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美文

财富与纷争:沙特石油帝国的对外纠葛史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评论区话题丨你怎么看石油能源与沙特的国家命运?
最近,沙特与俄罗斯的油价谈判破裂,引发国际局势的紧张升级。对作风神秘的沙特而言,石油的重要性究竟多大?身为伊斯兰教国家的它,又何以如此西方亲近?这些简单而深刻的问题,足以牵扯出一段由能源争夺、教派矛盾与列强博弈所共同交织的复杂往事。无人问津的角落
1918年 协助英军攻打奥斯曼土耳其的沙特士兵今日的沙特以出手阔绰而闻名于世,但庞大家业却是几代人艰苦奋斗的结果。其王室早在18世纪就登上历史舞台,且只是阿拉伯半岛内陆的一个小领主,仅能对70户人家发号施令。所处的纳季德地区,被内夫得、代赫纳、鲁卜哈利这三大沙漠覆盖,从而使奥斯曼帝国与西方殖民者都兴味阑珊。这种列强望而却步的政治真空,倒是给沙特家族以大展拳脚的舞台。通过艰苦卓绝的不断奋战,孱弱的封建主一度成为半岛最强势力,却也因此招来奥斯曼帝国讨伐。结果有多位头人领袖在被俘后惨遭处决。好在伊斯坦布尔当局的软弱统治,始终能让沙特家族起死回生,熬到了旧格局崩塌的第一次世界大战。1932年的沙特阿拉伯王国版图靠着土耳其帝国覆灭,沙特家族被加冕为王。但统治区仍旧百废待举,主要收入来自麦加、麦地那这2座圣城的朝觐费用。倒是近邻伊朗在1908年就已大规模出产石油,给沙特国父阿卜杜拉-阿齐兹看到了发家致富希望。到1923年,他正式将开发本国石油的特许权,授予新西兰人霍姆斯。期望能在自己脚下挖掘出巨额宝藏。不料后者辛苦数年还始终一无所获,导致多家英美公司对经营特权本身也虎视眈眈。经过慎重考虑,沙特又在1933年5月,将特许权转授给美国加州标准石油公司。这是因为美国人当时在中东毫无存在感,不能像英帝国那样肆意干涉政治。其次,英国资本控制下伊拉克石油公司,已拥有稳定的油矿财源,不愿承担开发失败的风险。他们参与竞标仅仅是为了排挤美国对手。相比之下,美国企业家就表现的要真诚许多。更重要的是,美国医生从1911年起便在半岛上救死扶伤,还治好了阿卜杜拉-阿齐兹的面部蜂窝组织炎。这让国王至死都坚信,美国人比英国佬更慷慨善良。现代沙特的开国君主阿卜杜拉-阿齐兹石油帝国养成加州标准石油公司与达曼7号采油井经过5年勘探,临近波斯湾的达曼7号井在1938年3月顺利喷油。两年内,原本默默无闻的沙特石油产量就暴涨10倍。承包商也一举成为全球能源巨头,并升级改组为阿美石油公司。可沙特政府虽解了财政燃眉之急,却并未分得利益大头,仍要在关键问题上仰人鼻息。在整个二战期间,他们就为了维持国家运转,接受7200万美元的无偿援助。当然,此时波斯湾也远未成为全球能源生产重心。美国依靠强大的本土储量,仍是世界上最重要产油国,一家产量就可与整个中东匹敌。出于这种能源自信,华盛顿派在国际纠纷中完全不用顾忌阿拉伯人感受,并在1948年支持犹太人建立以色列。沙特第三任国王的费萨尔,当时还只是外交大臣,在一怒之下建议同美国断交。可实力尚弱的他们,最终还是要向冷酷现实低头。1964年成为沙特第三任国王的费萨尔好在命运的天秤终究逐步向沙特人倾斜。随着西方经济的迅速发展,美产石油愈来愈难满足市场需求。出于对过度开采导致油脉枯竭的不安,美国政府也有意限制石油产能。中东各国抓住机遇,稳步夺取了新能源霸权。在1948-1972年间,沙特的石油产量再增15倍。整个中东的日供应量,也由110万桶变为可怕的1820万桶,几乎是美国本土产量的2倍!当地探明的油矿储量,也从280亿桶升至不可思议的3670亿桶,从而打消了各国对寅吃卯粮的焦虑。于是,沙特就联合其他产油国,努力夺回对整个产业的控制权。1960年9月,著名的石油输出国组织成立,让各成员国决心以集体行动捍卫自身利益。但因众口难调、分歧严重,斗争的实效并不理想。沙特变在1968年另起炉灶,拉起了阿拉伯石油输出国组织,用于强化自身的发言权。进入20世纪70年代,海湾各国正式向欧美资本提出参股收购要求。阿美石油公司就在1972年服软,同意沙特政府的股份增加到25%。这个趋势逐步推进至1981年,又让沙特当局的股权稳步调整到51%。
总部位于沙特的 阿美石油公司总部很快,考验这些奋斗成果的时刻就纷至沓来。1973年10月,埃及与叙利亚联合出兵,对以色列发动规模浩大的第4次中东战争。费萨尔国王火速联合其他阿拉伯产油国,向支持以色列的西方国家实施禁运石油。对于态度暧昧的中立国也减少供应,仅对友好国家维持原额供给。历史上的第一次石油危机就此爆发。早已习惯廉价能源的发达国家,在短期内遭遇当头一棒。欧共体与日本纷纷改变亲以色列立场。只有坚持霸主做派的美国,向沙特发出了军事威胁。不料费萨尔软硬不吃,扬言自己会炸毁本国油田,让产量锐减80%。华盛顿只得另寻折中方案,敦促以色列加入“土地换和平”协议,推动战争双方的和谈进程。因此,虽然反以联军作战失利,沙特却靠打经济牌,向世人展示了阿拉伯的力量。昔日追随英美的沙漠穷邦,终于成长为不可小觑的石油帝国。利用这股外交胜利的东风,沙特又在1980年提前实现了石油产业国有化。但同属欧佩克成员的邻国伊朗,随即成为他们的不共戴天之敌。正渡过苏伊士运河的埃及军队石油输出国组织的全球成员分布阿拉伯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分布新月旗下的纠葛中东地区的 逊尼派与什叶派分布导致沙特与伊朗关系紧张的草蛇灰线,在石油被大量开采前就深深埋入地下。众所周知,伊斯兰教在公元7世纪分化为逊尼、什叶两大派系。起初还只是为争夺权力而展开的政治较量。但随着时间推移,两大阵营逐渐形成不同的文化心理,并对宗教经典有了各自的解读。其中以伊朗为大本营的什叶派,因长期受压迫,而对殉难圣徒与圣墓极为崇敬。可隶属逊尼、被沙特奉为正统的瓦哈比派,却完全是另一番精神面貌。他们强调一神信仰,极其重视宗教原典。在沙特王国正式建立前,还号信徒召捣毁圣墓、严禁包括抽烟喝酒乃至穿丝绸衣物在内的一切物质享受。随即也将其他教派为自己的战争对象。瓦哈比派分布 支撑了早期的沙特阿拉伯国家雏形这些今人眼中的过激主张,放到18-19世纪的纳季德,却是具备可操作性的建国方案。因为当时的阿拉伯半岛受自然条件限制,已沦为伊斯兰世界的文明边缘。虽有麦加、麦地那这2座圣城加持,仍摆脱不掉整体降级的厄运。多神色彩的古老信仰卷土重来,让每个部落都拥有自己专属的圣迹。英国探险家贝尔格里夫就惊讶地发现,当地人对礼拜、封斋、朝觐等伊斯兰教仪式毫不在乎,反向各式各样的精灵、石洞顶礼膜拜。在如此蒙昧贫瘠的土地上,只有高举一神信仰的大旗并破坏圣迹,才能破除各部落间的隔阂、塑造更高层级的大共同体认同。而发动战争和反对享受,则是新政权树立权威与积攒财富的手段。所以,严肃却可行的瓦哈比派教义,支撑起沙特家族的茁壮成长。也是在这个过程中,沙特战士破坏了位于今日伊拉克境内的什叶圣地–卡尔巴拉,为后人遗留下难以解开的心结。曾遭沙特军队洗劫的什叶派圣城 卡尔巴拉王国大业建立后,为巩固统治和对外友好的现实需求,瓦哈比派就变得温和许多。但其同什叶派的矛盾却延续至今。以沙特开国君主阿卜杜拉-阿齐兹为例,他曾让神学家判定,引进西方文明成果并不违教义,甚至为安抚各部落而进行过20多次政治联姻。可这位头脑开明的国父却声称,自己宁可与犹太人或基督徒结婚,也决不娶什叶信徒。因为前者好歹是信奉一神的“有经人”,后者却是无法共处的多神教徒。教派矛盾也直接影响了沙特的内政外交策略。比如油气资源集中的本国东部,却因是什叶派聚居区而长期受到打压。以至于直到1987年,才拥有第一家现代化医院。在2019年袭击油田的也门胡赛武装,也是因信奉什叶而不为沙特所容。但沙特与伊朗之间的关系,并非始终如眼下这般冷淡。至少在1962年时,两国曾一唱一和,共同创立了“世界穆斯林联盟”。但列强的干预,终究导致双方的关系迅速恶化。
也门的胡赛武装 就是阿拉伯半岛的重要什叶派力量
别无选择的联合冷战的两大阵营 都对中东地区进行影响和渗透原来早在1925年,苏联的领袖斯大林便放言:谁拥有更多的石油,谁就能在未来的战争中占指挥地位。谁拥有更多的石油,谁就能指挥世界的工业和商业。钢铁同志的这段最高指示,明确揭示出各大强国领导人的普遍心态。为打入这片仍处在英法控制下的土地,苏维埃联盟将目光对准了沙特。毕竟在当时的中东,后者是屈指可数的独立国。为表示友好,莫斯科当局便在1926年率先承认沙特政权的合法性。可相差悬殊的意识形态,让苏联来的统战专家们碰了一鼻子灰。自此,两国关系始终处于暗中对立状态。在费萨尔与巴列维统治期内 沙特与伊朗的关系颇为亲密二战后,实力衰落的英国从中东撤出。升格为世界一极的红色巨熊,却不断加大渗透力度。鉴于沙特同自己存在多重差异,苏联以尊奉世俗主义、施行共和制度的中东威权国家为突破口,转而与埃及、叙利亚和伊拉克建立起亲密关系。原本标榜自由民主的美国别无他选,只能为填补英国留下的战略缺口,将沙特阿拉伯与伊朗的巴列维王朝视为左膀右臂。面对北方强敌的咄咄攻势,沙特追随美国,在全球范围内遏制苏联扩张。不仅祭出了赖以立国瓦哈比教义,通过努力宣扬泛伊斯兰教主张来削弱苏联存在,还大力扶植反苏势力。甚至不顾重洋阻隔,把手伸到山姆大叔后院,给尼加拉瓜的反苏派别提供过3200万美元巨款!巴列维时代的伊朗城市 无疑让美国人更有好感可惜的是,相比作风激进的沙特相,美国还是觉得与巴列维王朝更有共同语言。在60年代推行“白色革命”的伊朗,尽管农村相当闭塞,但城市的开放程度还远在今日沙特之上。由于拥有共同的敌人与盟友,沙伊两国便撇开教派偏见,进入了短暂的蜜月时光。如在第4次中东战争爆发后,伊朗表面上不愿参与沙特主导的石油禁运,却仍暗中支持阿拉伯阵营。埃及总统萨达特,还为此盛赞巴列维国王为“我的兄弟”。这种看似牢不可破的同盟,却在1979年被彻底打破。在伊朗伊斯兰革命爆发后,美国的软弱反应不仅让盟国为敌邦,还寒透了沙特王室的心。后者不无理由怀疑,若本国出现类似变故,美国也会像对巴列维那样将自己弃之不顾。好在有野心勃勃的萨达姆开始担任伊拉克总统,苏联也在同年出兵入侵阿富汗。这些因素又使互相嫌弃的两国明白,除与对方抱团取暖外,自己是别无他择。伊朗伊斯兰革命爆发 反而让沙特地位上升沙特从此成为美国最重要的中东盟友,在80年代展开紧锣密鼓合作。华盛顿允许沙特在西北边境的塔布克省,设置以F15战机为主力的空军基地,而此举会对以色列造成极大威胁。沙特则向美国开放宰赫兰机场、为阿富汗抗苏武装提供巨额援助,还倾销石油压低能源价格,以此打压伊朗经济。结果,石油价格战未能颠覆伊朗什叶派教权,反将因两伊战争而负债累累的萨达姆政权逼上绝路。随之而来的海湾战争爆发,又将沙美两国的合作也随之达到高峰。并非任何盟友都能从美国买到F15当伊拉克军队攻入科威特境内,美国发现自己在中东仅有少量军事存在,并无大规前进基地。本地的沙特人也唯恐萨达姆乘胜入侵自己。双方火速达成协议,让数十万联军地面部队开进沙特,包括达兰基地、利雅得空军基地、埃斯坎维利奇基地等重要据点也对美军开放。沙特还助美军修建苏丹王子军事基地,并承担了巨额军费。以“两圣寺仆人”自诩的沙特统治者,居然邀请几十万异教徒武装驻扎先知故土,此举无异于向美国纳了投名状。等到萨达姆的钢铁洪流终被炸成一堆堆废铜烂铁,大批曾奔赴阿富汗反苏前线的沙特战士,却视王室为叛教者。其领袖便是 恐怖大亨本-拉登。大量暴力袭击自此一发不可收拾,可结果却是大量美军至今留驻在中东。海湾战争让沙特的盟友地位得到极大巩固结语今日的沙特阿拉伯城市景观今人回顾这段并不漫长的历史,就不难发现,能源结构的变迁会直接影响沙特的国际地位。正是化石能源在一战前后的普及,帮助沙特王室赚取了第一桶金。二战后迅速扩大的能源需求,则让人微言轻的中东穷国,跃升为今日的全球石油霸主。但石油只是沙特王室执行国家意志的工具,真正左右其外交路线的因素,还是教派冲突与地缘政治因素。正因如此,沙特才屡次冒着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风险,或制造能源危机威胁西方,或倾销油品打击伊朗。至于沙美两国的合作关系,并非出自你情我愿,而是被逼无奈的产物。苏联渗透、伊朗变天与萨达姆的穷人疯狂,把两个意识形态差异巨大的商业伙伴,硬生生的撮合成为铁杆盟友。沙特在西方媒体眼中形象非常不佳感情基础缺乏,使今日的沙美关系愈发貌合神离。一方面,受页岩油革命影响,美国已变成沙特在能源市场上的重要对手。最大石油生产国桂冠,也在2017年就重回北面。由此推动的全球油价持续下跌,导致沙特财政的赤字在GDP占比,在2015年便突破了20%。另一方面,政治理念的分歧,也让沙特政权在西方舆论界饱受诟病。2018年,沙特记者卡舒吉在本国领事馆遭虐杀的大新闻,就使王室的形象几乎完全破产。但只要伊朗或其他敌人依旧存在,石油帝国与山姆大叔便会安于目前的同床异梦。众多层出不穷的反美势力,逼得“自由灯塔”通过协助保守君主国来维持中东局势,绝对是令三方都哭笑不得的结果。但这也恰恰是中东问题的最大根源。既然没有人愿意提前松手,其他人自然也不愿意去打开死结。点
推荐阅读
不破不立:石油危机与改变人类命运的1970年代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加入冷炮的知识星球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