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美文

德妃有多讨厌雍正?宁愿选择给康熙殉葬也不肯当皇太后

康熙六十一年,康熙皇帝于畅春园病逝,遗命皇四子继承皇位,这一出轰轰烈烈的九龙夺嫡大戏总算是宣告结束。
咱们不提雍正是如何欣喜若狂,但作为雍正皇帝的母亲,康熙的妃子德妃乌雅氏,帝国未来的皇太后却表现的并不怎么兴奋,当得知儿子继承了皇位后德妃甚至还非常反感的说了句:“钦命吾子继承大统,实非吾梦想所期”,这句话翻译过来其实就是:皇上怎么想着让老四当皇帝了?这跟我希望的完全不一样啊!这口气这言语完全没有一点喜悦之情,反而更多的是惊讶和不可置信:怎么搞得!
这可真是奇哉怪也!哪有儿子当了皇帝母亲还不高兴抱怨的?(就像您中了几十亿的大奖,不,当皇帝比中几十亿还要爽几千倍啊!您想想家人还不得高兴疯了),从乌雅氏这几句话来看她并不看好雍正,认为这皇位继承者应当是另有其人。
这就是雍正尴尬的地方,好不容易击败了众位兄弟登上帝位,夺下了最甘美的果实,可还没等雍正炫耀一番就尴尬的发现母亲完全就打算没给自己面子。
除了口头上对雍正继位吐槽一番,乌雅氏还用实际行动重重的打了雍正的脸。乌雅氏竟然想着为康熙殉葬!
雍正表示???亲儿子刚当上皇帝母亲却想着去死,这不是让天下人戳我的脊梁骨嘛!于是雍正再三劝阻,甚至还“雪涕含哀情辞恳切”地表示:“皇考以大事遗付冲人,今生母若执意如此,臣更何所瞻依?将何以对以对天下臣民?亦为以身相从耳。”也就是说雍正被自己老妈给逼哭了:与其让天下人来指着我的鼻子骂我,那还不如我跟你一起去死呢!
好不容易把乌雅氏安抚好,还没等雍正喘口气,他惊恐的发现自己母亲从未停止作妖的步伐。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十三日,本来是雍正登基的大喜日子,帝国即将迎来一位新皇帝,但乌雅氏又搞幺蛾子了,按道理来说皇帝登基前首先要叩谒梓宫,然后换掉缟素,穿上礼服前来拜谢母亲,到未来的皇太后面前行礼。而母后需要在前一天以皇太后的身份入住慈宁宫,戴上凤冠接受皇帝和百官的朝拜,而礼部向太后进呈册封太后的金册,这叫叩谢父母恩德,是一定要走的程序。
礼部早就摩拳擦掌准备好了,翰林院也早早的将“仁寿”皇太后的尊号拟好,各种文件程序都已准备妥当,就等着乌雅氏搬入慈宁宫,皆大欢喜!
但问题来了:乌雅氏拒绝搬入慈宁宫,也拒绝接受皇太后的称号!
这下可要了命了!雍正是又急又慌又无可奈何,但还得耐着性子请母亲移驾,乌雅氏表示拒绝!雍正又让礼部的官员亲自捧着登基典礼的仪式单去请乌雅氏移驾,结果乌雅氏回了一句:“皇帝登大位,理应受贺。至与我行礼,有何关系?况先帝丧服中,我心实为不安。著免行礼。”,啥意思?你当了皇帝那是你的事,跟我有啥关系?我现在还在给先帝服丧呢,让我换上朝服接受你的行礼这可让我内心不安,免了吧!
您瞧瞧这话说的哪像是母子?哪有母亲说儿子当皇帝和她没关系的?这说话方式完全就像是陌生人嘛!眼看着明天就要登基,典礼要是无法如期举行那就代表着太后不承认雍正这个皇帝!于是雍正拉着总理事务王大臣、礼部、内务府总管一起再次向乌雅氏进谏,总算乌雅氏回了一句:“诸王大臣既然援引先帝所行大礼,恳切求请,我亦无可如何。今晚于梓宫前谢恩后,再行还宫。”
乌雅氏极不情愿的接受了群臣们的贺礼后又马上回到了她作为妃子所居住的永和宫……这嫌恶的态度好像让她搬进慈宁宫会污了她的名声一般。
除了坚决不肯搬进慈宁宫,乌雅氏还对皇太后的称号嗤之以鼻,不管是礼部还是王大臣、大学士等如何再三恳请,乌雅氏传下懿旨:“予自幼入宫,蒙大行皇帝深恩,备位妃列几五十年,虽夙夜小心,勤修内职,未能图报万一。以下讲,命予子为皇帝,实非梦想所期(当着大臣们的面就直接这样说,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雍正留啊!),并欲相从圣祖于地下。今诸王大臣请上尊称,此时梓宫大事正在举行,尊崇典礼,我心不安。你们要体谅我,不要再请。”诸王大臣又引经据典,具折恳请,皇太后坚执不允。
乌雅氏这样斩钉截铁,压根一点道理都不讲的态度逼的雍正在永和宫前长跪不起!乌雅氏才冷冷的回复一句:“皇帝及诸王大臣援引旧典,恳切求请,予亦无可如何。知道了。”,也就是说随你的便吧!反正我当不当皇太后是无所谓了。终乌雅氏一生,尽管她勉强接受了太后称号但一直没有举行册宝典礼,而且直到去世乌雅氏也没有搬进只有太后才能居住的慈宁宫,一直都住在永和宫。
雍正元年三月是乌雅氏的生日,雍正想乘着登基后母亲的第一个生日好好地为举办圣寿节为母亲贺寿,也借此缓和与母亲的关系。由于还在为康熙帝服丧,乌雅氏要求筵宴暂停,而礼部提请诸王大臣文武官员向太后贺礼,皇帝提出请太后接受封号并移驾慈宁宫时,乌雅氏不但拒绝了封号和移宫等请求,顺带着连诸王大臣的贺礼都拒绝了。雍正看着冷冷清清的圣寿节和满脸尴尬的大臣们自己也坐不住,再三恳请,乌雅氏冷冰冰让人的回复:“奉懿旨,免行礼。”,这所谓的圣寿节就这么虎头蛇尾的过了……
看到这些我们都不禁有这样的疑问:乌雅氏为什么对亲儿子雍正表现出这样一种严苛乃至厌恶的态度?
这一切的原因恐怕总结起来都只有两个字:胤禵。
康熙十七年,出身寒微的乌雅氏为康熙生下皇四子胤禛。低贱的身份根本就没有资格抚养胤禛,于是康熙把胤禛交给膝下无子的贵妃佟佳氏抚育。与官女子的身份不同,佟佳氏当年可是备受康熙宠爱,摄事六宫,尊贵无比!在这样的条件下被抚养长大的胤禛当然视佟佳氏为生母,愿意去讨好她获得贵妃的欢心,而和生母乌雅氏呢?估计关系平平。等到佟佳氏病死,胤禛重新回到乌雅氏身边时,他才发现母亲的母爱早已经给了另一个人:皇十四子胤禵。乌雅氏因为生下胤禛后地位逐步上升,等到胤禵降生时已经有资格抚养这个儿子,从胤禵的牙牙学语开始,胤禵的成长和一举一动都凝结着乌雅氏的心血,乌雅氏把自己所有的关心和爱护都给了心爱的小十四。在她的心中,尽管都是儿子,亲疏自然有别。
更何况雍正这个喜怒无常的性子,乌雅氏哪里会喜欢他?雍正是怎么称呼佟佳氏的弟弟隆科多的?直接喊他为舅舅,他是你舅舅,那我是啥?(其实乌雅氏对雍正示好隆科多一直心有芥蒂,她始终认为胤禛看不起自己的娘家,乌雅氏希望雍正追封自己的外公,结果雍正以无此先例为由,拒绝追封,乌雅氏对此非常愤怒)
所以如果你问乌雅氏更愿意谁当皇帝,估计百分之两百乌雅氏会回答:胤禵!本来形式也对胤禵一片大好,爱子当上了大将军王,在外征战节节胜利,就等着登基了,结果这时候被雍正截了胡!
这谁能受得了?而且雍正对胤禵的态度也让乌雅氏心寒,雍正继位后把胤禵从西北召回,二话没说马上将胤禵的王爵革去,只保留了贝子身份并软禁了起来。这还没完,当雍正元年二月份皇帝带着王公贵族和皇宫后妃们送康熙灵柩回遵化安葬后马上下令十四弟胤禵留守景陵不得返回京师,这更是让乌雅氏又气又急。
要是雍正哥俩兄友弟恭还算了,可现在亲生兄弟完全成了生死仇人,爱子胤禵被削爵软禁,这辈子就这么完了!当了皇帝的儿子冷面冷心,连最基本的感情基础都没有,谈何母子之情!往难听了说,在乌雅氏的心中根本就没把雍正当儿子看,雍正对她越好,乌雅氏越觉得这小子别有用心,只是想捏造孝顺母后的好名声而已,越是这样,哀家就越不能让你得意!所以我们看到乌雅氏对雍正近乎赤裸裸的拆台和打脸的行为,这一切的一切都表明她对雍正的厌恶已经到了丝毫不掩饰的地步。
而皇帝和太后脆弱的关系终于还是爆发了,雍正元年五月二十二日,皇帝下令革除胤禵禄米(也就是说断了胤禵的来源供给,这个意义很大,不但代表着胤禵享受的待遇一概取消,还意味着皇帝要算总账了),刚登基就迫不及待的把亲兄弟往死路上逼,之后会怎样?是不是下一步就要绑赴菜市口杀头?悲愤之下的乌雅氏病情开始加重,并在十日后莫名死去。
曾静曾经历数雍正几宗罪,其中一条就是“迫母”,而《朝鲜李朝实录》上说太后也是被雍正逼的触柱自杀(当年的电视剧《皇太子秘史》采用了这一说法,由于雍正残忍的对待自己的兄弟,乌雅氏选择自杀),可见母子关系之紧张已经成了公认的事实。
看到这里我的心情很沉重,我并不想讨论雍正或乌雅氏谁对谁错。因为在权力场皇家有多少母子兄弟之情可谈?雍正丝毫不顾兄弟之情打压胤禵,难道胤禵继位后会很好的对待雍正?估计手段只会更狠而已!所以皇位的诱惑下,只有朋友或敌人,没有人是圣人和白莲花。
不过我还是要心疼雍正一番,毕竟兄弟陌路,母亲厌恶,文人肆意抹黑,把一个勤政的好皇帝写成了一个刻薄阴毒睚眦必报的小人,这一路走来雍正的内心有多强大?不过也正是这样强大的内心,奠定了雍正上承康熙,下启乾隆的伟大功绩!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