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美文

来信·回乡见闻丨二哥要到新村住

2018年春节回家,见到山里的二哥时,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兄弟,俺要到新村住了。”
看着二哥满脸的笑,还有那庄重认真的样子,我知道二哥说的不会是假话。我还没来得及回答他,二哥又说:“兄弟,俺说哩是真哩!你不知道?俺是村里的精准扶贫户,俺是易地搬迁,不用自己出一分钱,国家就给咱盖了新房子,要搬出大山去,要搬到镇上的新村去!咱村有好些家都要搬去哩!”
二哥边说边拉我坐下,还是说着那高兴的话,“兄弟,这真是真哩,房子都盖好了,俺都去看过了,可漂亮!”
我连连向二哥道着喜,心想着,广播电视上报刊上天天说,经常登的“精准扶贫”,还真落到了实处了,像二哥这样的贫困家庭还真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哩!
和二哥坐下来聊天,二哥的话匣子就关不住,每一句话都是精准扶贫的事。
我的老家在河南省鲁山县张良镇芹菜沟村,地处大山深处,是鲁山、方城、叶县的三县交界处,山贫地薄,乡亲们的日子总是难过,二哥家尤其困难。二哥结婚晚,二嫂又有智障,接着又生了三个儿女,二嫂不会伺候孩子,都是70多岁的娘帮助照管的,而老娘往往也力不从心。村里别的人家,还能出外打工贴补家用,二哥只有在家种着几亩山坡地,风调雨顺的年景,庄稼的收成,还能糊住一家人的口,天气不好的年景,往往连吃的都有问题。
二哥为了生活,为了多增加收入,后来,二哥承包了一些村民的地,粮食丰收了,粮价却低得很,卖不住钱,有时候除除各种开销,还是亏空;二哥还时不时在家门口打点零工,一天一百块钱,但零活不多。二哥没明没黑地干活,从来没有闲过一会儿,一年下来还是日子紧巴巴的。眼看着孩子们都开始上学了,家里的开销更大了,二哥发愁得很,觉得这日子真是没发过,苦得没有头。
2016年,二哥家被村里评上了贫困户,二哥欢天喜地的,谋划着干一番事,上面说有资金扶持,二哥想着买些牛羊猪喂着,多挣些钱,也让老娘歇歇,让娃们上好学,甚至想着有了钱带着二嫂到大医院看看病,说不定那智障就好了。
2017年春节,我回到家里,二哥还是满脸愁容,我问二哥那些好政策,你都没有享受到吗?二哥说:“不中!”他也说不出什么八八九九来,反正贫困户是当了,钱也没有得到手,想干点啥,终究也没有干成。贫困户唯一的好处,无非是逢年过节得一些米面油的一点补助。
“精准扶贫”也精准到了我们村,二哥说,国家的人来给他宣传政策时,他都没有当回事,还不是嘴上抹石灰,白说说?但他做梦没有想到,这一次是动真格的了,村上、乡上、县里、市里都有领导到了二哥家,还不是一次两次,说来就来了,给二哥一说就是大半天,替二哥谋划着如何把日子过好,脱贫致富。
二哥说:“真哩,没想到这精准扶贫真是真哩!”二哥说着就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二哥说:“上面的领导就是好,不光想着咋让咱家日子过好,连孩子们的学咋上好,都管住了。你不知道?孩子上学有国家补助,还有平顶山市的老师给孩子结对子,把孩子带到大城市开眼界,给孩子买生活用品,给孩子买学习用品,给孩子讲课,爱心人士还给咱捐助学金,啥都想到了,真是!”
2017年整整一年,二哥家来了许多人,二哥说,和人家都成熟人了。人家一点也不嫌弃咱,是掏心窝子给咱办事哩。当人家给二哥规划“易地搬迁,脱贫致富”时,二哥说,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那会中?不中!俺买不起房,去了新村没有活干,咋养活一家?”
二哥说:“你猜人家咋说?人家说钱不要你一分,就是给你新房子,政府还给你找活干,让你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就是让你在新村安心地过好日子。我一听这话,就放心了。”二哥说这话时,又咧着嘴笑了。
我也跟着二哥笑了,我问二哥:“按你说,这精准扶贫还真是精准得精准哩,不是走过场哩?哥算吃住定心丸了!”
二哥说:“不假,一点也不假。我是你亲二哥哩,不说假话,一是一,二是二,啥就是啥。二哥是易地搬迁的,不搬迁的,国家也是实实在在地办事哩。不信,你去问问德林哥去?”
德林哥也是我们村的,也是这次的精准扶贫户,去到德林哥家,眼前的景象就让我傻了眼,德林哥建起了漂亮的围墙,原来黑洞洞的瓦屋现在被刷得白晃晃的,干净得很,漂亮得很。
我说:“德林哥,你这是要翻新屋,准备娶新媳妇啊!”
憨厚老实的德林哥嘿嘿地笑了,说:“这都是国家给装修的,咱没有花钱。你瞅瞅,上面的国家人给咱一对一地帮扶,不作假。”
我说:“德林哥,你咋不和俺二哥一样搬迁哩?住新村更方便一些。”
德林哥还是憨憨的一笑说:“我不搬,我不比你二哥,他年轻,到街上好找活,我快六十了,俺娘也八十多了,住楼房也不方便,在咱庄住一辈子了,也不想离开这里。现在,政府把房子装修了,还给我钱帮助我发展养蜂,也能脱贫致富哩!”
我问德林哥:“哥,扶持的钱真到手了?”
德林哥瞅着我说:“那还有假?钱都打到咱的粮食直补折子上了,真不假!不信,你去问问,咱村的精准扶贫户,搬迁的搬迁,不搬迁的都有钱扶持?这回,谁也不敢弄虚作假。”
德林哥说着,指着屋里的年货说:“你瞅瞅,油、大米、面都是国家给的。”他又说:“还给我发了新被子哩,不说啥,国家想哩真周到。”
从德林哥家出来,我和二哥又走访了村里的几家精准扶贫户,回家时,已是大年三十的傍晚了,家家户户已响起了鞭炮声。二哥催着我走快些,还埋怨我说:“你真是,还不信自己二哥的?要不是真哩,别人说瞎话,二哥会骗你?”
忽然,二哥又说:“今年是二哥在老家过的最后一个年了。虽然搬走了好,心里还真舍不得老家哩!”
我拉起二哥说:“二哥,明年俺就去新村找你过大年。真高兴哩!”
二哥就又咧嘴笑了,“高兴!”
我真的为村里像二哥一样的人家高兴,“精准扶贫”,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好事。
作者:赵大民(河南鲁山县)

从今天起,时报君将陆续刊登春节期间部分读者的来稿,更多回乡见闻可以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喜欢这篇文章,请在下方为作者点赞,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