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美文

朗诵/夜来幽梦忽还乡


点击关注 | 文学依然神圣
文苑天栏地
夜来幽梦忽还乡
文/张优
小楼昨夜听春雨,昨夜的春雨湿湿的,凉凉的,绿绿的,雨声如雾霭般包围睡梦中的我和先生,包围着这座楼,包围着这夜间的城。
在这碧绿春雨的环绕中,我再次于梦境中回到了那小楼,那老屋,那个每年总会偶尔在梦里出现的地方。
我父母都来自农村,可惜的是,我们并没有农村里那种独栋的带院子的房子,我记得父母第一次买房子,是在县城边上买了一座六层小楼中的某单元的一楼。
一楼的不幸我到现在都记得,有一幕是这样的,家里积了到脚踝那么深的水,水中漂浮着可疑物,父母急的跳脚,我却在体验蹚水的快乐……
一楼的幸运我更是永生不忘,那就是屋后面有一块小小的地,每一户一楼的人家都可以自由支配。
昨夜,母亲带着我,开着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在门房汤爷爷疑惑的目光下,重新回到了小楼的院中。母亲下来和汤爷爷打招呼,然后他们聊了起来,我则转到楼的后面,又看到我的那块地,它虽然荒废了,但毕竟还在,邻居们的地里,依然是姹紫嫣红,美丽的很呢。
那时候父母都要上班,母亲每天把米放在电饭锅里,我放学回家插上电把菜一热就可以吃了,吃过饭的我,就转到楼后,开始研究我的地,毕竟,那时候所有邻居家的院子里都是姹紫嫣红,种满各种美丽绝伦的花草,眼馋的我便自己拿了什么东西翻了地,可是种什么呢,我种了几颗花生,好像没多久,的确长出小花生来,挖出来吃了,甜滋滋的,味道还不错,渐渐的我的小院子里便种上了一些不知哪里讨来的最普通的花儿,我记得先是有太阳花,小小矮矮的,叶子肉肉的满是水分,太阳出来就开花,太阳下山就谢了。
那时候感谢邻居们,给了我一些她们的花种,于是我的小院子一天天丰盛起来了,我还跑到附近九冶厂的中心花园里偷花种子,那个小花园只有每天中午和下午才开门,但是我却可以如入无人之境,因为大门的栅栏有一处比我的头宽,轻轻松松就钻进去,还被看花园的老头逮了一次,我心里不平急了,因为我压根没有摘花或是干什么的啊,我只是到处找花种子,然后摘下来种到我的小小地里。
但我肯定也是偷过花的,偷的就是某一大路旁成片栽种的一串红,其实该叫一串紫才对,一串红的小花里有一个长长的小嘴嘴,拔出来一吸是甜的,我们小孩子都喜欢吸,一串红的花明明是鲜红鲜红的,可是有一阵我突然发现路边居然有那种蓝紫色的一串红,我觉得应该叫一串紫,那么美丽的颜色,那时的我简直看的发呆了,最后忍不住强烈的冲动偷偷的挖了一株,回去栽在我的小院子里,从此爱若珍宝。
有一阵外婆来家里住,我鼓动外婆帮我四处搜拢花草,外婆在荒地上挖了不少野萝卜回来,当然,野萝卜花到现在倒蛮流行的,还有一个洋气的名字“安妮皇后的蕾丝”,但那时我是看不上的,于是外婆给我们炖了不少野萝卜汤喝。
有一天外婆很激动的告诉我,她又在荒地里发现一棵夜来香,我高兴坏了,邻居家有夜来香,我从来都是眼馋,二话不说我们拿上工具就去了,到了之后却发现又是一种淡紫色的野花,我怀疑是有毒的曼陀罗,虽然上小学的我也不知道曼陀罗究竟长什么样,而夜来香明明是黄色的,终于沮丧而归。
但我究竟还是有过一株夜来香的,怎么得来的我忘了,只记得每到黄昏的时候它就开花,我就坐在小小院子里,开心得意极了。
我还种过一些菊花,当然,不是邻居家那种硕大且五颜六色让人看着就发狂的美丽菊花,是那种普普通通的小黄菊,小黄菊健壮的成长着,茁壮的花茎,绿绿的嫩叶,看着喜人的很,但是当小黄菊刚刚长出小小花蕾的时候,突然间枝头锈满了红褐色的小虫子,眼看我的小黄菊不行了,我于是采用了原始杀虫法,用手去捏,不知捏死了多少虫子,总之枝头一片褐红惨不忍睹,我的手一片褐红,但是我的小黄菊究竟是开花了,于是这都不算是什么。
我还种过一棵瓠瓜,忘了是种的还是自己长起来的,总之我拿竹竿给它搭了个架子,它便顺着架子爬到了我家的防盗窗上,很快便整个的覆盖住了窗子。瓠瓜也生虫,可这我就没法子了,那么大那么高我捏也捏不到,但是幸而很快它开花了,然后结出一个个健壮的小瓠瓜,小瓠瓜长大了,那么大那么大,让我几乎怀疑那细细的茎怎能承受的住,然后瓠瓜就成熟了,母亲摘了下来,自家吃不完,还送人了好些,那些瓠瓜炖汤真好吃,那么清甜,是我永远忘不了的味道。
昨天晚上,那个房子的门突然开了,我从后门进去,我的小床什么的都还在,爸爸妈妈回来了,为了庆祝搬回去,我做了啤酒鸡翅给大家吃,邻居们也都过来,我边动着锅铲边开心极了,得意极了。
我还记得母亲大着肚子忙里忙外,记得我和她睡觉的时候背靠着背,腿缠着腿,我记得弟弟出生了,慢慢长大,两三岁的时候,我给他涂上红嘴唇,穿上我的小裙子,他在后面四处乱跑我哈哈大笑时的情景,我记得,有人送了一只鸡给母亲养身体,母亲便在后院里养着,后来鸡吃了老鼠药什么的死了,我特别难过,便在作业本上写了一首诗,下课出去上厕所,回来的时候,同桌坐在讲台上拿着我的本子说,现在,我们开始给一只鸡开追悼会……
记得背弟弟去上幼儿园,他傻乎乎的,我唱歌给他听,我唱“快乐老家,偷一根头发”,唱一次他笑一次,唱一次他笑一次,仿佛这两句通着他的笑穴,仿佛这是世上最好笑的事情……
记得楼道里的灯是触摸式的,但是很快就被不明就里的人把按钮按了进去,于是我的手每次都伸进开关里摸,终于是触电了……
记得家不远处的医院旁有一条路,短短的路两旁种有法国梧桐,那条路很少有人走,每次我走那条路,夏天两边的绿叶合拢,秋天会有落叶飘下来,安静极了,泰戈尔的“死如秋叶般静美”,我想我就是在那条路上领会到的,那是我见过最美的路,是我多年的小秘密……
小楼昨夜听春雨,今晨,我在雨声与清脆的鸟叫声中醒来,这篇文章是在梦里完成的,于是我将它记了下来。
作者简介:
张优,网名践行者优优,喜爱文学、哲学、心理学、音乐……年届三十,自觉光阴蹉跎,常以文字自省,每有读者反馈,初惶恐,后欣喜,再后愈益坚信文字之力量,于此平台与诸君共勉!
诵读者简介:
汤红梅(大脸猫),中华诵读联合会会员。热爱生活,乐观向上。诵读深情细腻,温婉感人,用好声音扣动心扉。
【投稿说明】
欢迎投稿至邮箱:1004961216@qq.com
如有疑问可在后台留言询问
欢迎关注浅海文苑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