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美文

【新诗刊】张聪;嘿!老头儿!

《嘿!老头儿!》
嘿!老头儿!
你用手捏了你的房子
捏了你的良善、你在山顶的沉默与心扉
夜色里
山下人们围着昏暗的灯光、
使劲啃食彼此的灵魂
你只有月亮
走进你破旧的窗户
月光吻了你的额头
吻了你额头上深深浅浅的皱纹
嘿!老头儿!
你的猎狗睡在你破旧的木床边
它的梦由白天的图像组成
它把猎物送给你以讨你的欢喜、
你的抚摸、你的呢喃
你的一群小山羊
从一块岩石跳到另一块岩石
生命历经无数次的起落
最后不落也不起
归于自然平静的心脏
山坡下流过的那条溪水
从山的心海溜出来的精灵
你们在她任性的追逐里
得到了生命原始的力量
嘿!老头儿!
风等在门外面
风,你唯一的朋友
你唯一的朋友
几十年如一日
一日如几十年
今夜,夜色再也拉不住流浪的心情
你将坐在你朋友的船
翻过前后左右的山岭
然后由着性子四海去流浪
嘿!老头儿!
山,一群桀骜不驯的野马
野性十足的牲畜
你是山的牧者
高的、低的
有名儿的、没有名儿的
曾经都有你的一份执着
现在也有你的一份执着
如今你执着不再执拗
你明白山那边还是山
年华的脚步永远跑不赢万丈雄心
你坐在一座山
拥有另外一群山
嘿!嘿!山是你的、山是你的!
聪明的老头儿!
《麦子的故事》
我在秋日的麦地
拾起一双灰色的鞋子
一只装着庄子的饥饿
另一只装着庄子的逍遥
我在另一个秋日
穿着它
回到遥远的故乡
回到故乡的故乡
父辈古老的麦地
金子般的麦穗
风中摇曳
正待收割
锈迹斑斑的镰刀
父辈在他的父辈那里
继承的用以收割饥饿的铁块
我用它在磨刀石上
磨了三天三夜
它像宝剑寒光凛冽
我将它勒在我黑色腰带上
将它带到以风为马的九月的麦城
那麦城空无一人
无人欢喜、悲切或空唱
只有我
虔诚的收割者
拼尽毕生力量
拾掇悲伤的麦子
从田东到田西
田南到田北
我整整用了七个夜
割成的麦子
堆成七座山
至少有七只夜鸟
偷窃我的麦子
也有七把野火
要烧尽我的麦子
五个稻草人
他们坐在麦地四角
坐在麦地中央
他们的头
永远朝向他们的右手
朝向右手的一轮月亮
月亮的另一面
我的父辈
在一个暴风狂雨的夜晚
借助火焰的光芒
正从一群凶残的野兽那里
抢回属于自己的粮食
《从来……》
我从来就走了两步路
一步叫今天
另一步叫明天
一步在晨曦里迈开
一步在春雨里待发
我从来就去了两个地方
一个叫故乡
另一个叫远方
一个停落在记忆深处
一个栖息于梦的枝丫
我从来就欣赏两段风景
一段叫童年
另一段叫老年
一段山清水秀
纯洁如雪
一段落霞孤鹜
寂静如山
我从来就喜爱两种事物
一种叫寒兰
另一种叫孤云
一种于山谷
春去秋来
花开花谢
一种于树梢
叶绿叶落
云舒云展
当我站在雄峰之巅
风清月朗
当我盤坐天际
独沐夕阳
当我身临繁华
云雾缭绕
当我身处闹市
淹没于人潮
我从来就有两个人生
一个叫小生
另一个叫众生
一个成就人的欢喜
一个成就佛的慈悲
本人简介:张聪,彝族。彝族名字:阿克艺哈。出生于1986年4月9日。毕业于西华师范大学,学历本科。现任教于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一所高山村小学。
订阅须知:
新诗刊全年120元,季刊,包括邮费。
请在中国银行办理,打款后发短信告知总编辑13834198102。
新诗刊卡号:6217858100000592936刘海女(收)
      6210981690000182378刘海女(收)
敬请关注
主编邮箱:893843893@qq.com
苏苏编辑:3343641161@qq.com
新诗刊官方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3737131415
投稿须知:
投稿时,作品不少于8首,照片不少于3张,附带个人简介。
微信号:sxszxsk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