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祝福语

致敬劳动者:历史上那些好玩的冷知识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字数:字数3190,阅读时间:约8分钟
历史提问历史上那些好玩的冷知识?
答:在“五一劳动节”时回答这个问题,那不妨把它变成一次“劳动者专场”。讲一讲中国古代史上,那些在煌煌史册里全无“存在感”,却凝结着历代多少劳动者心血,对历史有着重要意义的产业技术。因为,比起那些在历史迷中间“人气”颇高的“帝王将相风流才子”们来,真正撑起古代中国千年强大地位的,正是这些强大“核心技术”,以及那些看似默默无闻,却把这些技术薪火相传的劳动者们。缩影这些辉煌的,正是下面这些冷知识。“冷知识”1:强国的“铁范”汉朝一项知名的辉煌成就 ,正是技术爆表的冶铁业,比如那突破性的炒钢技术,“体魄”巨大的冶铁高炉,匠心独具的水排,各个领先同时代一大截。汉朝的军工生产也从此打了强心针,长安武库的装备,到西汉中后期时,就是清一色的“铁器化”。钢铁包裹的汉军,更是摁着老对手匈奴痛打,杀出“一汉当五胡”的震撼场面。以与汉朝“齐名”的罗马帝国的叹息说:“没有一种钢能与来自中国的钢相媲美”。汉朝军队的铁刀铁甲等制式装备,倒腾到罗马后就身价暴涨,成了罗马人恨不得供起来的神兵利器。但比起这类“硬家伙”来,一件“小铁器”,却同样撑起了两汉王朝强壮的“肌肉”:铁范。铁范,即冶铁时的铁制模具。这玩意放在今天常见,放在汉代却是“高精尖”。中国人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开始用“铁范”铸铁,比欧洲要早至少1800年。有了这好模具,先前费劲费力的铁器,就能快速规模生产。但在两汉之前,迫于技术和成本,中国人的铸铁模具,还主要是“陶范”和“铜范”,“铁范”还十分稀少。但在两汉时代,特别是在汉文帝“纵民冶炼”后,中国的冶铁技术大踏步飞跃,“铁范”也后来居上。今天全国各地的汉代冶铁遗址上,都有“铁范”出土,而且还有“白口铸铁”“麻口铸铁”“可锻铸铁”等各种类型。由于铁范的导热性更强,铸件的冷却速度加快,获得质量过硬的铁器?当然变得更快更容易。汉朝冶铁壁画应运而生的叠铸技术,更叫“铁范”有了更多的“花样”。叠铸,就是把许多相同的铸范叠合浇铸,一次生产多件物品。汉朝的出土铁范文物,相当多都是“叠铸范”,特别是放在铁农具生产里,多少构造复杂的铁制农具,都能以“叠铸”方式快速生产,新型的铁农具,就这样成为了汉朝农业生产的“主流”。一代代冶铁匠人,在这小小“铁范”上花费的心思,助推了汉朝的农村产业革命。与之相呼应的,就是汉代高速飙升的农业产量。学者周国林曾保守估算,汉代的小麦亩产,已经达到了60公斤。而1300多年后的欧洲中世纪,英国的小麦最高亩产,也不过42公斤。正是这遥遥领先的农业生产,撑起了汉王朝追亡逐北的辉煌盛世。而小小“铁范”,更是其中的“幕后英雄”。冷知识2:圈粉欧洲的扬谷扇车明朝万历年间,西班牙人拉达造访中国,亲眼见识了中国东南农村的生产生活。他吃惊的发现,像给谷壳脱粒这么大的事儿,中国农民竟然不用簸箕,而是把谷子倒进一个“奇怪的机器”里,一顿猛摇就解决问题。这“奇怪的机器”到底是啥?拉达没说清楚,欧洲人也从此苦苦寻找。直到1700年,几名荷兰水手历经周折,终于把这台“奇怪机器”运到了欧洲,顿时引来轰动。其实,这个叫欧洲人无比好奇的“奇怪机器”,就是中国农村一样常见物件:旋风式扬谷扇车。当欧洲人还在苦哈哈用簸箕扬谷脱粒时,早在中国汉代时,专用扬谷的“风扇车”就应运而生。宋代时更普及到大江南北。宋朝大诗人梅尧臣的名句“去粗而得精,持之莫肯倦”,就是在称颂这个好物件。到了拉达造访明朝时,“风扇车”已演变成了“旋风式扬谷扇车”,加装了封闭的圆柱机箱和手摇曲柄,动能十分强大。近代许多西方物理学家也凑热闹,认为这个“奇怪机器”,是离心压缩机技术的雏形。
而放在当时,这个“中国农村常见物件”初来欧洲大陆,非但没水土不服,反而立刻爆发了强大效率,一天至少能够加工27立方米的谷子,顶上多少人拿着簸箕玩命好几天。于是短短几年间,“旋风式扬谷扇车”在欧洲火速蹿红,一开始还是欧洲各国的传教士们,削尖脑袋从中国买几台带回去,倒手就是暴利。后来许多欧洲专家匠师们也卷起袖子开工,各种仿制加改装,叫这件“扬谷神器”变成了多个“版本”,风靡欧洲各国。
工业革命前的欧洲农村,就被这件“中国神器”,生生把生产率拉高了一大截。脑补下这个火热景象,对“中国劳动人民的智慧”,相信一定会有切身的体会。“冷知识”3:六百年的“桥坚强”中国古代建筑一项曾经的“短板”,就是造石拱桥。中国春秋战国至魏晋年间,罗马与波斯的石拱桥技术遥遥领先世界。诸如“法布里齐桥”“里米尼桥”等代表古桥,常年令西方学者倍自豪。但随着石拱桥技术沿丝绸之路传入中国,与中国传统造桥工艺“化学反应”后,自隋朝年间起,中国石拱桥终于后来居上:“赵州桥”“卢沟桥”“广济桥”“宝带桥”等中国石拱桥,各个都是硬核技术含量,实力碾压同时代“国外名桥”。正如明代时西班牙人门多萨,在《大中华帝国志》里的感慨:“他们(中国人)可以造出世界上最好的建筑来。”而比起中国古代桥梁工匠们,对外来技术孜孜不倦的学习来。中国石拱桥的另一优势,更是超越历史:强大的基础设施。外国古代石拱桥的致命槽点,就是基础设施差。罗马波斯的古桥,常见桥基极浅,著名的伦敦桥,也是坐落在承重有限的木格构上。而中国的古代石拱桥里,相对“年轻”的灞桥(1337年重修),就足以缩影这优势。比起“安济桥”“卢沟桥”来,“重修”的灞桥年头较短,六个世纪里桥身也多次加固翻修。但桥基却基本没动。直到1955年,工程人员挖开灞桥桥基后,却看到震撼一幕:灞桥每排的六根石柱,以及石柱下支撑的木桩,历经六个世纪却依然完好,照样可以继续做桥基使用。这超越六百年王朝更迭的过硬质量,堪称“桥坚强”。多少修桥匠人,这“桥坚强”般的良心操作,造就了历代王朝畅通的交通,搭起“大一统”国家的血脉。“冷知识”4:被英国人“解剖”的大炮16世纪起,随着西方殖民者的东来,其先进的火炮技术,也把明清年间的中国军队吓了一跳。但至少明代中后期时,中国的铸炮匠人们,却还是底气十足:洋人的炮再先进又怕啥?咱的独家技术,保证能把各种“洋炮工艺”全消化:铁芯铜体技术。
铁芯铜体技术,即近代军工业里“复合金属炮技术”的鼻祖:即通过当时中国先进的手工业冶铸技术,铸炮时以生铁水浇铸铜壁,给火炮形成“双层炮管”。为何要如此操作?一是防止炸膛,通过“铁芯铜体”技术,火炮的抗压能力更强,炸膛率更低。二是增加效率,火炮的生产率加快,更重要的是降低成本,当时欧洲人铸炮,主要还是抗压强的铜炮,但铜炮成本太高,放在缺铜的中国,“铁芯铜体”却解决了这个问题。也就是说,不管多么先进的外国火炮工艺,凭着“铁芯铜体”技术,当时仿制出来的“中国版火炮”不但战斗力更强,且生产效率更快,轻松就能规模生产。放在军工发展上,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创举。而明末清初年间,更成了中国“铁芯铜体”技术的顶峰。比如收复台湾的大英雄郑成功,其麾下以“铁芯铜体”技术生产的重型火炮,以清代大臣瑞麟的感慨说,杀伤力竟远远强于鸦片战争时的清军“新炮”。而掌握“铁芯铜体”技术的清王朝,也迅速组建了强大的炮兵部队,助推了“入关”后的大杀四方。
可以说,“明亡清兴”的历史,也恰恰是多少铸炮工匠“主宰”的。而对于明清同时代的西方国家来说,“铁芯铜体”技术却一度是高门槛。哪怕历经工业革命,英法等国的“复合金属炮”技术,依然进展有限。第一次鸦片战争时,英国终于从清军手里,缴获了新奇的“铁芯铜体”炮,其中的两门火炮,还被英军带回去剖开了研究,今天还躺在伦敦的伍尔里奇博物馆里。
也正是经过这番“解剖”,19世纪50年代时,西方国家也终于掌握了这个珍贵技术,而此时的中国,也已经陷入到落后挨打的泥淖里。此消彼长的全过程,足够让我们自豪,又有多少叹息与思考。参考资料:刘鸿亮《鸦片战争前后清朝双层体铁炮技术的研究》、周国林《关于汉代亩产的估计》、吴孟雪《明清欧人对中国科技的介绍和应用》、曾国富《汉代钢铁冶铸业的辉煌成就》。往日文章回顾:赵匡胤落魄时投靠王彦超,却被王彦超十贯钱打发了,后来赵匡胤如何处置他的?“靖康之耻”到底有多惨?有在看吗?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