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美文

实在疫外 | 不神不兽不成长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 ◆ ◆◆
不神不兽不成长
李娟
◆ ◆ ◆◆
导语
在疫情期间,不仅仅诞生了很多新的经济、新的生活方式,还诞生了一种新的“物种”——“神兽”。在这个戏谑称号的背后是什么?仿佛父母第一次认识到自己生下的是一个“神兽”,而不是那个一手养大的孩子。父母与孩子在亲密里发现了陌生,在最该培养亲密关系的日子却结下了最深刻的“仇恨”,似乎越想抓紧什么越远离着什么。
于是“神兽”这个称号覆盖了中国大江南北所有滞留在家的孩子们,小到幼儿园,大到大学生,家长们抱怨着被“神兽”折磨的失去理智。
而我,也是这其中一员,在这个群体里,大家互相吐糟也更容易抱团,就在我的小区,我们就带头成立了接娃突击队、作业帮等等微信群,大家一起帮忙接孩子,资源共享很能解决实际问题。而唯独遇到孩子写作业、上网课这些问题,一个家长和十个家长甚至一百个家长再怎么抱团,队伍再怎么庞大也解决不了问题。在这个问题上大家都有些无能无力,而神通广大聪慧无比的网友早就用一句话道破了真理:不写作业时,母慈子孝;写作业时,鸡飞狗跳。在这个问题上,大家有的是无穷无尽的苦水,却很少一些建设性的东西。
在这个时刻我遇到了多尔多(注:受过专业培训的儿科医生,她被认为是法国儿童精神分析学的先驱。其研究工作使精神分析得以走近大众,著作有《儿童的利益》、《青少年的利益》、《孩子出生以后》、《孩子生病了吗?》等),我尝试以她的视角来重新审视这些问题……
神的孩子需要神的启迪
“神兽”,这个称呼为什么会一呼百应,而且很快被接受?也许是它真的传神的表述了孩子处于这个阶段的一种状态。
在这个“神兽”的状态里,作为人的父母觉得自己无能为力,似乎这个孩子身上有些东西是父母再努力也难以接近。
父母发现怎么也进入不了孩子的世界,自己掌握的教育方法(甚至包括使用暴力)好像一点用都没有,而且这些方法也将孩子和父母的关系越拉越远,甚至导致了分离和仇恨。近期很多新闻都在报道孩子因为写作业和上网课的事情与父母闹矛盾后想不开直接跳楼的事件。
这样的时刻,父母寄希望于学校和老师,也有很多父母在反思自己的教育方式,期待自己在教育方式上有所改变。但,强大的传统教育理念已经根深蒂固,似乎父母觉得自己在用的教育理念已经很好了,这是代代相传,也是“专家”提倡的,怎么就是起不了作用?
在精神分析这个讲究不兜售、不宣扬任何一种普世价值的流派里,却存在着这样一位力挺孩子的分析家——多尔多女士。
了解多尔多的理论和临床的人会发现多尔多就是一个坚决维护儿童利益的分析家,她写了很多关于养育孩子的书,其中有一本书就叫《儿童的利益——学会如何尊重孩子》。对比中国的传统文化,自古妇女和儿童这些弱势群体,在父权的社会里,很难有发言权。于是,他们会为自己创造一个神,类似观音菩萨,还有吉布尔先生研究过的临水夫人等等,他们都是传统意义上的妇女儿童守护神。
在有一段时间,多尔多在儿童和青少年精神分析领域也像神一样存在,她的很多理念都如惊雷般刷新着整个社会对儿童的认知。她的很多开创性的理念和做法挽救了很多儿童和家庭。于是,在这段时间,我看了很多多尔多关于儿童精神分析的一些理论和案例,让我重新认识我的孩子,重新定义我的孩子,重塑我与孩子的关系。
在这期间,我从一个个理论到一个个临床,从自身的感受出发一点一点学习、领悟,尝试迎接每一个新的开始,这些新的开始就像崭新的生命推动着我与孩子一起体验新的生活。
初为人母(父),请多关照!
我记得某年咪蒙特别火,她还出了新书,对于她我其实了解的不多,但她新书的名字《初次爱你,请多关照》一下子就获得了我的好感。在了解了多尔多的儿童精神分析理论后,我觉得她给父母的启示就是——为人父母要有谦卑和学习的心态。有了这种心态,很多先入为主的理念会慢慢淡化,学习和尝试的心态逐渐发展出来。父母就不再会认为自己天生就是对的,孩子必须听我的;不再会认为自己天生就掌握教育孩子的绝对真理;不再会认为自己只要是用心良苦就能有好的教育效果,掏心挖肺的付出就一定能获得成果等等。
尊重.学习
在疫情期间,很多孩子和家长的矛盾主要在学习上,学习的压力摧毁了亲子之间的天然纽带,在这个问题上,多尔多就一针见血的指出:“我们对胎儿从出生到成人的成长有一种迷信,它使我们将身体发育视同为智力发育。然而人的象征力从孕育到死亡是稳定的。”她的理论和实践被总结为一句话——尊重儿童,就是在尊重人类!
然而,在实际生活中,儿童一直被当做成人的附属品或其他,唯独没有被当做他本身。话说父母的期待,在这里,你的教育层面是在奴性、人性还是神性的维度?估计很多父母压根没想过这些“高深”的问题,日日重复的不过是在进行所谓代代相传的惯性教育思维。借由多尔多的启发,不妨换个角度重新审视自身的教育理念,也许会有很多新的认识、新的启发。也因此,在青少年和儿童的教育中你会有更多思考,也会带来新的变化。
当然,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但在这个过程,多尔多会成为我们坚定的支持者、陪伴者,一起走过这个漫长却极有价值的成长阶段。
来自星星的他
常说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那么,孩子呢?
作为一个8岁孩子的母亲,在陪写作业的日子也是崩溃到怀疑人生,有一次我甚至直接撕了孩子的作业本。可最后,我还是走到了反思自己的路上——我为什么这么在意写完作业、写好作业这件事情?
完美的孩子?成功的人生?只要培养出了理想的孩子,自己也就晋升为理想父母,孩子是自身成就的一部分?
但,孩子就是不配合。也许这都是从父母的角度出发设置的目标,但父母凭什么在教育这件事上要依照自己的目标呢?教育本身的对象不是父母,而是孩子!既然孩子才是教育的对象,我们是不是该去多了解孩子?再来谈教育,或者更为宏大的人生观、世界观等等。你尝试过储备些耐心去了解你的孩子吗?
复杂.简单
想起一大堆买来尚未开封的多尔多的书……于是,我拿起了有着最直接书名的那本——《儿童的利益——学会如何尊重孩子》,我所寻找的答案几乎整整齐齐排列在这本书里,等着我去发现。书中每一句话都在敲打着我这个自以为是的母亲,让我想起和孩子的日常。
前几天,我对儿子说,我准备写一篇关于神兽的文章,你有什么想法吗?他说:“妈妈,我大概听你说过多尔多,但是你一定要把她的复杂的东西弄简单一点,这样就能让更多的大人明白过来。”后来,我想这个要求其实一点都不简单,但我觉得可以尝试去做。
共情.陪伴
之后,我也认真回顾了陪孩子写作业的状态,有那么几次我在心里发着牢骚:“不就那点儿作业,一口气写完,不就可以玩了吗?!”
后来,我试着自己做一下儿子的作业,结果我只做了两个大题,就发现:一是题目并不简单,需要动脑思考、调动大面积的记忆等等;二是连续做几道题,我就想翻一下手机。有了这次自己做作业的体验以后,我真的放下了自己的所谓的家长姿态,更准确的说是放下了“监工”的状态,内心真正认识到孩子写作业真不容易啊,小小的脑袋要思考这么多问题,还要忍住想玩的冲动,不停地要被拽回到作业上来,真心不易。
也就理解了孩子对于作业的抗拒,以及其不能满足父母在作业上的期望而导致的挫怅。
所以,我主动让孩子休息一会儿、玩会儿手机、和他聊聊天。结果,还没等我主动提出写作业,他就会主动说:“妈妈,我现在开始写作业吧!”
我心想:怎么就奏效了?可能我明白了孩子写作业的苦闷,也就能理解他的抗拒。当你理解了他,他好像也放弃了抗拒和敌对,反而以合作的心态来和你互动。于是,写作业就不再带着敌对的心态了。
就像以前我总对孩子说:“你看,你是儿子我是妈妈,我们本来是该相亲相爱的啊,但是作业把我们变成了敌人!”可是,他对我的“表白”,根本就不买账,我也很泄气。但有了这次共情,孩子起码不再把我放到敌人的位置上,我也真的变成一个写作业的陪伴者,而不是监工。
而我所想到的这些方方面面,多尔多已经给到了更多。
也许,在这里真的应该感谢“神兽”,是他们让我认识了多尔多,又通过多尔多让我重新认识了孩子以及教育等等。这些类似神启的教育理念只是一个开始,更多的刷新就像重生一般在等着我们,就像多尔多女士说的和做的那样,也许一个新的孩子也在不远处等待着我们,一个新的世界也在等着我们开启。
END
作者简介
李娟
80后,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拉康派精神分析实践者,雪堂卮言精神分析杂志编辑,私人执业。对于人性有着暗黑的热情,对于“笔”有着强烈占有欲,对于写作有使命般的宿命,在黑暗里的眼睛愈发明亮,来自无意识的隐秘力量以及对其的洞悉让这双眼睛生于笔端,书写下璀璨,辽远而深厚。
微信号:wenzhuokuaile
手机:13992721263
更多链接:躺吧 | 不是“怎么活”,而是“在哪里” ——《一出好戏》的终极问询
实在疫外 | 疫人呓语
实在疫外 | “域外”散记
微信编辑:玄渊
栏目编辑:李娟
最终审核:陈斌
雪堂卮言 精神分析杂志
▇扫码关注我们
本公众号版权归“雪堂卮言精神分析杂志”及作者所有,任何组织和个人,在未征得我们同意的情况下不能转载我们的文章,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们的关注。如需转载合作等其他事宜,请联系我们:xtzhypsych@126.com
平台重在分享,尊重原创。文章仅表达作者观点,不代表平台立场。
点一下你会更好看耶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