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美文

陈叔宝是历史上有名的荒唐皇帝,到底有多荒唐?

历史迷聚集地,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问答
音频
人物
视频
辟谣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字数:2286,阅读时间:约5分钟
在昏君扎堆的南北朝历史上,南陈王朝的亡国之君陈叔宝,确实是位“活宝”级的昏君。当然,比起那成天微服出去杀人,屠戮朝中众臣的“东昏侯”萧宝卷,或是再比比光屁股骑着梅花鹿乱窜,成日“颠颠痴痴”淫乱杀人的“北齐显祖”高洋,作为南陈“陈后主”的陈叔宝,还真算是“昏君界”的一股清流。论起来,此人既没有南北朝其他昏君们的变态嗜血,更曾在登基前历尽坎坷:他少年时就曾遭遇战乱,还一度被西魏掳为人质,流落异国长达八年。继承皇位之前,还被弟弟陈叔陵起兵叛乱,他自己一度被陈叔陵揪住拿刀狠扎,差点就一命呜呼。幸亏名将萧摩柯及时平乱,才扶持着他有惊无险即位。经历过如此磨难的他,也是很有“胸襟”。后来他另一个弟弟陈叔坚被告发图谋不轨,却还是被他摆摆手赦免。老臣毛喜顶撞他,气的他动了杀心,却最后还是把“杀心”压下去,只把毛喜贬官了事。而且也正是他在位时期,他曾六次大赦天下,外加多次减免赋税。单这一条,比起南北朝时期刘宋萧齐北齐的那几位“活宝”,真是强一大截。
以这几个事来说,陈叔宝似乎不算“昏”。但是,他的另一个毛病,却足以叫他的荒唐,碾压其他所有南北朝时代的“昏君”:文艺病。
登基前的生活磨难,叫陈叔宝早早“爱上文学”,一直到登基为帝,诗词歌赋依然是他“生活的全部”。以文学创作说,陈叔宝也确实一把好手。他的格律诗“五言声尽入律”,堪称中国诗歌史上的里程碑。艳情诗写作更是强项。代表作《三妇艳词十一首》、《采桑》都流传后世,惹得唐代多少“大家”掰碎了研究。如果他的职业只是写诗,这确实不算病,可问题是,他是皇帝。于是,坐上龙椅没多久后,陈叔宝的“文艺病”,就如火山一般喷涌了:自从登基后,“主要工作”就是奏乐饮酒。登基没三年,就在南陈王朝大兴土木,修起了临春阁、结绮阁、望仙阁三座高楼。这三座“文艺豪宅”,全是高数丈的豪华建筑,木料用的是名贵的沉香木,里面全是名贵的金玉。每年春暖花开时,三座“豪宅”上的金玉,就会在风中发出清脆的声音,整个宫廷都听得见。和煦的春风里,更飘满了“豪宅”里檀香木的香气。就连宅子周围,都种满了奇花异草。以学者梅毅的感慨说:“以现代人有限的想象力,再怎么也想象不出那种骇人心目的奢侈景象。”“豪宅”都有了,窝在豪宅里玩文学的陈叔宝,当然也要有知音。于是南陈帝国的“高层”,也来了一通大洗牌:执掌南陈王朝的宰辅,是当时的大文豪江总,都官尚书是另一位大诗人孔范。另外还有执掌财政等大权的沈客卿和施文庆等人,都是当时数一数二的文坛风流人物。可以说,陈叔宝麾下的重臣团队,堪称是整个中国古代史上,最富有“文艺气息”的官僚团队。这么一帮人,天天凑在“豪宅”里,当然是除了饮宴就是创作,歌舞升平里,经典名诗一篇篇张口就来,实事求是说,真是中国文学史上的“盛事”。可问题是,写诗这事儿是“盛事”,国家大事落这帮“文坛精英”手里,当然也就成了杂事。这南陈王朝在陈叔宝接盘前,就只剩下了五十多万户口,说是和北方的隋朝“南北并立”,真实实力却孱弱不堪,亡国本就是加速度。摊上陈叔宝这“今朝有诗今朝醉”的操作,那更是进入了倒计时。不过陈叔宝哪管这个?身为一位“文艺青年”,他的生活里除了有诗歌和酒,当然也少不了浪漫的爱情。他最宠爱的贵妃张丽华,原本只是太子宫里的侍女,十岁就被他收了房,从此各种如漆似胶。就连陈叔宝有时“百忙之中”批奏折,张贵妃都偎在他的怀里,对国家大事指指点点。有时竟比陈叔宝本人批得还明白。当然,陈叔宝专宠张贵妃不假,可也照样风流多情,身边还有十几位宠妃,不止各个貌美,还特能与陈叔宝“谈理想谈文学”,每天诗文唱和,日子好不快活。如果单看这些,陈叔宝这些事,顶多算是“风流雅事”。但最荒唐处在于,陈叔宝生错了时候,他的“风流雅事”,却撞上了南北朝弱肉强食时代的尾声。北方的隋王朝磨刀霍霍,正为一统天下做准备。风流到家的陈叔宝,恰好成了一块弱肉。当然,单看陈叔宝这些风流事,还不算最要命。最要命的是,陈叔宝除了风流,还特能“作”:陪在他身边的孔范、江总、施文庆这帮人,可不止是“文人”这么简单。就靠着文采邀宠,这帮人动辄就找陈叔宝要权。边镇各处的将帅,更是说换就换,大权全让这帮人拿到。如此瞎指挥。南陈王朝的国防,当然成了纸糊的。
于是,“作”来作去,北边的隋文帝杨坚也看明白了,这坐拥南方半壁的陈叔宝,其实就是个糠心萝卜。于是588年4月,隋朝正式下了“伐陈诏”,开战的第一件事,是把陈叔宝的二十条大罪总结出来,写了三十万份儿到处散发。次年正月,隋朝大军已经兵临陈国都城建康。偏偏这节骨眼上,陈叔宝最宠爱的文学家孔范胆气大发,鼓动陈叔宝主动决战。这一“决战”可好,陈朝最后的十几万精锐,一口气被打了个全军覆没。
然后,就有了各类史料里,让多少人忍俊不禁的一幕:丢光江山的陈叔宝,吓得拉着两个宠妃躲在井里,然后又被隋朝兵士硬拽上来。堂堂一国之君,亡国的时刻,还在现眼。但还别说,比起历代乱世里的各色亡国之君来,这做了阶下囚的陈叔宝,心态却是十分好。被抓到长安后,他还被赏了三品官,虽然没什么实权,却做得特开心,每天依然是喝酒写诗。既没有后来李煜“问君能有几多愁”的哀怨,更比之前“此间乐不思蜀”的刘禅更有才,还动不动就给隋王朝“献诗”。南陈亡国后,身为“俘虏”的他,就这样又活了十五年,直到五十二岁过世。身为“昏君”,有此善终,真心不易。说到底,他与南北朝的之前几位昏君,区别还是蛮大。同样是“作”,但他的错,在于一位优秀的文人,却被推到了治国的“工作岗位”上。他脑筋里的“正常”,都是帝王执政中的“荒唐”。后来在隋王朝年间,那十五年喝酒写诗的日子,才是他真正有前途的工作。参考资料:梅毅《华丽血时代:两晋南北朝的另类历史》、高荣伟《懒官懒政丢江山》、紫衣飘飘《史上头号活宝皇帝是谁》往日文章精选:乾隆那么多儿子,为何把皇位传给嘉庆?北齐代代昏君,为何还坚挺28年?这三大法宝发人深省有在看吗?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