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美文

为什么我不赞成征收房产税和遗产税?

何为“富人税”,房产税、遗产税就是,能够进入富人阶层,必然房产众多,留给子孙的资产也雄厚。
我辈刚能混个温饱,访问身边诸友,无不认为房产税、遗产税极为必要。以此征税,上合天心,“取有余补不足”;下得民意,“缩小社会分配差距鸿沟”,鲜见有人反对。但一直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但考察中国赋税历史发展进程和当今社会的发展惯性,觉得为房产税、遗产税开征疾呼,此举相当不聪明。
其一是转移了矛盾的焦点。中国人当前迫切呼吁政府解决的,是赋税过高的问题,而不是增加新税种的问题,增加对富人征税的同时,却不削减非富人阶层承担的赋税,除了进一步积累社会矛盾,增加民脂民膏的积累,于国于民有何利益呢?
理清当下中国人普遍负担的税种,是一件艰巨的任务。除了增值税、消费税(奢侈税)、营业税、个人所得税、企业所得税、资源税、车辆购置税、进口货物增值税消费税和关税、印花税、船舶吨税、契税、耕地占用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城市维护建设税、石油特别收益金、行政事业性收费、其他非税收入等等等等,还有在消费和购买商品服务过程中,直、间接缴纳的铁路建设基金、民航发展基金、港口建设费、旅游发展基金、文化事业建设费、无线电频率占用费、城市公用事业附加、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费附加、电影事业基金、散装水泥专项基金等等等等,再加上五险一金、通货膨胀等隐形赋税,可以说,我们当前中国人承担的税赋已经到了一个难以承受的地步,再增加新的税种,不过是继续往骆驼背上加上稻草罢了。
其二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一个税种设立,仅凭一道行政命令一夜之间就贯彻下来,而要废止它,可能需要绕尽九九八十一道难关,耗费数百年时间才可能终结其历史使命。
前几天看到一个故事,说是清朝道光年间,朝鲜半岛处于李氏朝鲜统治时期,平安道和黄海道的居民一直要交每年一袋米的“毛米”赋税,一个到当地游玩的朝鲜士大夫感觉很奇怪,就遍查历史档案资料、走访当地老人,最后才明白,原来所谓的“毛米”,是明朝崇祯年间,明朝大将毛文龙以皮岛为根据地抗击后金,朝鲜政府为了履行宗藩义务,特地在朝鲜北部地区设立这个税种,以收集粮草支援毛文龙。但吊诡的是,明朝都灭亡了200年了,朝鲜也臣服于清朝,但这种援明得“毛米”依然照收不误。这种长寿的苛捐杂税,在中国历史上不知凡几,昨日如斯,今日如斯,未来也如斯,具有极强的历史惯性和生存本领,房产税、遗产税开征容易,但是会不会变成像“毛米”这样的荒唐税赋,还未可知,不可不慎哪!
其三是征税反作用力往往最后滑落到普通社会成员身上。税制改革是一项复杂工程,不能简单粗暴,否则非常容易重新落入到“富人交钱少,穷人纳满税”的怪圈,违背了税收“取有余以补不足”的初衷。
以我国的个人所得税为例,设立的初衷是调节社会分配差距,这个税种的承担者本来应该由高收入者充当主力的,但真实的现状却事与愿违。2011年个税起征点调整后,月收入3500元成为缴纳个税的门槛,把大部分工薪阶层涵盖在内,而真正的高收入者,往往将自己的工资调得很低,而保有利息、股息、红利等其他收入方式。按照现行个税征收方式,这些收入的税率远不及薪资收入税率那么高,结果让个人所得税沦为“工薪税”,变成了对城市中产阶层的变相盘剥,不能不让人叹息。
房产税、遗产税的征收初衷,和个人所得税何其相似。以欧洲为例,许多古老王室占有大量庄园城堡和土地,通过设立博物馆、农业项目等方式巧妙避开征税,还申请得到大量政府补助;又通过信托的方式将遗产税巧妙化解,最后房产税和遗产税的主要征收对象变成了中产阶层。覆辙在前,不可不慎。
自古及今,我们可以看到,中国赋税发展历史有一条规律:轻徭薄赋,往往国家安定、人民富裕,比如汉初“十五税一”和明朝初年“永不起科”的轻税政策;横征暴敛 ,往往社会动荡,内乱不已,比如汉武帝刘彻统治后期开始实行盐铁专卖和明崇祯年间征收“辽饷”和“练饷”。
反思我们今日,无论多么详实的数据和有利的雄辩,都无法改变这样一个事实:我们国家在征收税赋、管理财政方面可以说是集古今中外大成:我们既征收各种名目的税收,又延续着自汉朝以来盐铁专卖的官营经济,还不断发展从香港学来的土地财政技能,理财和聚敛能力已经达到了前无古人的境界。打起征收房产税、遗产税的心思,不过是准备借鉴欧美在房产、遗产、有价证券印花税等方面的经验,继续发展征税智慧罢了!
从历史角度来考察,赋税越收越多,而国家却感觉财政吃紧,这往往是一个由盛转衰的重要信号。此时最紧要的事情,不是增加新的税种,开辟新的税源;而是精兵减官、缩减政府规模,减少政府职能,少花钱,少生事,给社会松绑,让国家透气。
凡是执政者,无不是以财政危机为执政危机,因此都有深深的“征税依赖”,要戒掉“征税依赖”往往比戒毒还难。比如春秋时期鲁哀公问孔子学生有若说:“国家财政困难怎么解决?”有若回答说:“为什么不实行彻法,只抽十分之一的田税呢?”哀公说:现在抽十分之二,我还不够,怎么能实行彻法呢?”有若说:“如果百姓的用度够,您怎么会不够呢?如果百姓的用度不够,您怎么又会够呢?”
因此,赞成开征房产税、遗产税,其实并不能起到安富济贫的良好社会效果,反而给政府征税不已的巨瘾添柴加火,最终的承担者还是我们大家这些普通人,不可不慎之!
旧文回顾
为什么农村越来越流行信基督了?
扶贫工作中最大的BUG是什么?
“蔡甸区”改名为“知音区” 严重偏离文化历史逻辑
俞仓塆
感谢关注● 记录俞仓塆的草木春秋和人情冷暖
● 每个人以他的故乡为舟楫,驶抵心的归宿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