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美文

官不是官,宣还是不宣?

这两天都在腾讯“要闻”栏看到同一则新闻:某脱口秀夫妻官宣离婚,称:从夫妻做回兄弟。我就有些纳闷:一是离婚算什么要闻?二是离婚除了向官府报备还需对外宣传广而告之吗?三是离婚夫妻如何做兄弟?(恕我不了解双方性别)夫妻就是夫妻,怎么可能是兄弟呢?
我们通常称“秀恩爱”为撒狗粮,那播报离婚讯息是不是叫“撒狗尿”或“屙狗屎”呢?莫非还有人对此感兴趣或开怀畅饮或吃得小嘴吧叽吧叽满嘴喷香、一脸幸福?嗯,幸福的小可爱。
所谓的明星就是不一样:不仅结婚要官宣,离婚也要官宣。这是为什么呢?时代进步了?进步得来我们要靠娱乐八卦活着了?不过谁是官?政府吧?政府才不管你们这档子破事呢:浪费人力物力,只有狗仔们、猪娃们感兴趣。这里所谓的“官”就是有影响力的社交媒体,在上面正式发布公告,要向吃瓜群众通报一下,否则,别人就有可能取关脱粉哟。人民群众关注国家大事,对他们来说,发射火箭、拥有多少枚核弹头、谁当总统是要闻;吃瓜群众只关心娱乐八卦,对他们来说,爱豆的腰围、臀围才是要闻,胸围则更是要闻中的要闻了。所以,不报告是不得行的。
结婚是为了让大家同喜,感觉自己也跟着爱豆一起结了婚一样,幻想一下,挺快乐的。爱屋及乌,爱豆的爱人就是房子上的雀雀儿。试问当今天下谁的雀雀多?谁能与赌王比高低?扯远了,还是说官宣吧。离婚为什么也要宣呢?为了表示自己重新待字闺中,可以竞价了?还是说自己又是钻石王老王,你们这些蜂儿、蝶儿可以围拢过来打望了?想了三天三夜,最后我想明白了:是为了避免谣言和绯闻。我正式宣布了,免得你们去瞎猜、瞎编。这一官宣不要紧,狗仔们没事干了,岂不是断人财路?吃瓜群众也没瓜可吃了,岂不是断人活路?
只有一家高兴,那就是当事人——本来没什么名,结个婚,离个婚,生个娃,死个人要折腾点儿动静出来,是个事儿就要官宣一回,没个事也要整点事儿出来宣一宣,关注度噌噌噌就上升了。
也有人三缄其口打死也不宣的。比如某明星生了一个娃,群众不知娃他爹是哪路神仙,可是任你从Mary到Sunny和Ivory,就是不告诉你他的名字。问急了,她就唱:我只是故意在逗你。群众和:只因他不是你的唯一。yi’chang’yi’he
所以官不是官,这是肯定的、确凿无疑的;宣还是不宣呢?要视情况而定。宣可能是为了宣传,也可能是为了避免炒作。不宣可能是为了躲避是非,也可能是为了故意制造神秘。所谓:仕而隐或隐而仕是也。王维身居高位,心怀山林,总想住进终南山上的别墅里躲清闲。只是不知他的别院在这次“拆违”运动中被强拆了没有。孟浩然则是了提高知名度才去隐居的。只可惜任他如何表达委婉,我们还是从他赠张丞相的诗中读出了酸味来: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坐看垂钓者,徒有羡鱼情。洞庭湖的波浪成了他最大的遮羞布。不过,我们对这位没有鄙视,只有同情:我们谁不渴望有人能像周文王、刘玄德对待姜尚、诸葛亮一样地厚待自己呢?无可厚非。苏辙也写过类似的自荐信的。不过,千万别碰上宋濂。这位任你如何表白,他就是装莽:只说自己年轻时候求学如何辛勤、艰苦,对你的要求不搭茬。再说,孟浩然比屈原、朱庆馀稍加体面些:屈自比美人,朱自比新媳妇(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李白的干谒最潇洒些:世人见我恒殊调,闻余大言皆冷笑。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为何?因为他自信: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
他们写的都是私人信札,只不过被后来我们这些爱接屎尿的超级粉丝们挖出来、并掀出来了罢了。
商业广告则不同。酒怕不怕巷子深的关键不在香,而在吆不吆喝或如何吆喝。比如:赤水河畔诞生了两大酱香白酒,其中之一是什么什么郎,人们忍不住要问其中之二是谁呢?
所以宣是有学问、有讲究、有策略的。
至于,离婚夫妻能不能成兄弟那是技术问题,能不能做朋友则是双方的水平问题了。但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无情鸳鸯也能成朋友。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