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美文

考研

书架上有两个黑色大笔记本,宽18公分,长26公分,厚2公分。想必永远不会忘记这两册本子,因为是自己写的考研笔记。都过去十一年了,这些密密麻麻的笔记,天头地脚加添的红字,反反复复折叠的页码,都好像在说与进入社会后繁复的工作、假装很忙的风风火火,考研是最不累最舒服的一件事了。中文专业的考研一向竞争激烈。考研的队伍里有提升学历的,有想进一步学习的,有想找好工作的,或者兼而有之,不一而足。我的考研是混合着兴趣与争强好胜之心。从打想考的那一刻开始起,我便研究过那些没考上的人。简而言之不外以下情况:英语太差,专业不强,政治掉队,中途跑路找工作,报考学校太好。英语对中文系男生来讲是致命伤,简直是一剑封喉。英语基本上耗费了我考研一半的精力,又是报辅导班又是狂背新概念英语和真题的阅读理解,还好最终过了。犹记得当时一考完研就有一位不认识的朋友从教学楼飞身而下,当场殒命,走过的时候血迹把雪印得通红。至于专业课和政治只要认真复习都不会太差,但要很强也得费一番功夫,现在的考试都是大综合,古今中外都要考,脑海里得有一个很清晰的轮廓,细部还要记得特别清楚。如果作品读得够多,临场考试无论是记忆还是发挥都很有底气。想起复习西方文学史最头疼,人名多,不好记,除了尽量阅读作品,还得多看看提要钩玄的学术著作。我的复习本上天头地脚就写了不少当时阅读清华大学徐葆耕先生的《西方文学十五讲》的心得体会。觉得徐先生文笔很好,线索很强,归纳很出彩,完全可以当美文读。如他评价于连用了小说中的一句话:“世界是一根竹竿,看谁能爬到顶端”。形容《名利场》中的利蓓佳:“……如果我有5000磅收入的话,我想我会成为好人的。”说《德伯家的苔丝》苔丝的悲剧源于纯洁。当时的我看完这本书很有佩服的想法,好像徐先生说出了我想表达又表达不出来的话,因为这三部小说我完全看过,但完全没有徐先生如此细密如此有道理的思路和体悟。于是就记得特别牢固,从这书里我得到一点启发就是把小说中的原话搬到考卷上,让考官觉得我阅读面很广。事实上这是一个很有效的答题方法,后来博士考试我仍然屡试不爽地用上去了。考研毕竟有点枯燥,但得学会给自己找乐子,看到古代文学,要背那么多条条框框,于是就在要背的知识点旁边写上一点自己喜欢的诗或者词,既是调剂也是夯实。考研最终考的是一种心态。没考上的人里面有一种中途跑路的,因为她忽而觉得一个宿舍都找到工作了,唯有自己天天图书馆,还不一定能考上,越想越觉得这事不能干,真考上了年纪又大了,找不到男朋友怎么办,找不到工作怎么办,……一阵阵疯想之后,图书馆的那个位置就空了。还有的人失败是报考的学校太好,北大清华南大复旦,直接就上了结果可想而知。量力而行,得踮踮脚够够手摸得着才行,既不能狂也不能丧,平淡自然练暗功夫最好。还好我的目标很适中,犹记得复试出来的时候,看到路边有放电视,驻足看了好一会,然后买了一根烤肠,心中安慰自己,高枕无忧矣。往期回顾: 本科论文我的书: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