就浅尝辄止,重新开始一波波进攻。反正骑兵的攻击波本身是可以轮换的,不存在被步兵一波带走的可能。萌古大酋长:正如你所说的这样,冷兵器时代的骑兵就是疆场上的战争之神,其最大的价值就是同时代里无可匹敌的战术机动能力。步兵面对骑兵野战,为保持军阵严整,只能采取防守和阵前反击等有限战术,战术主动权完全被骑兵掌握在手里,何时打,怎样打,都是骑兵说了算。有萝卜还吃菜:那这个时候怎么防止大象受惊乱跑呢,敌人可以用火箭什么的惊吓大象啊。
脱壳穿甲弹:壕沟障碍拒马蒺藜优先,野战时候,松散队形很重要,投射武器很重要。不要妄想纵深化的密集阵去抵消战象的冲击力,不管剑盾还是长枪阵,都没用,无数血的教训证明过这一点。哦对,也别吃饱了撑的以毒攻毒拿战车什么的去对撞,加拉太人脑洞打开玩过一次,简直是狗撞上消防车,惨不忍睹。作为一种优点和缺点都很明显的兵种,战象是很敏感的动物,运用战象有基本的、程式化的方法,最重要的是步兵配合;反过来说,对付战象的办法也很固定,基本也是建立在步兵的运用基础上的。对付战象除了让对方落入特殊的圈套(地上埋铁钉蒺藜,或者用难以迅速机动的弩炮之类大家伙,就野战环境来说都是特殊的),正规的方法最有效就是轻步兵上去对射,消耗对方护卫战象的轻步兵,然后杀伤战象,战象皮糙肉厚但也有极限,一旦受伤到一定程度很容易失控打乱全局。说白了就是正面拼蛮力,拿人命、箭、标枪和铅弹往里慢慢填。从战术上说,战象的意义就很大了,它作为一个(短时间内)稳固的战术支点,能够强行把自己所在局部的作战节奏降下来。
比如说,对方的步兵结阵被打破了,你追?对方躲到战象背后重整,你的追击兵力,尤其是不习惯战象气味的骑兵,完全失去作用,对方就能够重组战线;你要先歼灭战象,那可以,但刚才说了,完成这一点没有捷径,你只有和战象及其护卫兵力慢慢耗。从整体来说,你在这个局部迅速打破兵力平衡的意图就不可能实现了,局部的作战节奏变得很慢。从这个角度来说,战象的威力恰好不在于“快”和“猛”:迅速冲击的爆发力,而在于“慢”和“稳”。
古典时代用战象装逼不成反被日的经典例子,几乎都是使用战象的一方,战象和护卫兵力脱节,同时急躁地追求迅速冲击击破对手而导致的,比如在加沙,麦加罗波利斯,帕诺姆斯和扎马。战象冲起来把人踩的人仰马翻的成功战例,大多只是对第一次遭遇战象的菜鸟,比如elephant victory里的加拉太人,或者巴基达河之役及更早皮洛士战争里的罗马人。几个用战象充当防御性、牵制性角色的正面例子:希达斯佩河一役,波鲁斯虽败于亚历山大之手,但仍表现出相当出色的战术手腕,他的骑兵和步兵在很不利的情况下,始终和战象配合良好,战线的衔接、部队的重组和轮换相当到位,这一战印度军队表现很值得夸奖。其中步兵、骑兵的重组和机动,基本都是建立在战象这个支点的掩护前提下的。伊普苏斯会战,摆个肉盾耍流氓的极致,大家都懂。zi_:越南的悲剧就是,从古典时代到中世纪晚期,中国几乎一直拥有质量最高的轻步兵,结果就是二征夫人以及南汉的公公们,手里的象宝宝在箭雨面前过不了三回合。
深潜者:这么看,在步兵阵乱之前,骑兵其实是停下来与步兵打的呗?并不能顶着步兵长矛牺牲马匹撞开再蹂躏。得一直磨到步兵动摇后才能从间隙里突进去?感觉这有点:“战象”克“重步兵”,“轻步兵”克“战象”,“重步兵”克“轻步兵”的味道。(这里的轻重是按武器算的,投掷、射击类为轻兵种,刀剑矛类为重兵种)进击的战象不是重步兵能硬扛的,只能靠轻步兵的投掷打击磨杀。但如果战象有重步兵掩护的话,就能靠重步兵的短促冲锋驱散打击战象的轻步兵。zi_:不停,而是向右转,从步兵面前横过,一直是运动的。aeolides:又想起火猪阵来了……对付大象这种东西,用火能有很不错的效果。步兵阵不乱就各种侧击背冲放风筝,一波冲近了发现对面没被撼动就立刻调头撤回换战术找战机的事情也是有的,反正对面只是步兵的话肯定追不上……而且古代步兵面对大群骑兵冲来的阵势,心里不发怵的没有……而骑兵方面硬顶着长矛阵上的那种要么是指挥者脑残要么是指挥者对自己太有信心要么是战前没看见对方藏了长矛……一般正常国家没谁舍得这么玩,培养一个骑兵可不便宜啊。
阅读原文,了解详情,请登录北朝论坛。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