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传统节日

甜味的魅力有多大,看古代蔗糖贸易就知道!为何蔗糖的利润如此惊人?

刘梦龙:琉球人就是因为从福建学习了制糖的技术才遭到了萨摩藩的政府,台湾的郑氏政权也依靠和日本的蔗糖贸易维持军备,即使到了近代日本人还是热衷于把台湾建设成一个糖业中心。虽然发明了白糖,但是为什么蔗糖能产生如此巨大的利润呢?糖是奢侈品但不是必需品吧?中国内地虽然没有蔗糖也有很多替代品吧?
▲19世纪晚期的台湾蔗糖加工工厂内,图/网络。knifers:量大价格高,易于运输,还是消耗品。自然就喜欢贩卖。时之沙漏:白糖是重要的食品原料,调味品。我妈因为得了糖尿病,我到超市里去给她买些无糖食品,才发现,满超市食品、零食包装袋上的材料表里面都有一样东西,白砂糖。想买一样不用糖的食品都难找。家有布熊:买代糖,或者直接网购甜叶菊种子,种一盆出来一片叶子就很甜很甜很甜了。甜叶菊是不是很难提炼其中的甜味剂出来,不然怎么新大陆发现这么久了到20世纪才能提炼。
▲甜叶菊,图/网络。嵯峨白云间:贵啊,种植园经济就是从甘蔗园干起的,原因就是白糖极为贵重啊,在没有巴巴多斯的种植园供应英国本土蔗糖之前,糖算药物而不是食品,很多穷人一辈子只有临终的时候能吃到一茶匙糖作为临终关怀来用。德法那样没有种植园的国家只能种甜菜来炼糖,特别是拿战时期经济封锁,拿皇还鼓励过多种甜菜,英国同时期出了各种嘲讽的段子来嘲笑法国:那也能算作糖……刘梦龙:可是白糖应该到唐朝才发明,白色的白砂糖是明朝发明的,之前人们也有很多吃糖的办法吧?可以吃麦芽糖和蜜糖,还有直接吃甘蔗和带甜味的水果吧?魔都的黑影:产量低呀。eumenes:水果贮藏是个问题,而且甜度也就那么回事。温带地区真正靠谱的甜味剂就是蜂蜜,那产量很低的。所以在欧洲农民家里有个蜂巢那是可观的财产,要专门写到遗嘱里传给后代。
时之沙漏:甘蔗和水果时令性强,不好保存。麦芽糖产量不够吧。另外,没有白糖可以有红糖啊。红糖的杂质多了些而已。时之沙漏:我知道,我们乡下现在还在用呢,只是量比白糖少。我妈年轻的时候他们村里还有大面积甘蔗田,公社里每年都绞糖(土法制糖),现在早没了。刘大师说明朝之后才有白砂糖,但是明朝之前可以有红糖阿。雄踞舟山鲁监国:白糖之前有红糖,红糖就是蔗糖。另外,很久以前我发过一个贴子,直到三国时期,葡萄在中国还是个颇为罕见的玩意儿,曾经有人向曹丕献上一盘葡萄而得到重赏(“且说蒲萄。醉酒宿醒,掩露而食。甘而不,酸而不脆,冷而不寒,味长汁多,除烦解。又酿以为酒,甘于麹米,善醉而易醒。道之固以流唌咽唾,况亲食之耶!他方之果,宁有匹之者?”)。
但是葡萄传入中国的时间却不晚,最晚不会晚于西汉末年(不过注意,葡萄品种很多,并非每一个品种都适合酿造葡萄酒,而早期传入中国的几个品种恰巧没有一种适合酿酒的,所以中原自行酿造葡萄酒的历史,比葡萄传入中国的时间晚了整整700年)。
刘梦龙01:孟佗一斗博凉州啦,一直到唐朝葡萄都还很珍贵,陈叔达赐御宴才能吃到葡萄,还特意不吃带回去给母亲,高祖皇帝为他的孝行而感动流涕。另外,红糖就是早期的白糖吧?现在的白糖是过滤的白砂糖,那个是明朝发明的,以前就是这种红黑色的白糖吧?zi_:当年中国太热,炎热潮湿对葡萄种植是毁灭性的,各种裂果、炭疽病、灰霉病……雄踞舟山鲁监国:恰恰从东汉后期开始,气候已经明显转冷了。东南和西北:西汉已经开始转冷了。关中就是因为气候变化+过度开发,东汉开始就一蹶不振了。偷鱼的猫:现在上海这边也产葡萄啊,马陆葡萄还是很有名的。古代北方就算热也不会超过现在的上海吧?zi_:我大学的毕业实验就是长江中下游地区的葡萄种植管理技术方向,我得跟你说,长江中下游的葡萄种植技术含量很高,要用到很不一样的田间管理流程。lonelysailor:糖是重要的能量来源吧,能量密度是精粮大米的3-4倍。古代人普遍卡路里摄入不足,能量密度高的糖可以负担的起高昂的运输费用。而且还有人类最喜爱的味道。PS:看到一个数据,1900年英国人所有饮食的热量来源总有20%是糖。
Sinno:腐国和印度对糖的爱好已经非理性了。嵯峨白云间:跟阿拉伯人还是没法比。李从嘉zero:内地有麦芽糖当替代,明清时代中国蔗糖也贵,但和鬼子。比还是能便宜十几二十倍。太平天国时商路断绝北方以及江浙就靠麦芽糖撑着。雄踞舟山鲁监国:fatleland:日本江户时代的海产品烧法全是放糖和酱油,烧成黏糊糊的。现在那个东京煤气赞助的美食节目食彩之国里面很多老做法也是放糖。倭人大量使用的特殊的料酒味淋酒:味淋又称米霖,是日本料理中的调味料,是一种米做成的发酵调味料,是以米为主原料、加上米曲、添加糖、盐等的发酵调味料,,属于料理酒的一种,也有人称之为“甜日本酒”、“日式甜煮酒”。基本上就是调味米酒,有点甜味,颜色是淡黄的。手边没味淋时,可用米酒加点红糖代替。照烧的做法也是甜的,还有甜豆沙包糯米芯的团子。
gringrin:日本人即使到一战后二战前,白糖都不是敞开肚皮随便吃的。我记得山本五十六跑到美国,除了工业产能以外,他对美国人闭着眼随便吃糖也很惊异。大航海时代早期,葡萄牙人跑到马德拉岛,砍光了那地方的树,就为了建种植园产糖。他们最早搞来的黑奴,也是运到马德拉岛的种植园的。可见古代糖这个东西有多金贵。rottenweed:貌似是七年战争后和谈,法国人不要加拿大、印度,也要英国归还两个产糖的小岛。李从嘉zero:很正常,大家拿当时出产毛皮,论利益远没有产糖岛大,好比现在魔都一个区顶经济利益远超西部一个省一样。英国不也是把大家拿地皮都给了哈德孙公司,无他不值钱罢了。荷兰和英国打仗,都认为印尼的,小岛比纽约值钱。浩浩浩浩浩克:话说甜菜糖和蔗糖比咋样?李从嘉zero:德国工业化甜菜制糖后古巴蔗糖暴跌,你说如何
嵯峨白云间:民间熬甜菜萝卜,熬出来的就是小时候校门口卖的糖稀的样子,但现代工业化糖厂,用甜萝卜也能精炼出白糖来。原来西北的糖厂产的锦白糖口感蛮好的,原料都是甜菜。MAOPI:唐代的制糖法,还是王玄策顺手从阿三那里抓回来的工匠,叫做石蜜。典狱长:因为甜是全人类都感到愉悦的味道,自然界又很少有。看看非洲土著部落冒着生命危险爬到几十米高的树上去采蜂蜜就知道,在工业量产化之前,糖是多么稀罕宝贵的东西。
阅读原文,了解详情,请登录北朝论坛。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