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美文

艳.俗

作者:白海棠/演播:白海棠/图片来源:网络
中国人的名字,非常具有时代特色。以历史朝代为纵向划分,封建帝制时代与民主共和时代中间,是一条深刻的分水岭。我们不向从前考据,只从新中国建立后,以十年为一个时间单位,做一次小研究。那么你会发现,从“50后”直到 “00后”,起名,反映出时代的文化演变。名字,既是社会关系中的必要符号,又是建立在经济基础之上的差异符号,不同时代,赋予它们不同意义。为《今宵别梦寒》中的人物取名字,我是用心的。除了前几章中,介绍了《锦瑟》这首诗以及《送别》诗中暗含的人物名字外,其他每个人物的名字均有含义。比如:萧跃进,生于1958年,一听,便是“大跃进”运动的产物;丁木兰,戏曲演员,在舞台上及生活中,都是“花木兰”式的人物;丁喜鹊,争强好胜,热烈、外放,她的性格会在第五章展开后有详细的描述,也会对“喜鹊”的含义有详解。
梅兰芳《贵妃醉酒》剧照今天具体分析的人物名字,陈艳艳。我发现,中国人给女孩起名,往往喜爱用与花相关联的字眼,有时干脆就用花名。梅、兰、竹、菊……凡此种种,不胜枚举。以花名做名字,因直白、易懂、好记而最受欢迎,但重名的风险最高。所以,有了“丽、红、艳、芳……”这类以花的色彩、形态为名,可是,仍无法避免重名率。比如,我母亲同胞姐妹四人,其中三人的名字最后一字,组合起来就是“梅兰芳”,居然合了京剧大师的艺名。那个时代,真是遍地“梅、兰、芳”呢!
踏雪寻梅
江疏影其实,只要将名字从花的物质属性提升一格,至花的艺术属性,就会产生天壤之别的效果。以梅花为例,若不直接称“梅”,而取北宋著名诗人林逋的《山园小梅》中一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以“疏影”、“暗香”为名,其人名美态立增,试问,某位当红女星以“疏影”为名,是否更令人耳目一新呢?若是再提升一格,至梅花的品格属性,则更为增添君子气节,比如“傲雪”、“裁冰”,那么比起最直白的以“梅“为名,定是独树一帜的好名字。只不过,百姓为子女起名,往往以大众文化为基础,大众审美的基本层次,便是“艳”、“俗”。这二字,并非贬义。“艳”为色彩之极端,将“艳”字拆分,即为“丰满的颜色”,用来形容女子之美丽,实在是最为大众所接受的。陈艳艳漂亮,“一个艳字不够,还要叠起来。全商行里,她都是出了名的‘艳’。”她的服装、饰品都很艳丽,色彩饱和度高,身材丰腴却不肥胖,两个“艳”字用在她身上,非常贴切。
红双喜搪瓷盆
鸳鸯嬉水枕头套
东北花被面晚礼服
“艳”,常与“俗”关联,并用,而其反义即是“淡”、“雅”。艳俗,便是人们口中的“接地气”。俗是通俗、风俗,浅显而无需解析,公认它为入门级的审美。“俗”的应用,不仅体现在名字上,也体现在居家陈设、日用品等方面。比如在江南园林中,古代的大富之家通常在园中种植四种花卉:玉兰、海棠、牡丹、桂花,寓意为“玉堂富贵”;再比如上世纪八十年代印有“红双喜”图案的搪瓷面盆,印有 “鸳鸯嬉水”图案的枕巾,则是婚礼最常用的贺喜礼品。不得不说,“俗”才是生活美学的基础层面。君不见,那东北农村“土得掉渣儿”的红花绿叶图案的纯棉布被面,裁剪成晚礼服,也可登上法国戛纳电影节的红毯,这便是美学的辩证法,大俗即大雅了。
《洛神赋图》“翩若惊鸿”、“灼若芙蕖”我们形容一个女子美丽,最常用的词是“漂亮”,而最不常用的词是“翩若惊鸿”、“灼若芙蕖”。一旦“雅“起来,便有拒人千里,孤标傲世的姿态,所谓”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产生距离的美。因而,想平易近人,则非艳俗不可。
雪里蕻炖豆腐艳是姿态,俗是性格。陈艳艳被丁木兰说成是“咸盐丁儿泡大的雪里蕻”。雪里蕻,是东北人常吃的食物,不仅耐寒易活,而且有食疗功效,能清热解毒,通过咸盐腌制更耐存放。“雪里蕻炖豆腐”是一道美味名菜。陈艳艳,艳得彻底,俗得磊落,在庄晓梦进入美容行业后,陈艳艳仗义相携,其胸襟、格局,非普通女子可比。从这一点来说,陈艳艳的“俗”,胜过那些空有小资情调,却拘泥小气的小女子百倍。随着陈艳艳的事业发展及性格变化,在小说后面她会改一个名字,也是有特殊含义的,但我先保密。名字,实在是学问。亲爱的朋友们,如果给你机会重新起个名字,你会叫什么呢?我是白海棠,感谢您的关注。今天就聊到这里,明天我们继续一起寻美吧,再见!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