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传统节日

边陲小省广西,为何却酝酿出中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农民起义?

广西,中国西南边陲的一个普通省份,在封建时代,此处远离中国的政治中心,开发程度也不算高,因此长期以来广西几乎都没有发生过什么足以震动全国的重大事件,然而在清末,这里却是好好的露了一回脸:19世纪中期,广西酝酿出了震动全国的太平天国运动。
太平天国运动,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旧式农民运动,持续14年,波及18省,攻克过600多个城池,队伍由2000人发展到百万之众,几乎使得清王朝的统治崩溃,这是古代在广西地区爆发的对全国影响力最大的事件。
可是,为什么这么一场超巨型民变,会在广西这么一个边陲小省爆发呢?
其实,这并不是偶然,正是因为清代中后期广西地区的混乱与动荡,才使得太平天国运动有了发展的土壤…..
广西位于中国西南边陲,位置偏远又山多地少,所以在古代经济发展一直比较落后,在清代广西地区的开发尽管有一些起色,但从全国范围来看仍属落后,广西“全省每年额征地丁银69万两,在江南各省中位居最末,在全国十八省中,位居第十五”,“内无出产,外无所资”,经济的落后使得广西地区的人民生活极为困苦。
而清中期以来,由于人口膨胀,全国范围人地矛盾加剧,很多人口都流散到之前未开发的多山贫瘠地区,广西地区自然也收容了邻省(湖南,广东)的流民,根据统计,乾隆十四年(1749年),广西人口约为370万;而到了道光三十年(1850年),广西人口达到750多万,而这还仅仅是统计在册的人口,由于流民难以统计,所以广西的实际人口自然更多。
而在农业时代,生产力的发展是很有限的,康熙时期广西人口较少,能够承载更多的人口,大量的移民带来较为先进的农业生产技术,使得广西的发展有了起色;但是乾隆年间,广西能承载的人口趋于饱和,大量移民的继续涌入使得广西,这就使得广西地区的矛盾加剧。
而广西地区适合农业生产的地方实在不多(全省平原地区仅占14%),按照19世纪时期中国的农业生产条件,想要维持基本生活,平均每人需要4亩耕地,而由于人口膨胀,当时中国的人均耕地只有1.7亩。
而在广西,这个数字是1.1亩!
这是个十分恐怖的数字,清朝中后期,广西遍地都是惊人的贫困,这造成了剧烈的社会动荡,而更糟糕的是,广西无论是从自然条件还是人文特质,都十分容易造成各类大小民变。
从自然条件来看,广西山峦密布、岩溶广布、河流纵横交错、狭小平原零星散布其间,大大小小的民间团体很容易利用这种地形做掩护,形成对抗朝廷的组织,而官方力量则极难控制 。
而从人文特点来看,由于广西有相当多人口属于外来移民,还有相当的少数民族,本地人和外来人的矛盾很尖锐,械斗频繁发生(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本地土著和客家人之间的“土客械斗”),这使得当地人早就习惯同族同乡抱团对抗外部势力,民风彪悍。
自然环境的偏远闭塞,经济的落后,和动荡的社会治安使得广西文教不兴,官方尊崇的儒学在广西基层地区的影响很有限,而各路“土神邪怪”信仰则十分兴盛,根据统计,《陆川县志》载坛庙233处,《平乐府志》载坛庙153处,《桂平县志》载坛庙达287处,民间多元化的拜神现象泛滥成灾,而这正是酝酿“拜上帝会”这类民间宗教的温床。
如果要想让广西稳定下来,必须要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进行强力控制才行,而广西的情况恰恰相反——这里是清王朝统治最为薄弱的地区!
本来按照制度规定,广西官员中除了学官,其余都应该是外省籍人士。但由于广西位置偏僻,经济落后,气候恶劣(热带地区有瘴气),官员普遍不愿去广西任职,所以广西的官职在清代官场属于“苦缺”,最后只剩下庸懦苟且之辈任职此处。而清廷也知道广西的情况,所以对待任职广西的官员多有安抚,通常是到了期限就自动升职调走,这使得广西的官员普遍有一种“过客”心理,对待事情不负责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使得公权力更是不彰。
同时,清朝在广西的官员编制非常少,文官仅436人,而且因地处偏远“悬缺极众”;武职方面的军官也只近五百的编制,这么一套班子管理一个人口750万的省份,力量显然是捉襟见肘。
那既然公权力不彰,地方乡绅组织的基层势力呢?同样很薄弱,前文已经提到,广西是移民社会,加之文教不兴,所以尚未形成稳定的乡绅基层统治秩序。
这种情况下,广西极易发生动乱,其实在太平天国之前,以“天地会”为代表的其它势力已经在广西闹得是昏天黑地,自1787年林爽文起义被平定后,“天地会”的活动中心从台湾转移到了大陆两广地区,广西是“天地会”的重点活动区域。
嘉庆十六年(1811年),刑部奏报立决的三十余起案件中,属广西拜会纠劫的“竟有二十余起”;道光元年(1821年),广西巡抚赵慎吵竟奏报,查获各地“盗犯会匪一千二百余名”。
广西可以说就是一个“火药桶”,清廷深知这点,特别要求广西官员注意维持地方稳定的重要性,嘉庆就要求广西官员地方“持以镇静,加以扶绥,无事必应德化,有事必使畏威,切勿姑息养奸,亦勿轻挑边衅”。
不过,后来时局的变化则使得广西这个“火药桶”被引爆了,而引燃“火药桶”的火星则是鸦片战争!
广东地区是鸦片战争最初的主战场,所以清政府一开始广东,以及附近的广西和湖南两省省征调的兵力和粮饷是最多的,这加深了地方的经济负担,而战后清政府又没有妥善解决这个问题,直接就地裁撤,大批散兵游勇流落到广西,使得广西愈发动荡不安。
“遣散之勇,半系无业游民,流入广西,剽掠为主,从此盗风日炽”。——《粤寇起事记实》
屋漏偏逢连夜雨,此时广西正好又是连年天灾,尤其是1849年发生了严重水灾,使得民不聊生,民间“谋生无计”,“十室九空,冻馁难堪”,大批流民四处流散,很多成为盗匪 ,使得广西“会盗诸匪繁多”。
同时,鸦片战争使得上海被迫开放,中外贸易中心由广州转移到了上海,广州原有的水陆运输线被废弃了,两广地区大批以此谋生的水手,挑夫等失业,这些人同样聚集在广西,根据统计,19世纪40年代末,集中在广西地区裁撤游勇,灾民,失业工人竟达数十万之众。
而“天地会”则趁机大力宣传反清意识,于是广西是遍地“会道门”,在1850年金田起义爆发时,广西全省光是天地会系统的组织就达到到数百股之多,到处起事,而清政府则是疲于奔命,四处镇压!全省是一片混乱,遍地狼烟。
太平天国悍将罗大纲一开始便是“天地会”组织的头目
而正是在这种条件下,“拜上帝会”悄悄崛起,其先是采取“坐山观虎斗”(“待等妖对妖相杀尽惫”)的方式暗暗发展实力 ,再趁势而起….最终,在地理、经济、人口、政治和社会等因素极为独特,清政府统治力量又最为薄弱的边陲小省广西,“拜上帝会”凭借更强的组织力和煽动性后来居上, 酿成了令“天下震动”的太平天国运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