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美文

Madame Figaro 旅行专栏No.2:从伯克利到奥克兰

Madame Figaro Chine本期三月“Madame Figaro”(《精品购物指南》)的旅行专栏,我写了2015年和父母一道同游美国的经历。节选了有一日,我们一起去旧金山附近的伯克利与奥克兰的旅行时光。你是否有试过与父母一道旅行?跨越大洲,共同去迎接不同的文化和地域,并且把自己敞开于父母。也许你在试过之后,你会发现,路途中的风景就是最好的安慰剂与粘合剂,你与父母的情感在旅程中被升华,被弥合,被铸造,并且凝聚成彼此记忆中的一次永恒。
(2016年三月Madame Figaro《精品购物指南》)
从伯克利到奥克兰的意外收获
文/图:张朴
从旧金山市中心搭火车,穿越海湾之后,火车恢复到地面运行,一站又一站慢慢远离了旧金山,似乎是另外一种景象。记忆里,那一日的早晨是阴天,我带父母去伯克利,在要抵达伯克利的前几站,我们看到火车窗外的一种凋落感,废旧汽车堆积起来的一块空间,和旧金山的富饶整齐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这大概是旅行的一种尴尬状态:在经历了很多的兴奋,拥抱了新奇与自由后,你还是会去观察日常,吸纳路途中的哪怕是刹那的不安与忧伤。
但是从旧金山不出四十分钟,你就可以拥抱宁静,与非常生活化的场景,伯克利与旧金山判若两人。我们决定临时坐到“伯克利”下面的一站,下车出站后,我觉得我们好像是“in the middle of nowhere”——一种辨不清方向,一无是处的失落感。因为朋友的指引,我们在这一站下车,好像可以散步走路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所以我只能依赖我的手机导航系统,从绵延的住家区一点一点朝着我们的目的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迈进。这一路的行走,是沿着山向上,旧金山湾区始终有幅度的城市布局,即便是到了伯克利也是如此,好在阴天变成了晴天,太阳在接近中午的时候露出笑容可掬的姿态,分散了找不着北的沮丧。
(伯克利大学著名Sather Gate。)
其实我们是在大学的背后绕了一个好大的圈子,但总归被我们徒手找到了,从大学的另外一个方向进入大学也算是小有成就,因为是带父母来加州旅行,他们又是第一次来美国,我是很担心他们轻易厌倦和疲惫的。这一天,我们去了伯克利分校著名的钟楼前留影,还遇到即将入读大学的中学生和家长来大学里参加学校为他们举办的介绍会,甚为热闹。我们混迹在美国家长和学生中间,瞬间觉得自己年轻很多。这是去伯克利分校最让我觉得意外的收获,父母因为旅行感受到年轻与快乐,我则在伯克利分校的钟楼前看到了蓝天,苍树下的那份悠然。当年作家张爱玲在伯克利分校做研究员,在这幽静校园中散步,不知道张爱玲是否也在颠沛流离后,觅到过这份悠闲与安稳呢?
(伯克利分校外的街区很有趣。)
随后,我们非常顺利走到伯克利分校著名的校门口(Sather Gate),日光上来,接近午饭时间,母亲建议我们在匆忙浏览了伯克利分校外的小商铺后,沿着一条看似热闹的下坡路走走,结果途中遇到一家很好吃,格调也不错的中餐馆,又解决了午餐问题,非常完美,信步旅行,一切随心。
(杰克?伦敦广场一处休息区域。)
午饭后回到了伯克利主城区,觉得并无特别想看的东西。随后我们就搭火车从伯克利去了奥克兰,原因是去海边的杰克·伦敦广场。从火车站出来,我们又是一路导航走到了杰克·伦敦广场。因为名字来自美国作家杰克·伦敦,我觉得这里可能是多少充满了文化意味的。只不过,现实中的杰克·伦敦广场停靠了很多私家游艇,又在这夏日里,被阳光晒出来的一种热烈却慵懒的氛围,让人觉得是放松的场所,沿着港口走路,我们还是一路拍照,看到豪奢的游艇,也不忘记打趣莞尔。走得累了,就随意在海港边的长椅上坐下来,不说话,但彼此都能感受到欢欣。
之前香港友人告知,他客居旧金山的父亲健在之时,喜欢从旧金山搭轮渡来奥克兰,在杰克·伦敦广场海港边的咖啡馆喝咖啡,遇到秋初夏末的好天气,旧金山的魅力确实让人沉醉。那一刻,我坐在海港边,远望到离港的船,它们往返于旧金山与奥克兰之间,心念:幸而和父母一道做了这次的美国旅行,因为我们留下的每一次合影与踏足的每一个方寸,都成为了最美好的回忆!
(杰克?伦敦广场海港一边的一种宁静。)
下次再讲……

本期Figaro中文版杂志,还有杂志奉上的美国夏威夷全方位旅行大专题,想去夏威夷旅行的朋友不妨买来看看。夏威夷,Aloha!

张朴
作家,挪威奥斯陆大学媒体学硕士,曾在BBC实习工作。出版文集《孤独要趁好时光:我的欧洲私旅行》《香港的前后时光》(内地与港台版)《仿佛,一场告别》。
欢迎扫描以下二维码,订阅我的微信公众平台:张朴好时光!微信号:je_suis_zhangpu,在这里,我和你分享我的私人旅行,独立杂志,艺文风景,城市文化,时装和电影旨趣。若你喜欢,点击右上,分享到你的朋友圈,告知你的好友吧。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