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美文

人间囚徒

人间囚徒
黎荔

当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他所寓居的身体便成为了他行动的牢笼,他惊奇而惶恐地打量着周围,一点一点地感知着这个世界和他自己。
每一天,当我们醒来的时候,思想拼命地活动,徒劳地企图弄清楚我们睡在什么地方,那时沉沉的黑暗中,岁月、地域,以及一切、一切,都会在我们的周围旋转起来。身子麻木得无法动弹,只能根据疲劳的情状来确定四肢的位置,从而推算出墙的方位,家具的地点,进一步了解房屋的结构,说出这皮囊安息处的名称。那个时刻,你会感知到,我们住在自己的身体里,这血肉之躯,是此生的囚笼。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也可以是囚笼,父母、情侣、子女,都可能施加某种情感勒索。爱是一个樊笼,而被爱的人就是那笼中的小鸟,她或他,在爱的时光里成为囚徒。其中甘苦,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别人很难有真切的领会,体贴的评判。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有千奇百怪的情感。爱的战争中,就是有人刹那间被缴获了,所有的武器都丢了,俘虏了吧,从此,囚进心里,被爱的牵绊牢牢锁住。“低到尘埃里”的爱的囚徒,爱得小心翼翼、沉重窒息,在没有原则的忍让中,不知不觉破坏了爱的平衡感,如果对方没有相应的调整,也许有一天,这个自愿被囚禁的人,会不惜越狱而去重获自由,历尽爱的欢乐与痛苦,最后走向爱的终点。不过,越狱者也许不知道,他身体的记忆可能会比思想长久,他的两肋、膝盖和肩膀,双唇、指尖和更深深处,将会忠实地保存了他的思想所不能忘怀的一幕幕往事。也许某一种气味,就会将他囚禁终生,因为曾有人向身体这个无辜的容器,对莫测命运充满茫然的身体,刻下了气味的验证码。
我们太容易成为囚徒了。如果我们顺从欲望的召唤去生活,会不会令自身成为身体感觉的奴隶,而并非获得了想象的自由?我不相信我们是自由的,我们总在为争取自由而奋斗,也果真争取了某种程度的自由——尤其是外在的自由……即便如此,我想我们仍是自己激情、生理状况与生物现象的囚徒。这和几千年前的情况没有两样。同时,我们也是所有复杂、且经常是相对的分界的囚徒。我们不断想为自己找一条出路,但又永远为自己的激情与感觉所禁锢。你没有办法抛开它们。
环绕着我们的物,首先囚禁和束缚我们。曾经见过一个淘宝皇冠级买家,超级会员,等级6级17000多分,打败混淘宝的90%以上的用户。冷笑话,据说找女朋友要看对方的淘宝等级,一、二颗星的最好,上砖的都要三思而后行,皇冠级的要慎之又慎。一万多件物品背后的女人,如何从她给自己制造的物的囚笼里解放出来?物的增加、堆积、储存,本身是一种日益增大的压力,会变成压在主人背上的负担。可是,“珍惜生命,远离淘宝”,说说而已,“断舍离”谈何容易,滚滚红尘一步踏入佛系人生吗?我们不过是物质时代的普通人而已,断,会让你如断心绝脉;舍,如让自己失魂落魄;离,更是千丝万缕斩不断。太多太多的牵绊,怎可能轻易打出囚笼?
我们在出生以后,就被囚禁在时间和空间的四维牢笼里。自由奔放的童年有过“黄金瞬间”,但极其短暂很快过去,长大后为社会角色所囚禁,很难坚持做一个有自主能力的个体,年岁渐长,来日无多,更成为心惊胆战中奔赴死亡的囚徒。纠结在当代社会物欲、竞争及因此创造的空前压力之中,每一个人不得不成为人生格子上爬格的棋子。从根本上来说,走不出自己,成为自己圈设的牢笼中的囚徒,这正是当代人生存发展的悲剧式宿命。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