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美文

散文:行走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们
写在春季
2019-3-20
朴实之处,更容易让我们回归自己的本真,生出简单的快乐。
行走
文字/香袭书卷
居住于城市太久,时常会寻一处僻静的古村落,把所有繁华处生出的矫情,来一次彻底的放飞。驱车百十公里之外,便是一处民居。村庄常年人少,很多古院落空置于岁月深处。今天不想写村庄的景色,更多的是想写下行走带给自己的感受。
也许你认为所谓的行走必须在千里之外,其实真正的行走,随时可以。信步而去,随缘而居,你会发现很多没有设想的景色,落入眼底,内心顿时生出感动。
古村落的风貌大多相同,不同的只是一些房屋的建筑形状,它们带着同一种特性,那就是见证着光阴。大多时候我并不想弄清楚古院落的来龙去脉,而是享受那种置身于古老光阴中的静处。
小村庄是美丽的,前面有小溪,后面有菜地。小溪边一群鸭子悠闲地觅食,菜地中油菜花开得旺盛。循着村庄的小路,往村子深处走去。一直能听见人声,却总是不见人影。一段路程之后,村庄的上坡处,坐着四个老者,正热烈的辩论着什么,那份争论的劲头,在时光里留下一抹强烈的印痕,古村落因了老者们,显得人情味浓了起来。
炊烟在小巷中的一角升起,古老的庭院保持着完好的风貌。一位老人守着整栋院落,编织着篾制蒲团过着日子。我和老人攀谈起来,老人告诉我,这个院落是从大户人家的手中买来的,楼上的闺房原是大户人家小姐的绣楼,轻易不让人进去的。待到小姐要出阁的年纪,会从楼上的窗口,偷偷观察被邀请来相亲的男子,中了意就生了情,有了后面的故事。否则就是一出戏,看罢收场。
我想象着古时的小姐清秀的模样,转角处一棵花树,吸引了视线。落英缤纷,我蹲在花树下,拾起光阴里的暗香,古老的土墙,叙说着与花树之间的爱慕,不知道相伴了多少年,花树在墙角花开一年又一年。

写在春季

村子里随处都放着一些小板凳,可能是居住的老人们晒太阳留下的。我坐在带着古老印记的时光里,这里没有车马喧,有一头小牛不怕生人,朝我走来。我欢喜地与小牛对话,小牛痴痴地望着我,不说话。伸出手与它交好,它似乎懂了我的意思,静静地不离开。
行走,并不是无止境地去走路,而是走路的过程中,感受人与自然,人与植物,人与动物之间的融合。
某一天,你褪下城市中包裹着自己的得体衣衫,你脱下蹬蹬只响的高跟鞋,你卸下浓妆艳抹的油彩,就那么朴素地去行走,你会爱上宽松的衣物带来的愉悦,你会爱上平底鞋带来的舒适,你会发现素颜原来更美。
再去触碰一下光阴里留下的断垣残壁,天空上飞鸟刚好经过,村头的树枝在风中轻摇,一枝桃花开在墙角。友人说:“不知道你笔下的桃花小妖会不会住在这里?”我说:“现代的妖精都生活在钢筋水泥的职场中。”众人笑了,大家心照不宣。
再忙,都要去行走。哪怕是短距离的出行,也会给心情一个释放的理由。风拂面而来,脚步轻松愉快,所有的烦恼烟消云散。有时间了,近处或者远处,把自己放逐在大自然的本色中,亲近最原始的生活。
古老的宅子,和安静的时光。朴实的地方,更容易让我们回归自己的本真,生出简单的快乐。

写在春季
原创作者:香袭书卷
微信公众平台:香袭书卷
推荐阅读往期文章:
散文:桃花
散文:白玉兰
散文:风月半隐
散文:烟花三月
散文:记得看花开
散文:开也从容,落也优雅
原创散文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