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美文

余秀华(散文,诗歌作品)

余秀华散文
而过去,还是不能问现在挡风
阳光透过玻璃窗晃动在莫雪的发梢上。道北抬起头,那晃动的阳光仿佛停止了一下,他无法判断这停下的时间比他20年的生命更长还是比他此刻,刹那的心思还短,他恍惚了一下。他却记住了自己的恍惚,记得切切实实,以至于20多年以后的今天他还记得。道北坐在莫雪的后面,那时候的世界对他而言就是春天的桃红柳绿,冬天的大风白雪;就是一道道让他着迷于其中的几何题。这是世界预先帮他建立的联系,他觉得把这个联系弄好已经是一件很牛逼的事情。那时候他的世界是平面几何,和课本上的立体几何是不一样的。但是,当他偶然性的这一个抬头,世界的另一扇门已经轰然打开了:他的平面几何变成了立体几何。莫雪发梢上不停晃动的阳光也在不停地改变着这个图形,甚至改变着画下这个图形的墨水的颜色。他的心颤抖着,颤抖得有一点疼了:因为他盯着女孩的头发看了很久,直到她离开,直到阳光落在她空空的桌子上晃动。几个夜晚里,他在床上辗转不安。出现在他脑海里的不仅仅有莫雪发梢上晃动的阳光,还有她走路的样子,说话的声音,还有她的一些小表情。他知道自己喜欢上了这个女孩,仿佛猝不及防地喜欢,仿佛自己都没给自己一个提醒,来不及防备。他为此懊恼,又充满了欣喜。他的目光从课本上移出去了,当他想移回来的时候,已经很不容易,他不停地和自己较量,每一次都是拜给自己,当然他说不清楚另一个自己是不是还是他自己。甚至下雨的时候,他依旧感觉到那样的光还在她的发梢上,不知疲惫地跳动着。这样的跳动让他心慌,也让他有一些心伤。有一天,他实在忍受不了自己。他忍受不了自己这如同隔山隔水的眺望,忍受不了莫雪一动他就要跌进深渊的彷徨。不,我得告诉她,哪怕遭受屈辱,哪怕去死。他字斟句酌地给莫雪写了一封信,用了几个课余时间才写完整。仔细看了几遍,觉得没什么问题,他浓浓的相思通过文字的渲染,似乎更浓烈了。一时间,他觉得把这样浓烈的心交出去几乎是危险的,可是他又这么疼,他没有别的渠道把这样的疼痛消除,与其都是一个死,还不如让自己死得明白。他的白纸黑字把一些彷徨而色彩混乱的情绪码得工工整整,把一种心情化成了一种仪式,他觉得这个仪式是神圣的。黄昏的课间时间里,他留到最后一个出教室,就是为了把这封信塞到莫雪的课桌里去,他把它夹在她的英语课本里,因为晚上就是英语晚自习。他夹得很仔细,如同把一件宝贝转交给另外一个人。转交以后,他迅速转换角色,又成为了一个小贼,做贼心虚似的,迅速逃离了作案现场。、他一路忐忑,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也不知道该在哪个地方停下来,休息一下。但是在哪个地方休息,他都觉得不合适,仿佛被太阳的光跟踪着,虽然傍晚的夕光比他的呼吸更微弱了。有几次,似乎看见了莫雪的影子,但是当那个人走近的时候,才发现根本不像。、如今道北再回想过去这样的场景,依旧有一种恍惚在眼前游荡。那个傍晚玉兰微弱的香气被一圈圈扩大,这样的扩大里会有许多镂空,进来了许多别的事物,或者是星星,或者是比星星更大的宇宙。而这个宇宙却是倾斜的,道北把它扶不起来,也不知道如何去扶,而他自己也跟着倾斜起来。
第一次见面—从伤痛看过去
我多么清楚:伤痛会出现在每一个人的生活里,第一次出现的时候我们会叫喊,惶恐,会对眼前的事物失去信任,同时也对自己产生怀疑。第二次依旧会让人疼,但是却已经被熟悉,虽然仍然会割破我们的身体,灵魂和信仰,但是却渐渐被我们认可,如同一个初生的孩子,最初看见他的时候,对他的眼睛鼻子嘴都会怀疑:它们怎么就如此搭配在一起了呢?它们怎么就如此组成了一个人呢?到了第三次,它的锋芒就收拢了一些,我们知道它会在身体在心灵上造成什么结果,于是宽容它的到来。
但是如果把已经形成的伤害重新展现一次,无论有意或者无意,它的结果都是不可取的,在倾听的人往往是一个盾,我们所受的伤害是一根根茅,我们想把它们放出来,但是却再一次被弹回来,还是射在了自己的身上。可是,一个人在某些时候想把这些茅射出去,不管结果怎么样,至少在某一个时刻让自己的身体和心灵得到清洁。
在郑宏面前,我还来不及思考把这些茅射出去,我还没有准备在这个陌生人面前说出我的委屈。或者,我一直不肯承认自己生活得委屈:因为所有的都是一个人的生活状态,在我很明确地感受到生活在我身上不停运行的时候,我不承认那些侮辱,打骂,折磨就是伤害:没有什么能够阻止我在这个世界上呼吸,期盼,行走和遇见。这些依旧存在,其他的说起来真是微不足道。
而郑宏看出了端倪,对于一个一直透明的女人,她的身上是藏不起秘密的,她的身体太轻,而秘密总是很重,一件秘密附体,她就不知不觉地弯下了腰身。现在我想啊,一个人的秘密能有多大,无非有说不出的尴尬,或者在习以为俗的道德,法律里不能触碰的底线。但是爱,伤害这些情感范畴里的事情,它是多么容易消逝,多么容易忽略,甚至被自己一赌气就关在门外,让它永远不再进来。
第一次与郑宏见面,让他看见的就是我的伤:身体上的伤所暴露的其他就是他的想象和体恤了。这件事后来让我耿耿于怀了一段时间:我不能以一个健康的女人出现在他的面前真是莫大的耻辱,不管后来我们爱,不爱,聚和散,我对那一次见面依旧无法释怀。后来我自己得到了安慰:如果我们是在错误的时间里遇见,那其他的错误就已经涵盖在了其中,既为注定。如果我本身就是一个千疮百孔的女人,以后的日子势必会继续千疮百孔下去,那我还是无法掩盖事实的真相,除非我自己做假。但是做假是一件很幼稚的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我不想在这里浪费。
如果我们是在对的时间遇见了对的人(从一开始我就没有相信过这里有一个是对的,我理智的一塌糊涂,又非得让感性支撑自己在世上胡作非为,我一直以为自己是自己的一个谜,秘密很复杂,谜底一定很简单),那么我泄露的懦弱,不堪,委屈不安也会在他的包容和心疼里我不过是不自己呈现出来,让他一览无遗地看见,他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我就把自己交出去了,剩下的问题就是他的了。
这样也是自私的,就是把他的感受排外了,他虽然在那里,但是我把他放进了一个真空的气泡里。我无法为这样的自私自圆其说,后来的种种事情,他也说过:方席,你是自私的!是的,我如此固执,我就是这个样子,我不屑在你面前伪装,不是因为爱或者不爱,我过于注重了个体的生命形式。
但是这样的自私是最容易被溶解的,在两个人的交往,融合,猜忌和坦诚里,这样的姿态会上升为另外一个感觉:排外!如果你融合了我,就融合了我的自私,它在一个人的身体里太容易遇热而化。
我任由他抚摸我的手,抚摸上面一道覆盖着一道的伤口。我一次次挺立起身体,不让自己化为泥,化为水。我喜欢透过手臂传递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的温柔,它让我沉重于尘世的身体慢慢脱去了羁绊,让许多坚硬的物质慢慢地交融在一起,让我的身体呈现出温热而缓慢的流质。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绕过桌子走过来的,他的手一直握着我的手,我没有看清楚他是怎么走过来的。他看着我,眼神悲悯而温柔,他也许也不知道能够把眼前的这只刺猬怎么办,他知道他无法拔出她身上的刺,他拔了就会有新的长出来,他甚至不知道不能不陪她走一段路,走多远,往哪里走。为什么在一个怯懦的女人面前,会生出一种低低的但是无法根除的无助?
我喜欢他的眼睛,喜欢他眼睛里的风雨和彩虹。现在它如此靠近我,而我在他的瞳孔里真是一颗匍匐的尘,但是没有色彩,这竟然让我安心啊,一个人的眼睛就把另一个人包裹了进去,仿佛就没有了风吹日晒。
唉——,他长叹。然后伸展手臂把我环在了怀里。
一只刺猬被抱住,它的刺本能地刺向他,但是却又过于贪念这怀抱,这温暖,这人间短暂而醉心的靠近。在我27年的生命里,这是第一次被一个人诚心诚意地拥抱,我不知道我的眼泪从什么地方来,从什么情绪里来,但是它肆意飞洒,仿佛能够把一个春天灌醒。
淡淡的烟草味在轻轻地游动,它是一个男人最性感的芬芳。我在他的怀里,感觉身体又小下去了一截,这样的小只是为了他把我没有缝隙地抱住。他的手在我的头发上抚摸着,如同一个父亲对孩子的关照。
我慢慢地探出手去,轻轻环绕在他的腰间,他高大结实的身体传递出信奈,力量,和可以依持的坚定。

余秀华诗歌
听夕阳,共你一醉于暮秋
掐菊为茗,哥啊,我的姿势如此遥远
桃花扇合起的岁月,白露为酒
供我仰起暮秋的日子,饮痛而歌
河的那边,你以一棵树的样子招手
口含云朵的鱼
被水草的枯黄追赶
你的笛声响起,水波里的季候写着天空
—–你要信我啊,信这晚秋的柔
哥,原谅我吧,迟迟不能顺着你给出的路途前行
原谅我贪婪在菊花的词里
和一行雁鸣,一横流水
原谅我把你虚设的影子当成伴侣
举诗为杯,击月而舞
我想以落叶的面容和你说一说已经收割的庄稼
或者,爱情(这个词怀着好意)
相逢的日子在一个城堡的门后
这之前,我们分开旅行
远到忘记
在这样的夜晚里想你,内心安宁
我们把各自的风俗和方言当成礼物
捂热后,互赠
我就用我模糊的言语说话
听懂,请回应我以沉默
听不懂,当我是为你专制的谜语

1.)
多少时间,他坐在深夜,并不指望星空垂下梵音
如今,我朝18世纪的荷兰望过去,那些乌云依然
大群的乌鸦飞过麦地
只剩下一朵向日葵了,不面对太阳,不面对天空和土地
它面对的是我,一个东方古国的乡村女人
一个把绽开和结果浑为一团的人
但是我有异常灵敏的耳朵,在八月,听见一棵向日葵
把千百颗葵花籽变黑的过程。它在苏州式的庭院里
怀揣桂花香的月光
仿佛一场流水,经过黑宝石顶出的凸面
一朵向日葵,在弄清楚自己的族谱以后,就心无旁骛地
用方言说话了
2.)
一棵葵花籽掉出来,就出现一个小窝,不落笔墨
一个人住进去,如同住进另一个人的耳蜗
有反向的风声,反向的阳光,和一种色彩留下的福音
我爱着那个偷窃了我黄金的人,那些时光也一并被他密封在
一个黑色的盒子里了
两千年后打开,依然让人头晕目眩,让人对臃肿的太阳
垂下高贵的头颅
他问候我,我也回馈他:八月,正果,被颠簸过的爱和思想
在哪里都一样啊,在这个星球上,土地不愿意说谎
不愿意一棵渐渐衰败的向日葵为一个企图
左右为难
3.)
当最后一棵籽黑透,它的方向就回到了自身,不再跟着太阳
这是一个智慧的国家。那么多民族,各自的脾气融合在一起
有了向着同一方向的力
这样的早晨,经过一块向日葵地,我们自觉地低下头
在思想的弧度里包括原野之美,之大,之静。之凄婉和辽阔
没有一个人能够得意忘形
一个人在磨墨,祖国的山水是一副泼墨
一棵向日葵也是
仿佛那些阳光,金黄,火焰,疼痛都是能够忽略的
哦,八月。
一个人被葬,一群人被生出来
一个个日子依旧有金黄之色
经过墓园
如同星子在黄昏,一闪。在墓园里走动,被点燃的我秘密在身体里不断扩大,抓不住的火风,曳曳而来,轻一点捧住火,重一点就熄灭我他们与我隔土相望。站在时间前列的人先替我沉眠,替我把半截人世含进土里所以我磕磕绊绊,在这座墓园外剃去肉,流去血然而每一次,我都会被击中想在不停的耳语里找到尖利的责备只有风,在空了的酒瓶口呼啸似的呼啸直到夜色来临,最近的墓碑也被掩埋我突然空空荡荡的身体仿佛不能被万有引力吸住
井台
许多井散落在地里,你若有醉意就无从寻觅。哪一口枯了,风声四起哪一口丰盈,拍一拍就溢出蜜而井台,蛊惑里的善良和敌意让日子一砖一砖扣得紧密漏风,漏雨无非一种象征意义汲水的人消逝于水的自身大地饥渴红衣的女子用乳房一遍遍搽去井台上的几粒鸟粪整个胸堂,都弥漫云的回音
梦见雪
梦见八千里雪。从我的省到你的省,从我的绣布到你客居的小旅馆这虚张声势的白 。一个废弃的矿场掩埋得更深,深入遗忘的暗河一具荒草间的马骨被扬起天空是深不见底的窟窿你三碗烈酒,把肉身里的白压住厌倦这人生粉扬的事态,你一笔插进陈年恩仇徒步向南此刻我有多个分身,一个在梦里看你飘动一个在梦里的梦里随你飘动还有一个,耐心地把这飘动按住
致雷平阳
我以诗人的身份向你致敬,以农民的身份和你握手他年,我流离失所,我就抵挡一辈子的清白沽酒一壶邀你对酌为只为,一只狗在你心头吠过秋风为只为,牧羊的时候,你的孤独,对峙,和解和贪图为只为,一条河弯弯曲曲,只有你清楚他的去向为只为,一个老诗人离去,你在异乡的佛像前长跪,泣不成声多少年来,人若问我在哪里我只能回答他:活着。我没有写过诗歌,你也一样一辈子,我们会遇见多少写诗的人,但是我不相信他们就是诗人而你是。冷冷地看着一条狗死去的你是从容地面对落日西下的你是当你长歌当哭,为一个无法回来的灵魂。你是是又如何?你依然心怀怜悯,独自西行我不过是向你致敬以后,各自营生但是我还是想再一次向你致敬,仅为一个让我在他文字里流泪心莲盛开的人仅为一个甘愿掏出心肺,以血供字的人
那些秘密突然端庄
关于你的生日,爱人,如同苹果的一个秘密这个唯一的日子,你依旧打开秋风,波澜不惊我的叙述一次次被打断,词汇干涩,眼泪盲目而不确切把命运交给夜风,也就交给了你日子还悠长呢,说到绝望有多少矫情哦,你曾经给过我最薄最小的翅膀嗯,我就飞成一只蜜蜂吧,多累,或死在路上也是一肚子甜蜜我想象你点燃的烛火。但是恳请你省略我的想象我已经远远落在第一现场后面我看见的是横店村过于明媚的阳光,和落在伤口边的菊花这些,羞于为礼原谅我又一次无端停顿。你不会意外那么,一口气吹熄所有的蜡烛我的忧伤,绝望,愤怒加上一个词汇就成为美摇晃着。这一天突然地端庄
打谷场的麦子
五月看准了地方,从天空垂直打下做了许久的梦坠下云端落在生存的金黄里父亲又翻了一遍麦子——内心的潮湿必须对准阳光这样的麦子才配得上一冬不发霉翻完以后,他掐起一粒麦子用心一咬便流出了一地月光如果在这一打谷场的麦子里游一次泳一定会洗掉身上的细枝末节和抒情里所有的形容词怕只怕我并不坚硬的骨头承受不起这样的金黄色
我们在这样的夜色里去向不明
1)
这样真好,如同在深山里拨琴听见的是些石头,枯叶。水也不大流了欲断未断后来,人也索然无味,不洗,不道晚安惆怅睡去月色照不照,深渊继续深着我说时光的潭里,下沉的途中我们应该有一些恐惧我说的是应该。这与已经到来,未曾到来的没有关联夜色一次次降临,没有倦意我们怎么对峙,都会蜷曲起来阿乐,这与拥抱的姿势不同,相同的只是一点可有可无的情绪而我们从来没有道过晚安2.)
我一旦安静,就被套上枷锁与时间拔河如果我不饿就会很使力如果我没有吃晚饭,我就赖在地上任由它拖着我如一只不吠的狗结果是一样的,让人欢喜,也忧愁哦,对于另外的人也许不一样他们在火车上去另外的地方背另外的台词一不小心,一语成菅而你,一个小城市的戏子,主持人泥鳅一般困在汉江边困就是成全一个人不应该把江湖之气全部收入看一个城市的目光3.)
动荡的生活和生命是不会褪色的我的向往阿乐,我们都在犯罪我在村庄里被植物照耀你在城市里被霓虹驱赶我们害怕失踪,把自己的黑匣子紧紧抱住哪怕死,也是在自己的血管里我对我的热情和你的冷漠都失去了耐心活与不活真的是另外一件事情只是我们明白无误地存在了好多年真是不可原谅你咳吧咳吧只是不要吐出浓痰4.)
唉,我一直改不了洁癖受不了爱的人在我面前挖鼻屎,吐痰可是一个农民的尸体被挖出来我不停呕吐却还想触摸不停涌来的死亡,我轻飘飘的当然我不会去抓你,阿乐你的存在不是让我去抓而是让我拿起刀子就知道如何去剔但是还是算了吧谁都会越来越轻,何况是你写到这里,突然无语你睡你的,我坐我的春天八千里
我爱你
巴巴地活着,每天打水,煮饭,按时吃药阳光好的时候就把自己放进去,像放一块陈皮茶叶轮换着喝:菊花,茉莉,玫瑰,柠檬这些美好的事物仿佛把我往春天的路上带所以我一次次按住内心的雪它们过于洁白过于接近春天在干净的院子里读你的诗歌。这人间情事恍惚如突然飞过的麻雀儿而光阴皎洁。我不适宜肝肠寸断如果给你寄一本书,我不会寄给你诗歌我要给你一本关于植物,关于庄稼的告诉你稻子和稗子的区别告诉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胆的春天
手(致父亲)》
我要挡在你的前面,迎接死亡我要报复你——乡村的艺术家,玩泥巴的高手捏我时捏了个跛足的人儿哪怕后来你剃下肋骨做我的腿我也无法正常行走请你咬紧牙关,拔光我的头发,戴在你头上让我的苦恨永久在你头上飘让你直到七老八十也享受不到白头发的荣耀然后用你树根一样的手,培我的坟然后,请你远远地走开不要祭奠我不要拔我坟头新长的草来生,不会再做你的女儿哪怕做一条余氏看家狗
日记
我仅仅存在于此
 蛙鸣漫上来,我的鞋底还有没有磕出的幸福 这幸福是一个俗气的农妇怀抱的新麦的味道,忍冬花的味道 和睡衣上残留的阳光的味道 很久没有人来叩我的门啦,小径残红堆积 我悄无声息地落在世界上,也将悄无声息地 隐匿于万物间 但悲伤总是如此可贵:你确定我的存在 才肯给予慈悲,同情,爱恨和离别 而此刻,夜来香的味道穿过窗棂 门口的虫鸣高高低低。我曾经与多少人遇见过 在没有伴侣的人世里 我是如此丰盈,比一片麦子沉重 但是我只是低着头 接受月光的照耀
苟活
  每天下午去割草,小巫跟着去,再跟着回来  有时候是我跟着它  它的尾巴摇来摇去  这几天都会看见对面的那个男人割麦子  见着我一脸谄笑地喊秀华姑娘  我就加快割草的速度  好几次割破了手指  这个上门女婿,妻子疯了20年了  儿子有自闭症  他的腰上总是背着个录音机  声音大得整个冲子都听得见  我的一只兔子跑到了他田里,小巫去追  但是他的镰刀比狗更快  他把兔子提回去以后 小巫还在那里找了半天
溺水的狼
  一匹狼在我的体内溺水,而水  也在我的体内溺水  你如何相信一个深夜独坐的女人,相信依然  从她的身体里取出明艳的部分  我只是把流言,诤言都摁紧在胸腔  和你说说西风吹动的事物  最后我会被你的目光蛊惑  掏出我浅显的一部分作为礼物  我只是不再救赎一只溺水的狼  让它在我的身体里抓出长长的血痕  你说,我喝酒的姿势  多么危险
  下午,摔了一跤
  提竹篮过田沟的时候,我摔了下去  一篮草也摔了下去  当然,一把镰刀也摔下去了  鞋子挂在了荆棘上,挂在荆棘上的  还有一条白丝巾  轻便好携带的白丝巾,我总预备着弄伤了手  好包扎  但10年过去,它还那么白  赠我白丝巾的人不知去了哪里  我摔在田沟里的时候想起这些,睁开眼睛  云白得浩浩荡荡  散落一地的草绿得浩浩荡荡
  横店村的下午
  恰巧阳光正好,照到坡上的屋脊,照到一排白杨  照到一方方小水塘,照到水塘边的水草  照到匍匐的蕨类植物。照到油菜,小麦  光阴不够平整,被那么多的植物分取  被一头牛分取,被水中央的鸭子分取  被一个个手势分取  同时,也被我分取  我用分取的光阴凑足了半辈子  母亲用这些零碎凑足了一头白发  只有万物欢腾  ——它们又凑足了一个春天  我们在这样的春天里 不过是把横店村重新捂热一遍
  我的身体是一座矿场
  隐藏着夜色,毒蛇,盗窃犯和一个经年的案件  暴露着早晨,野花,太阳和一个个可以上版面的好消息  五脏六腑,哪一处的瓦斯超标  总会有一些小道消息  怎么处理完全凭一个绑架者给出的条件  他住在村子里,不停地吸烟  这是一座设备陈旧煤矿,黑在无限延伸  光明要经过几次改造,而且颜色不一  我会在某个塌方前发出尖锐的警告,摇晃着蛇信子  那些在我心脏上掏煤的人仓皇逃出  水就涌进来  黑就成为白  袒露着虫鸣,月光,狐狸的哀嚎和一个经年的案件  隐藏着火焰,爱情,和一土之隔的金黄  总有人半途而退  一个人往里面丢了一块石头  十年以后 就听到了回声
  淡青
  起雾了。我踌躇着在北山脱下尾巴  在子时之前翻过山头,与一经野花达成共识  让我比它们的香味先到  那时候你拨了拨蜡烛,以袖口挡住  屋檐的风  假如你满屋的书香还没有迷惑我,那一定是  你一身青衫  我怀疑它收拢了我一辈子的烟色  我一个恍惚,就是今生今世 我在江西,你在江东,大雾茫茫

  小雪漠漠
  诗歌里的柳絮,生活里的食盐  我一撇嘴,你就快速抽烟  365天里,你大部分是黑的  我也相信这样的黑,和晨起时候的灰  而如果你今天不穿上那件毛衣  雪 为什么要下呢

  活着
  不堪。累赘。孤独。绝望……我再无法有个清白的人生啦  哦,背叛,背叛。从开始到现在  没有人说:余秀华,因为我,你要好好的  贞洁是多么可笑,多么讽刺,却还是让我一次次哭  但是一定有一根稻草一次次打捞起我  一次次从我身体里掏出光亮,放在我眼前  让我安静的时候写诗  穷苦的时候流浪  让我对路过的人和灯持永恒之爱  让我总是在该掏出匕首的时候掏出花朵  让我在能够申辩的时候坚持沉默  即便如此,这世界还是没有给我一个春天  即便如此,我今天还在,打算喝一点酒后 去风里转转

  对话
  他在篱笆边,一声咳嗽,火苗般挂在牵牛花藤上  春天在荒原那头,与她隔着一个招呼  真的,不知道他怎么到这里的,一场雨水还挂在  马车上。如果是坐火车  却看不到经过隧道时他脸上的夜色  她搅动勺子,玻璃杯被碰响了一下  没有谁听见,除了她  他又咳嗽了一声,拨动了一下火苗  春天在荒原那头,与她隔着一个手势  一只黄鹂在女贞树上,呼唤一朵云落下来  他不知道她是个哑巴 把春天裹进心里了,就不会说出来

  在荆州古城上
  向外望,车水马龙。向里望,熙熙攘攘  而姐姐,在我望向你的时候,我确定:此刻,存在  我们不停地走,黄昏欺近,却发现,又回到东门  小小的惊恐摁回内心:我们在历史的隧道里回到原点  一定是幻觉  “荆州城”字未褪色。仿佛等着时间一回头  就能找到它。它说:我在,一直在,永远在  我从来不怀疑历史的颜色就是这城墙砖的颜色  我相信此刻每一块砖里都有烧沸的霞光  姐姐,抱抱我。如抱住护城河里的一片水  一片水里一棵柳的倒影  一棵柳的倒影里刚刚飞走的燕子  姐姐,此刻的春天让我饱含热泪  我如一滴水回到一条河,一块砖回到一个城  当初刘备三借荆州,关羽千里走单骑  历史的潮流从四面八方向这里滚滚而来  英雄辈出的平原上,一眼望去  姐姐,我想紧紧抱住城头,不让风把我带走  而今世,他们一定魂落古城  在旖旎春光里,等我辨认  瓮城里,有人卖葫芦丝,戏服  这景象让人感慨又着迷:我们都有一个瓮,自入其里  姐姐,如果我吹起葫芦丝,而你穿上戏服  一曲奏完,一舞终了  我们躺在古城上,渐渐化进城墙  而无人看见 姐姐,你可认可这样的幸福
你没有看见我被遮蔽的部分
春天的时候,我举出花朵,火焰,悬崖上的树冠但是雨里依然有寂寞的呼声,钝器般捶打在向晚的云朵总是来不及爱,就已经深陷。你的名字被我咬出血却没有打开幽暗的封印那些轻省的部分让我停留:美人蕉,黑蝴蝶,水里的倒影我说:你好,你们好。请接受我躬身一鞠的爱但是我一直没有被迷惑,从来没有如同河流,在最深的夜里也知道明天的去向但是最后我依旧无法原谅自己,把你保留得如此完整那些假象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啊需要多少人间灰尘才能掩盖住一个女子血肉模糊却依然发出光芒的情意
余秀华,1976年生于湖北省钟祥市石牌镇横店村,诗人。
余秀华因出生时倒产、缺氧而造成脑瘫,使其行动不便,说起话来口齿不清。高中毕业后,余秀华赋闲在家;2009年,余秀华正式开始写诗;2014年11月,《诗刊》发表其诗作;2015年1月,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为其出版诗集《月光落在左手上》;同年2月,湖南文艺出版社为其出版诗集《摇摇晃晃的人间》。2015年1月28日,余秀华当选湖北省钟祥市作家协会副主席。2016年5月15日,余秀华的第三本诗集《我们爱过又忘记》在北京单向空间首发。
2016年11月1日,在湘阴县举行的我国第三届”农民文学奖”颁奖典礼上,余秀华获得了”农民文学奖”特别奖,并获得了10万元奖金和诗一样的颁奖词。1998年,余秀华写下了第一首诗《印痕》,截至2015年1月,余秀华已写了2000多首诗。诗歌主题多关于爱情、亲情、生活感悟,以及她的残疾和无法摆脱的封闭村子。人生的疼痛和残缺成为她创作的心灵之源。

投稿诗歌一次需四首以上,散文不少于1500字,凡投稿经筛选后以精品发表,信箱784052659@qq.com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