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传统节日

帝国噩梦:罗马继承者们的禁卫军难题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评论区话题丨你怎么看罗马式帝国的禁卫军力量?
对于所有的大帝国而言,桀骜不驯的禁卫军都是永恒性难题。从最初的军事精英分子,到后来的政治规则破坏者,甚至完全能按自己的意愿废立皇帝。在首开专业禁卫军先河的罗马,这些现象就已全部暴露,并成为是晚期帝国衰败的表现。可以说是后人研究其国运败落的重要参考对象。但诡异的是,禁卫军随意干涉政治的必然并没有随着罗马毁灭而宣告终结。相反,他们就像一个诅咒,不断在某些自称罗马法统继承者的新帝国身上浮现。进入君士坦丁堡的苏丹默罕默德二世1453年,奥斯曼土耳其军队攻陷君士坦丁堡。苏丹穆罕默德二世亲自进入夕日的千年罗马之都,随即就正式宣布自己是帝国法统的天然继承者。至此,历代苏丹也一直沿用凯撒头衔,便于统治领地内众多的东正教徒。也可以用“罗马帝国皇帝”的身份,傲视那些散落在西欧的其他王国君主。在此后的200多年时间里,奥斯曼军队都是整个基督教世界的最大梦魇。不过,也恰恰是这个亲手绞杀罗马的超级帝国,逐步被位高权重的禁卫军部队所挟持,走上了类似前人衰败的不归路。奥斯曼禁卫军的本意 就是要强化苏丹个人权威土耳其的禁卫军就是大名鼎鼎的耶尼切利军团。设立这支军团的本意,就是要加强奥斯曼苏丹的个人权力。尽管帝国早期的军队主要由各地封建领主提供,但每次出征的核心都是这些来自首都的军事精英。随着征战日趋频繁,耶尼切利的规模也就同步扩张。以至于到17世纪中期,许多对外作战的军队已几乎完全由他们充当主力。从身份地位上讲,奥斯曼的禁卫军就是苏丹的个人奴隶。他们不仅没有固定封地,也不在传统的封建等级架构当中。也就是说,没有苏丹的权势与任何,他们就将成为无人问津的五本之末。虽然这种残酷的绑定措施,很容易让军事奴隶们紧密团结在苏丹周围,却也在更大层面上堵塞了所有成员的分流管道。这就为日后的干涉朝政,埋下了不可忽视的巨大伏笔。16-17世纪之交奥斯曼禁卫军已失去控制当土耳其苏丹逐渐由软弱无能之辈充当,耶尼切利就立即暴露出野心勃勃的一面。仅仅到16世纪后期的苏莱曼大帝去世,国事就操纵被内宫的皇太后党羽或代表政府首脑的大维齐控制。至于象征军权的耶尼切利,就是他们之外的第三股政治势力。于是,所有想要出人头地的王子,都必须花重金结交耶尼切利的主要将领。后者还通过担任首都巡逻任务的机会,大肆勒索首都内的商人或平民。碍于当初建军时留下的传统,这些人在漫长的服役期内不能结婚生子。如今也不再遵守,索性让自家子弟接班,并在外面经营各种生意。如果有新苏丹试图整顿军务,禁卫军们就会之际发动兵变。大致过程是聚集在皇宫前面的广场上高声喧哗,然后将军团厨师煮饭用的大锅倒扣在地上。由于那是他们的重要标志,也就意味着军团不再履行自己和苏丹之间的任何契约。大部分情况下,离不开禁卫军支持的苏丹都只好对要求要求照单全收。有时候甚至将位高权重的大维齐尔处死,用于平息对方的怒气。巅峰时期的奥斯曼禁卫军 就是都城的实际控制者当然,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导致苏丹本人和帝国政府的威信全无。虽然这支禁卫军终将被装备西方武器的新式部队消灭,但他们的黯然退场也预示着奥斯曼帝国的结构性败坏。在奥斯曼土耳其衰落的同时,自称第三罗马的俄罗斯也开始以法统继承人自居。作为标配,他们同需要一支类似禁卫军的部队。只不过在彼得大帝推广的西化运动中,过去那些学习土耳其同行的射击军被首先清楚。但只要君主心目的罗马梦幻没有消除,类似的干政组织就会不断从其他地方生长出来。俄罗斯帝国的双头鹰旗帜彼得一世很快建立了地位极高的伙伴团,以自己童年的玩伴为核心。除了草创阶段的普列奥布拉任斯基掷弹兵团和谢苗诺夫掷弹兵团,后来又陆续添加了近卫骑兵军、伊斯梅洛沃步兵团、骑马近卫团、禁卫哥萨克骑兵中队等特殊单位。将他们合并起来,就形成了沙皇身边的精锐部队。但也是从这个时期开始,沙皇禁卫军就对宫廷事务就有很大的干涉力度。如果没有禁卫军支持,新任沙皇也很难成功继位。但和作风更加粗野的土耳其人不同,沙皇禁卫军的官员大都来自于国内外贵族。这些人家世显赫、文武双全且思想开放,全都受过严格的西方教育。所以在关心本部队权益外,也能为国家的命运分忧解难。例如在拿破仑战争胜利后,禁卫军官们就受到法国民主思想影响,企图废除陈旧的农奴制、建设相对民主的新国家。正在进行操练的俄罗斯帝国禁卫军1825年,利用沙皇尼古拉一世刚刚登基后的政局不稳,禁卫军中的某些小团体便试图发动兵变。目的不仅仅是推翻沙皇,还要建立君主立宪为基础的新政权。当年12月2日,3000多士兵占据了圣彼得堡参政院广场。但由于主持兵变的首脑们临阵犹豫,没有迅速行动,让尼古拉一世有机会调集大批兵力进行反扑。在保皇军队的大炮轰击下,这些禁卫军士兵很快溃散。但他们的行为本身,已经成为俄国历史上有名的“12月党人起义”。虽然禁卫军在第三罗马的政坛上影响力有限,但还是在后来的1905年革命与1917年二月革命中都起到了重要作用。且无论秉持什么立场与属性,干政的能力和意愿都摆在那里。占领参政院广场的沙皇禁卫军有心者也不难看出,两大帝国之间的不少共同之处。那边是权力高度集中于皇帝一人手中,如果不够强硬,就很容易出现可怕的政治真空。同时,过于狭窄的上升通道也会将更多力量驱赶到单一领域,导致恶性事件的不断激化……点
推荐阅读
忠奸难辨:毁誉参半的罗马禁卫军简史
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关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