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美文

郭哥

郭哥就住在我隔壁,找他聊天最方便。一般晚上十点从图书馆回来,我都要去他宿舍扯扯闲天。郭哥的宿舍谈不上干净,甚至有一些邋遢,但他全不在乎,我也不在意。刚开始找他聊天郭哥还特意搬一把椅子给我坐,显得客气。后来慢慢熟了,礼数全免。在他油腻的床上一屁股躺下去,就不想挪窝。郭哥有口才,语速快,很有说书人的感觉,往往他讲得多,我也喜欢听。有一次郭哥跟我聊起他的考博经历,说他原来在河南一所高中教书,半夜还要起床打卡查寝,工资还低得惊人,实在干不下去就去了广州一所学校做老师。哪曾想领导要他代写论文还不署他的名字,郭哥愤而辞职,一心一意考博。还好考上了,跟着刘老师研究海外华文文学。说到这郭哥抽着烟,略显激动的神色让我觉着他吃了不少苦。不过与郭哥聊得最多的还是如何发论文。我至今难忘郭哥说C刊时把“C”这个音调陡然提高许多,感觉变得尖细了,好像是表示强调又好像他的河南口音使然,总之让人觉得“C”这个东西很难搞。郭哥常说,我们天天去图书馆用功,整天对着电脑写文章,投出去又石沉大海,你说发一个C咋这么难。我们一般都说上图书馆看书,他则把看书说成“整这玩意”,有时候愤激便说,“天天整这些破玩意,你说有啥用。”说完赶忙用打火机点燃香烟,猛吸一口。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担忧,所以说起发文章特别有共鸣。经常一起合计,哪个刊物不收版面费,那个刊物好投稿,对着C刊目录整天琢磨。虽然郭哥老是说以后不整这破玩意了,实际上郭哥很认真很勤奋。我心里也一直相信他肯定会憋一个大招。果不其然,有天在图书馆看到郭哥在《文艺研究》上的文章。我想郭哥不用紧张毕不了业了。郭哥模样中正,圆圆的眼镜,短短的头发,严谨,踏实,有一点五四青年的感觉。话说牢骚是牢骚,扯淡归扯淡,干正事绝不含糊,有时还会散发出一丝喜感。最让我记得的是有一回他看我进来很凝重地对我说,“洪涛,我要被抓进局子。”好像一个惊雷,这太意外了。这跟好人郭哥是哪跟哪嘛。我说怎么一回事。原来郭哥研究海外华文文学,买了不少港版台版书作学术之用,仙林派出所的民警通过销货记录查到郭哥大量买进的记录,认为他有嫌疑,必须到派出所做笔录。郭哥为这事跑了好几趟,终于是有惊无险。我听他这么一通叙述,安慰道,别紧张,你干得是正经营生,不碍事。我说你先抽根烟,好好休息,过会再聊。我转身出门,真的憋不住笑了。郭哥就是这么一个人,实诚,可爱。按说他研究海外华文文学,我研究民国,专业之间没什么太大的交集,但就是有扯不完的天,一直扯到毕业。如今天各一方,他在北,我在南,偶尔通通电话,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味道,一聊还是许久。现在又过了好久,不知他过得可好。
往期回顾:
到虎丘晒太阳
翔鹤同志
汤兄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