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美文

特洛伊废墟之上的海伦

特洛伊废墟之上的海伦
黎荔
西方文明的两大基石,是希腊文明和希伯莱文明,因此,欧洲文化的两本核心经文是《荷马史诗》与《圣经》。《荷马史诗》是相传由古希腊盲诗人荷马创作的两部长篇史诗《伊利亚特》(Ilias)和《奥德赛》(Odyssee)的统称。《伊利亚特》描述了围攻特洛伊的战争(特洛伊在希腊文中被称为伊利昂 Uion)。而《奥德赛》则描述了攻下特洛伊之后,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回到妻子珀涅罗珀身边的一系列冒险经历。希腊史诗的作者是荷马,而圣经的作者则是上帝。两者都笼罩着神秘的光环:荷马是一位盲人,看不到世人;上帝则不能被世人所看到。其实荷马原先不是盲人,也许是太阳的光线刺瞎了他的双眼,使他只能以最纯静、最专注的方式,侧耳倾听那来自上空的如泣如诉的琴声和歌吟。置身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荷马的幽暗造就《荷马史诗》的光明。
在刺瞎游吟诗人荷马的无数太阳光线中,包含了一道来自于绝世美人海伦的绚烂光芒。被焚毁的特洛伊啊!那么多英雄倒在血泊中,仅仅为了染红这一位美人的石榴裙。诸神都是虚设的,一座城市玉石俱焚,而金发海伦从废墟中徐徐走过,围绕和簇拥着她的诗行,往下传递,往历史纵横之深处浸漫,刻下了鲜红且沉重的符号。西方文明史为何有“海伦情结”?是因为《荷马史诗》。瓷器一样被打碎的的特洛伊,以一地残酷的碎片和呻吟,映衬着海伦金钢钻一样无比伦比的闪烁光华。

其实,在《荷马史诗》长达一万五千余行的史诗中,海伦出场不到百句。虽说,特洛伊之战是一场由她引起的十年鏖战,但海伦在整个战争进程中却极少出面。然而,这不影响她和帕里斯奋不顾身的爱情成为贯穿史诗进程的一条暗线。作为天神宙斯与斯巴达王廷达瑞俄斯之妻勒达所生之私生女,海伦是古典文学中一位经典的美女形象,为了爱情敢于与命运搏斗的爱神。“海伦情结”从此烙印在多少西方人的心中。荷马只塑造了一个海伦。可她却在后世有无数的影子。在但丁那里,在歌德那里,在叶芝那里……
叶芝曾将自己苦恋的女演员兼女政治家毛特?岗比喻为海伦。对于他而言,这段持续多当的单相思不亚于一场个人化的特洛伊战争——尤其当毛特?岗嫁给别人之后,叶芝的心情遭到沉重的打击。他有一首《没有第二个特洛伊》,这样来书写他的女神——毛特?岗:
我何必怪她,说她使我的日子
充满了不幸,或者说她近来会
教给无知群众极端狂暴的方式,
或煽动小百姓去与大人物作对,
只要他们有着大如欲望的勇气?
什么又能使她安静?既然生就
被高贵锻炼得单纯如火的心地,
长得有如满月似的美貌,具有
高傲、孤独和极其严肃的品格,
在这样的时代里显得很不协调。
嗨,她就这样,又能做出什么?
难道还有一个特洛伊供她焚烧?

叶芝的海伦,和荷马的海伦一样,都属于既美又不安份、充满危险性的女人。如一场狂暴的龙卷风刮过人群,将人群吹得摇摇欲坠,风中裹挟着断裂的树木和破碎的瓦片,使所过之处皆成废墟。海伦们的美,美得惊心动魄:然而,美丽并未给她们带来幸福,反而使得她们成为一只“潘多拉的魔盒”,带来自己和国家的苦难。可是,当海伦为自己引起的战争内疚不已,她走上特洛伊城墙,俯望两军战士,当数万战士望着她时,全看傻了,海伦美到两军战士连战都不想打,于是双方休兵一天;战争结束后,希腊老兵惟一的要求是,看一看令他们打了十年仗的女人。当海伦站在城墙上向他们致意时,这些士兵老泪纵横地说:“值得!”
这就是被诗与美所彻底统治的希腊。希腊人强烈地崇拜美、向往美,并且非常直率地表达这种价值观。海伦在世时,人们也许对美及其所需要支付的昂贵代价习以为常。加缪在他的散文名篇《海伦的放逐》里说过,希腊人整体最杰出的品质是美与自由。加缪从《伊利亚特》中取得灵感,他说,我们不要在当今世界的气力计谋之争里继续沉沦,辜负了海伦和为她而战的勇士们。“承认世界和人类有其局限,有可爱的面孔以及承认美的存在,这便是我们的基地,从这里出发,我们便能够追上希腊人。”美是什么?美是人的远方,人的眺望,甚至是人刚刚能够承受的恐怖的开始,最极致的美必须支付最极致的代价,否则就不成其为永恒的美。布克哈特在《希腊人与希腊文明》中强调,美与精神上的高贵一致,是希腊人一种确定无疑的信仰。他们会给美丽健壮的运动员树立雕像,绅士会和俊美的年轻男子约会,给后者提供人生经验,战俘如果很漂亮,就会得到释放。这种给“美”的嘉奖,伴随着对“丑”的打击。希腊人为海伦塑像,在海伦塑像前有一位守护者,他要求那些来拜海伦的丑陋者赶紧离开。多么天真纯洁强健、明眸揉不下一粒沙子的希腊文化啊!希腊文明为什么充满了伟大的光辉?因为,希腊人展示的是一种可能性:我们可能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理想境界。
如果你阅读《伊利亚特》,会发现史诗中对于海伦相貌的描写微乎其微。荷马在史诗中程式化地对海伦使用固定的修饰语,仅有“女人中闪光的佼佼者”、“长裙飘舞的”、“美发的”寥寥几个,最常用的则是她的家乡“阿耳戈斯的”。这就是所谓的“不着一字,尽得风流”,没有对海伦外貌的详细描写不是一种缺失,反而恰恰增强了海伦的美感。真正的美,其实是无法形容的美。留白反倒是更增添美的神秘与无限,因为将一切留给了人的仰望与想象。当然,在希腊语中,“美”同时意味着“高贵”,“丑”则是“无耻”的意思。从这一点来说,特洛伊之战不仅仅是为争夺一个美丽女人而导致的,更是国与国之间捍卫高贵的荣誉和尊严的保卫战。这就是《伊利亚特》中写海伦一出场,特洛伊的老人们对她的美丽肃然起敬的原因。
巴特农神殿残存的石柱,是古希腊的肋骨,支撑起永恒的星空。虽然那个时代华丽的肉体早已经腐朽了,却留下了拒绝毁灭的象征,因为留下了永恒的美与高贵。

《破城之日》 黎荔
告诉我吧
在洗劫了圣城特洛依之后
你将何去何从
长老们的白色长袍
萧萧在风中,在焦土之上
海伦的金发,余香仍绕指
掠夺的暴马将她带往何方
树荫越来越深
绿色浓得像幻觉
只拥有一轮悬在头上的
秋天的月亮,高而明亮
十年喋血,一骑红尘
命运只是一种表情
城破月明的回头一望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