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24节气

他是处女座的终极模式:家中树木也要洗澡,嫌女子脏终身不近女色

有段时间网上调侃处女座调侃的飞起。毕竟处女座的小哥哥小姐姐们追求完美,性格又孤傲敏感,是个妥妥的傲娇属性,再加上从骨子里带来的洁癖属性,对污渍恨不得杀之而后快,若是碰上大大咧咧,生活不讲究随便的伴侣或朋友那真是分分钟就要爆炸。
有人吐槽和吹毛求疵的处女座晚期交往起来太累了,但和我下面介绍的这位大名人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这位老哥让我们见识到了洁癖和强迫症的终极患者是个什么模样……
这位患者就是元朝的著名画家倪瓒。倪瓒大师诗画双绝,与黄公望、王蒙、吴镇并称“元四家”,倪瓒的山水画寂寥、凄清,寥寥数笔就勾勒出清逸萧疏的风格,他的画作是那样的简单宁静,不带一丝的烟火气,所以倪瓒的画作受到了明清大师们的狂热追逐,连董其昌和石涛这些巨匠都引倪瓒为其鼻祖,可见倪瓒在我们中国文化史上可是一位开山祖师级的人物,当之无愧的大师。
但倪瓒除了画作名垂青史外,更出名的是他的洁癖,有人问了没那么夸张吧?我就这么回答您,古今洁癖第一人!
按今天的话来说倪瓒是个富N代,从祖上算起那也是豪富之家,所以倪瓒从小到大只需要琢磨怎么享乐而已,倪大师又是个高雅的人儿,平日里过得是琴棋书画诗酒花的精致生活。
其实这也没啥,但倪瓒是个洁癖,深深印在骨子里的洁癖:您要说洗脸换个几十次水,出门抖几十次衣服那算是倪瓒的基本操作,客人来访坐了家里的凳子,洗个几十次;自己用的文房四宝容易脏每天也得洗个几十次,就连庭院里的两棵梧桐树倪瓒也热情关心它们的卫生问题,命令每天早晚派人挑水洗树木……结果硬是把两棵树给洗死了……
我有特殊的上厕所方式
有人说你倪瓒是爱干净,但上厕所的时候你就干净不起来了吧?您放心,人家早就准备好了:首先厕所是建在高楼上,高楼下面放个木盒,盒子里放着很多的鹅毛,每次倪瓒要方便了就爬上高楼扒下裤子开始,排泄物掉落到盒子里时鹅毛会飞起把这些玩意儿盖住,还不用担心满了的问题,木盒边上专门有个仆人负责守候和更换,所以这个厕所既保证了自己不用闻排泄物的臭气(废话,您都跑高楼上拉了),又不会觉得恶心(洁白如雪的鹅毛覆盖住,多么的诗意啊!),也就可怜了那个仆人……
我们看看倪瓒为了干净那是无所不用其极,还有许许多多我们听起来不可思议的生活习惯,您等我喝口水和您慢慢说。
不喝带屁的水
倪家有仆人挑水,倪瓒每次喝水泡茶都只用前一桶,后一桶都是拿去洗脚,久而久之朋友很好奇于是就询问原因,倪瓒慢条斯理的说:“前桶里的水肯定是干净的,后桶的水恐怕已经被仆人的屁所污染了,所以拿去洗脚。”额,倪大师您真的不考虑仆人换肩么,退一万步说,就算你规定了仆人只能用一边肩膀挑水,要是人家咳嗽或者是打个喷嚏……
有胡子那是不行滴!
所以日常生活中有这么个吹毛求疵的朋友交往起来还真是艰难,不过人家是名满天下的大画家,天才总是有些怪癖的,所以倪瓒的朋友们也表示理解和照顾,每次邀请倪瓒来家里做客时都要把全家上下洗的干干净净(估计和皇帝亲临差不多了),连门柱和瓦片都要好好的清洗一番。当然也有百密一疏的时候,有次朋友家的芙蓉花开了,盛情邀请倪瓒前来赴宴,赏花作诗。结果倪瓒看见满脸大胡子的厨师端上菜肴马上就要告辞,马上要吃饭了怎么要走?正当主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时倪瓒解释说:“这长胡子的人都不干净(关二爷表示有话要说!),你看他胡子这么多肯定特别脏,鬼知道这菜里有没有他的口水!”于是拂袖而去,只留下主人呆若木鸡。
倪瓒去别人家挑三拣四,别人来自己家更是严阵以待,生怕朋友们带来未知的病菌或是脏东西,洗凳子和地板都不算啥,您看看有朋友住宿时倪瓒的表现那才真是让人又好气又好笑。
为了干净偷窥也是有必要的
有一次有个朋友来住宿,倪瓒担心这人搞脏了自己家但又不好意思拒绝,于是整晚蹲在朋友房间门口窃听(我的天,倪瓒这是为了追求干净连这么变态的事情都做出来了!),这不,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他就听到了朋友咳嗽了一声,倪瓒顿时表示我受不了啊!!!于是等早上朋友离开后倪瓒命令家中仆人各处寻找,这货一定是吐痰了,一定要把痰痕给我找到,不然我浑身上下都不舒服!但人家压根就没吐痰,家童找了半天当然找不到,又怕倪瓒因此责罚自己,所以干脆就找了片树叶吐了口痰对着倪瓒说找到了,倪瓒厌恶的捂着鼻子,命令家童把这片树叶扔到几里外……
虽然知道倪瓒是有着严重的洁癖,但幸亏他的朋友不知道这事儿,要是知道肯定会很伤心,这哪里是对待朋友的态度,分明就是把自己当成是污染源了吧!不过咱们换个角度想想,这种洁癖到了极致的人竟然会同意自己借住一宿,估计也做了好大的牺牲咧!
牺牲还不止这点点,因为爱干净,倪瓒对男女之事深恶痛绝,他直指夫妻之事肮脏恶心,所以一辈子都没有娶妻(我觉得这不是洁癖了,这是已经病态到脑子都不正常了)……
这世界除了我全都不干净
但倪瓒终究是个正常的男人,也有其生理需要,当他终于克服了自己的心理障碍找了个叫赵买儿的歌姬来他家过夜时,倪瓒的洁癖又开始发作了,于是让赵买儿去洗澡,洗完澡之后倪瓒在赵买儿身上摸了摸,感觉还没洗干净,于是命令赵买儿:再去洗一遍!
好容易等人家洗完回来了,倪瓒还是觉得哎呀怎么这么脏,继续洗!接着洗!给我洗!
赵买儿表示:???我是来你家洗澡来了?等到最后倪瓒说:“得,你还是别洗了。”为啥?天亮了!好嘛,姑娘一晚上啥都没做,洗了一个晚上的澡……
这也就能够解释倪瓒为什么不娶老婆了,哪个妻子能忍受丈夫这么折腾自己,先一个大嘴巴子抽过去,你才不干净呢,你自己去洗澡!
洁癖没法治
我们大概能够发现发现:倪瓒这是病,得治啊!名医葛仙翁就很想治治这个强迫症癌(这不是晚期了,已经癌变了!)很快机会就来了,倪瓒的母亲生病了,于是倪瓒邀请葛仙翁来给老妈治病,葛仙翁说我来没问题,不过得骑你们倪家的白马,这白马可是倪瓒的心爱之物!为了救母亲倪瓒虽然老大不乐意还是带着白马去了,天上下着大雨,葛仙翁骑着白马专挑烂路走,没一会儿人和马都是一身泥。等到了家,葛仙翁他又要求到倪瓒的藏书楼清秘阁去观赏一番,这清秘阁是倪瓒最为珍爱的藏书楼,除了自己认同且允许其他人一概不许进入,可人家能治你老娘的病,倪瓒又只能忍气吞声的答应了,结果葛仙翁进入了清秘阁把里面的藏书古玩乱翻一气,在地板上踩了很多脚印不说还乱吐痰,把倪瓒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要不是葛仙翁还得去治疗母亲说不定倪瓒当时就拿刀砍死他了……
葛仙翁也是个名医,怎么会这么没教养?答曰:以毒攻毒!你倪瓒不是喜欢你的白马和清秘阁么,我就故意把你最心爱的物品搞脏搞乱,这样就能够慢慢接受“脏”的物品,迈过心理这道坎了。
不过葛仙翁没有想到的是倪瓒就有这么绝,自己的这种刺激性疗法对倪瓒是啥用处都没起,白马不是脏了么?倪瓒从此再也不骑这匹白马,清秘阁不是被葛仙翁搞得一团糟么?我倪瓒就终生不入清秘阁,就是有这么绝!!
由此可见倪瓒这“爱干净”的毛病算是无药可救,而他自己也因为这个臭脾气吃了个大亏,这点倒很像《生活大爆炸》里的Sheldon,朋友们倒是挺包容他的这些缺点,不过别人谁理你啊!张士诚的弟弟张士信请倪瓒作画,还送了很多钱作为润笔费,结果倪瓒大怒说:“我又不是你们王府的画师!”结果把画绢给撕了,把钱扔出了大门外,后来在太湖上相遇了,张士信看见倪瓒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吩咐手下把倪瓒给痛揍了一顿,倪瓒全程一声不吭,事后别人问他,倪瓒说:“一出声就俗了!”哎,这位大画家倒也可爱。
不过没过多久倪瓒犯事儿被抓进了监狱,到了监狱倪瓒还不改自己这个洁癖的臭毛病,狱卒给他送饭时他要求狱卒把碗举到眉毛这么高,狱卒说你有病啊,我又不是你老婆跟你玩什么举案齐眉?倪瓒解释说:“不是,我是怕你把唾沫喷到饭里。”狱卒勃然大怒,你不是爱干净么?老子让你干净!狱卒直接把倪瓒锁到马桶边上,让他天天被臭气熏着……想想倪瓒上茅房都要爬高楼垫鹅毛,现在呢?和臭马桶锁在一起,虽说可怜但多少也是自找的啊!
虽然最后众人求情把倪瓒从牢里放了出来,但据说爱干净的倪瓒下场并不好,一种说法是他后来患有痢疾,死去之时臭不可当;另一种说法则是倪瓒的臭脾气惹怒了朱元璋,老朱这个狠人直接把他扔到了粪坑里,这个讲究干净到变态的倪瓒下场却并不干净,这样的结局也颇有些嘲讽,可见什么事情都不能太过分的讲究和苛求啊!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