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世界节日大全

艺术品中的历史:名将霍去病墓前的马踏匈奴石雕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评论区话题丨你怎么看东西方雕刻艺术的巨大差距?
相比于葱岭以西的世界,东亚地区是自古以就比较缺乏石雕传统。特别是用于纪念功绩的战争题材缺失,让无数历史上爱好者们扼腕叹息。但是在汉代,却有一组受到同时代西域风格影响的雕塑,出现在名将霍去病的墓前,向后人不断传达那个时代的真实声音。老照片中的霍去病 更接近其原始风貌这组雕塑以马踏匈奴为核心,是要纪念霍去病夺取祁连山、封狼居胥的伟大功绩。整座雕塑高1.9米,并重点突出了马匹雄厚的躯干,和遭压制的匈奴溃兵。由于花岗岩材质坚硬易碎,也由于汉雕刻风格的朴素幼稚,导致这尊雕塑无法像秦兵马俑一般栩栩如生。但雕刻者还是努力的复原了战马身体细节:以浑厚有力的线条,勾勒出尖厚的双耳、圆瞪的眼球、张大的鼻孔,以及略弓的后腿。马匹的基本比例不失合理,并别出心裁的以匈奴人充当底座,增加了整个作品自身的稳定感。竖立在霍去病墓前的 马踏匈奴雕刻在这尊雕塑中,军马面容安详、微微颔首,整体线条十分流畅。马匹平缓的背部线条波澜不惊,体现了战马的沉着冷静,胜券在握;相比之下,匈奴人神情惊慌、面目狰狞,还手持弓箭在做垂死挣扎。一动一静的对比,体现了雕刻师所倾注的力量感。虽然马背上没有任何雕塑,但是能驾驭如此有力量的战马的主人,必然是更加威武,这一做法,具有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效果,无疑彰显了对墓主人的褒扬。同属于霍去病墓葬的卧马石雕在雕塑结构上,战马的四肢几乎将对手完全覆盖,而不是将对方直接踩在脚下。但匈奴手中紧握的弓箭,也体现了敌人虽败,但是依旧没有解除武装的投降意思。从反面表达了忘战必危的危机意识。后来的事实证明,雕塑者的担忧不无道理。即使有漠北之战的大胜,但匈奴还是多次和汉朝对抗,并不断争夺西域等次要战场,乃至干预两汉之间的乱局。带有马踏匈奴石雕的纪念邮票至于战马的种类,石雕可能是以青藏高原的山丹马为原型。这个品种是青藏高原马、蒙古马与西域骏马的混血后代,不仅体格偏大且体形匀称,还能同时能胜任拉车或者骑乘任务。这也反映了西汉马政部门的混血繁育策略,而河西走廊也是霍去病建功立业的地方,用这里的物产作为镇墓兽,其标榜功业的用意也是不言而喻。风华程度极高的巴沙尔德狮这种将人物和动物形象融合在一起的石雕样式,在之前的战国时代还非常罕见。但却可以在早期的西亚艺术中找到对应物,并被后来的波斯帝国所继承。比如公元前6世纪左右的巴比伦作品–巴比伦石狮,就采用了象征力量和王权的猛兽,将敌人压制在身下的构造。结合西汉的历史背景,不难判断是进入波斯-希腊化文化圈的使节,或反向前来的技术人员,将这种结构引入东方。结合汉武帝让几个胡人属国的玄甲骑兵从长安到茂陵列阵,为霍去病棺椁送行,这样的推测也不是空穴来风,是汉武帝用新引进的技术,来纪念爱将的离去。属于两河文明后期的 亚述动态石雕当然,除了作为主体纪念物,石雕周围还分布着很多其雕塑。包括卧马、卧牛、虎吞羊、野猪和石鱼等丰富形象。这是是因为祁连山一带水草肥美,是匈奴人让六畜蕃息的宝地。制作这些小雕像,是为了增强坟墓模拟祁连山的真实性与墓主人的生前经历,加强对霍去病战功的纪念。斯基泰文化风格的狮吞羊金雕不过,这些作品也和游牧文化圈息息相关。特别是虎吞羊的雕塑,在结构上类似中亚的斯基泰艺术,经常被考古学家在格里芬或者狮吞羊的作品中发现。这就不能不让人联想二者关系。毕竟,斯基泰文化的分布,从高加索发源地一直辐射远东。不仅匈奴本部受其影响,他们麾下的许多乌孙-萨卡部落也属于斯基泰大家族成员。当部分人前来投奔汉朝,也就是将源自西方的艺术风格同步带入。
斯基泰文化的分布范围很广相比于马踏匈奴的石雕,其他神兽石雕均留有打钎痕迹。这暗示了石刻尚处于继续加工状态,没有成型为最终作品形态。结合周围发现的废弃石料,就可能是霍去病去世太过突然,让建造陵墓的工期被大大缩短。工匠们必须迅速突击,才让雕塑看上去质朴且偏写意,无意间恰好对应了少言语而有担当的霍去病的短暂一生。否则,其原本理想的精致成果,一定会让后人大开眼界。匈奴也深受斯基泰文化影响此外,被雕塑重点刻画的优质马匹,也没有能在汉朝的新家园中存在太久。在引进第一批汗血马后,汉朝方面就将数量有限的纯血马,大量用于同本土矮马杂交,剩下部分也要留给贵族们自用。在自然规律和追求数量的矛盾中,就诞生了大批质量不断下跌的混血马种。在加上中原没有适合良马所生长的温带草原气候,也让引进的良马最后没有形成稳定种群。因此,汉朝骑兵的辉煌历史,远比很多人臆想的要短暂。今日的霍去病墓景点随着汉朝衰亡,除马踏匈奴的主石雕外,其他动物形象都分散在了坟山道上。由于千年的雨水冲刷,最终造成不少作品滚落山下,甚至渐渐没入农田之中,乃至被盗宝者所盯上觊觎,主人生前的赫赫战功,似乎也难以威慑后来的觊觎者。虽然在露天环境下缺乏保养,但在2000多年后的今天,这些动物依然栩栩如生。后人依旧可以通各种细节,窥探那昂扬向上的时代瞬间。点
艺术品中的历史系列
辱骂奥斯曼苏丹的哥萨克到底是什么人?
一群站在时代前列的城管联防队员
昭陵六骏与唐朝的养马事业
图拉真柱与历史上的达契亚远征
小荷尔拜因和他的《大使们》
波兰第一画家和他的《格伦瓦尔德之战》
波斯细密画上的士麦那之战
埃及浮雕中的卡迭石战役
白宫最著名油画背后的雪夜激战
西方君主肖像画中必备的王权宝球
象征拜占庭建筑艺术的圣索菲亚大教堂
隐藏在《张议潮出行图》中的归义军武装报告
堪称中世纪典范的赫里福德地图
犍陀罗艺术与佛陀身边的希腊大力神
卡萨纳滕斯抄本与近代早期的东方列国形象
《南都繁会景物图》与明朝时期的大都会生活
萧绎版《职贡图》与南梁鼎盛时期的国际外交大明朝官员竟乍现波斯《列王记》插图格里芬墓中的迈锡尼武士生活平番得胜图与蒙古化的明朝边军力量
明朝《贡狮图》与来自撒马尔罕的冒牌大使
见证英国历史的圣爱德华王冠
丝路山水地图:让明朝皇帝能理解世界的宫廷内参
佐勒菲卡尔剑与历史悠久的伊斯兰武德符号
巩乃斯河墓葬与古代萨卡人的混合文化
大明麒麟与孟加拉苏丹的合连纵横外交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加入冷炮的知识星球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