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美文

世界需要重组思想秩序

每一次技术革命,最后无关乎技术革命本身,其实完成的是人类日常生活必需品的替代和全面覆盖。与工业革命所谓三次变革相比,信息技术是一种抽茧剥丝般的游离,而不是渐进和增量的叠加:工业革命积累了庞大的无孔不入甚至窒息般的物理数据,人类需要清理、洗涤并使之挑剔出来,而不是一厢情愿地继续堆积物理数据并任由其蔓延。
人类需要思维反正而不是沿袭残缺的思想意识的惯性,去解读自己周围的事物,这一努力将注定的徒劳的,因为越来越多的发现,依据常识已经无法完成符合自圆其说的逻辑认知。
其实,人类没有一刻不在思想。但这一思想缺乏对技术的革命性整体思维框架,从而导致所有思想都貌似“创新”而其实只不过仍然是盲人摸象。人类不需要沾沾自己自己有什么的发现或创新,而最根本是需要是,知道并诚实地接受自己无论怎么努力,仍然是盲人摸象的这一事实:这并不丢人,而是对真理的亲近。
科技前沿的探索,试图努力的愿景,是人类如何与宇宙原本冲突的关系趋于和解,从经典物理构建的世界乃至宇宙的意识逻辑框架,到量子力学掀起的生命万物不确定关系的认知铺陈:前者对世界及宇宙价值无穷大的趋向,导致一连串持续的思维坍塌;导致后者对类似物极必反直击微尘见大千的无穷小的艰难转型。一切都是逆向的,逆向本身就是价值。但基本事实亘古不变:比如无论无穷大或者无穷小,核心命题仍然的力的作用。
这一切,都需要一次思想秩序的重组。
我已经很久不再关注世界的思想前沿有什么动向。
有过三十年前思想前沿跋涉经历的人们,时常怀念那一段充满无限可能的光阴,中国与世界思潮的同步,所产生的人类不同群族之间的沟通和共鸣,在之后越来越步入貌似、疑似和茫然失措的今天:中国与世界的误解从缝隙到敞口的扩大、再到与世隔绝般的相互猜忌甚至敌视。这一切的一切,都源于人类共同价值观认知的干扰和错乱,来源于人类思想逻辑能力,在承担现实解释时的窘迫和困窘。
造成这一如此难堪的“事实”的原因,技术变革即信息技术做为思想引子,因为三十年思想缺乏一脉贯穿而碎裂,再也找不到“思想传统”如何或从何处承续;而在中国之外,世界对中国的认知,同样因缺失价值观即思想价值逻辑谱系,而与作为一个群族的中国产生不可避免的隔阂感:信息技术支撑的虚拟舆论,具有无限延展的底层应用,但因为没有思想的逻辑引线,呈现于世界的皆是信息的情绪化宣泄的汪洋大海。
中国在误读世界,世界在误解中国。这一误读和误解,真正步入不可逆转的加深和蔓延,已经有三十年的历史事实,所以对未来大可不必抱有幻想。
之所以很久不关注世界的思想前沿领域的动向,直接的好处,就是尽管三十年不看电视或者报刊之类(出于工作需要检索信息除外),越来越发现自己与世界非但隔膜而是越来越清晰了。
我从来不关心什么符号比如左右派:在一个思想价值观坐标作为界限和边界的认知前提下,能够分得出左右或者东西南北方向吗?!
边界
所以,在偶然看到一个齐泽克的名字时,并从其访谈里知道日常听到的名词:“白左”的定义——中国网民用以指代那些讽刺性地迷恋于政治正确,旨在满足自己道德优越感的人,他们被一种无知、自大的西方中心主义世界观所推动,自视为救世主,用怜悯的眼光打量世界上的其余地方。而对此常用的语境,是用来批判那些支持欧洲接收难民的声音。
这一与齐泽克似是而非关系的名词,居然与我有共鸣的意味。我也由此以管窥豹地找到一丝世界思想前沿的一种“事实”的存在,我在转发此文时,不由发出如此感慨:那些认知中国是儒家的论调,注定误解中国其实早已无“家”可归的事实。假如不从洞察人性入药,所有的标签或符号只能是狗扯羊皮或自我意淫。
在我凌晨晚点接近黎明飞抵北京,一路有意无意与出租车司机搭聊:他们都在胡来!无论穷人或者富人,所有人都在抱怨。
此时,车窗外雾霾笼罩,酸涩的空气与我始发的那座小城,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我无力抱怨雾霾,正在沉浸阳光明媚的回味。

相关阅文:
第四次工业革命究竟有何不同?
当黑人正在试图殖民
“不让雷锋吃亏”这句话我迷惑了二十年
中美关系243年简史
香港的文明和她的殖民经济
马丁?雅克:香港的困境在于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
是不是有一个我们所不了解的“中国传统文化”?
中美贸易战与三十年经济大革命
难以自洽的文明:野蛮的世界将何去何从?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