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祝福语

清朝收复新疆,沙俄是什么态度?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字数:字数2285,阅读时间:约5分钟
历史提问清朝收复新疆,沙俄是什么态度?
1876年4月27日,当六十四岁的老英雄左宗棠一声令下,经过艰苦准备的大清西征军隆隆西进,中国近代史上意义重大的“收复新疆”战争正式开打时。大清朝的朝堂上,依然是一片惶恐不安的“唱衰声”。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此时盘踞新疆大地,各种耀武扬威的阿古柏匪帮,不过跳梁小丑。阿古柏背后的“庞然大物”沙皇俄国,才是这场恶战的拦路虎。
早在19世纪中叶时,流放新疆伊犁的禁烟英雄林则徐,就曾发出一声惊呼:“终为中国患者,其俄罗斯乎”。也正因这样的忧思,后来获准“回乡调治”的林则徐不顾病痛劳顿,坚持在途径长沙时停留下来,与还是当地青年俊才的左宗棠彻夜长谈,将未来西北的国防大事倾心托付。不到二十年时间,他这声忧思,更以悲剧的方式应验:沙俄扶持的阿古柏匪帮趁虚而入,在新疆建立“哲德沙尔汗国”,中国领土新疆,丢了!而在阿古柏匪帮肆虐新疆的年代里,沙皇俄国更扮演了特殊的角色:在新疆做着土皇帝的阿古柏,一边抱着英国土耳其的粗腿,一面又钻进沙皇俄国的怀抱,他与沙俄签订了五项“贸易协议”,叫沙皇俄国获得了在新疆的贸易军事等种种特权,俨然成了新疆的“太上皇”。贪心不足的沙皇俄国,又独自出兵侵占了伊犁地区。广袤的中国西北,眼看就要被咬去一块。
如此特殊背景,也叫清王朝的好些高官,开打前也惴惴不安。某些“洋务运动精英”还玩起了“精神胜利法”,大肆鼓吹“新疆不复,于肢体之元气无伤”。也就是“丢个新疆没什么大不了”。左宗棠及其心腹爱将们,也受尽了各种污蔑中伤。战事开打后,沙俄官方也开始了滑稽表演:一边给清政府施加压力,一边给阿古柏趁火打劫,甚至计划抢在清军到来前,火速出兵夺取南疆。对这“如意算盘”,肩负“林则徐前辈”期待的左宗棠,只是冷冷回怼了一句话:“俄人不能逞志于西北, 各国必不致构衅于东南。”“精神胜利”没有用,退让更不是办法,只有把沙俄的狼子野心彻底打下去,才会有真正的和平。于是,进军新疆的西征军,这支号称“湖湘子弟满天下”,云集了汉满回各族热血铁汉的精兵,开始了狂飙突进般的战斗速度。就是在沙俄盘算“趁火打劫”间,盘踞新疆各地的阿古柏匪帮,就被打得灰飞烟灭。先前受尽荼毒的新疆各族百姓也纷纷行动起来,“军行所至,或为向导,或随同打仗,”甚至“相望于道”,含泪迎接西征军的到来。仗打了才一年,得到沙俄不停“打气”的阿古柏,就在惊惧中自杀。1878年1月,除了沙俄占据的伊犁大地外,新疆全境已尽数收复。沙俄“抢占南疆”的图谋,也随着西征军的快速进兵,成了纸面上的荒唐梦。但也正是在这时,一直躲在幕后的沙俄,彻底露出了獠牙:伊犁不还在我手里嘛。之前沙俄抢占伊犁时,打出的旗号是“代为收复”。此时新疆大部分地区已光复,沙俄却死赖在伊犁不走。虽然前线浴血奋战的左宗棠,疾呼“非趁此兵威,迅速图之”。但诸多“大清高官”们,却是软骨头病再发作。前方伊犁谈判的晚清官员完颜崇厚,这位曾以“电线杆破坏风水”高论赢得“清流”喝彩的“晚清名臣”,谈判桌上被沙俄一闹二咋呼,手一哆嗦就签了臭名昭著的《里瓦基亚条约》,白白割出了北疆大片国土。
沙俄侵占西北形势图这坑爹条约送回来,立刻引得举国愤怒。但先前某些鼓吹“新疆不复,于肢体之元气无伤”的“洋务运动精英们”,这下又跑来打圆场:条约是吃点亏,可毕竟咱们签了字嘛,该执行还要执行,事关国际信誉嘛。而以左宗棠为代表的,正在新疆苦战的将士们愤怒了。数万大军跋山涉水,就是为了这坑国坑爹条款?依然还是左宗棠,一封奏折戳穿沙俄“其诡谋岂仅在数百里土地哉”的险恶用心,更把沙俄“占我土地 , 诱我部落 , 势不至化中为俄不止”的画皮剥得淋漓尽致:一旦这条约生效,大清可不止吃亏的事儿,沙俄将以这条款为跳板,在中国西北持续煽动暴乱,步步侵吞我国土。中国西陲,从此将永无宁日。也正是在这样决绝的坚持下,“软”惯了的清政府终于硬气一回,派出著名外交家曾纪泽重启谈判。据理力争的左宗棠,随后更上演了震撼一幕:他的西征大军三路出击,对盘踞伊犁的沙俄侵略军,形成了迂回包围。他在给朋友的书信里,更一句话道出了那一刻的豪迈:“壮士长歌,不复以出塞为苦”。为收复国土,他不惜搏命一战。此情此景,叫作为侵略者的沙俄,以及“看风景”的英法列强,都是连呼意外:自两次鸦片战争挨了打后,大清朝,什么时候变这么硬气了?于是,一度也气焰熏陶,甚至派出黑海舰队侵扰中国沿海的沙皇俄国,终于无奈让步了。历经艰苦磋商,1881年2月,《中俄伊犁条约》正式签署,虽然清王朝已然失去了七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却夺回了本已是沙俄囊中物的伊犁九城。复盘全过程就知道,这是落后挨打多年的晚清王朝,难得一次硬气的向列强“说不”。更是近代中国卫国战争史上,一场无比艰苦的胜利。在这场博弈里硬气到底的左宗棠曾纪泽们,也得到了超越国界的尊敬。与曾纪泽在谈判桌上“唇枪舌战”的沙俄谈判代表格尔斯,叹息“我们的示威没有使他(曾纪泽)害怕”。亲历收复新疆战役的德国学者福克,感慨左宗棠“忠正丹心,中西恐无其匹”。英国学者包罗杰更以一句至高评语,称赞这场收复新疆国土的伟业。
“一支由中国人领导的中国军队所曾取得的最光辉成就。”一个多世纪后,重新回看这其中的波澜壮阔,不变的是一个硬道理:撑起一个国家尊严的,永远是自信的骨气与自强的实力!参考资料:《屈辱的岁月,奋斗的征程》、梅毅《清朝真史》、赵春晨《左宗棠与中俄伊犁交涉》、陶文钊《沙俄侵略者与阿古柏》往日文章回顾:李广历经三朝,敢打敢拼胆识过人,却独独缺少一点运气哪些事情让你觉得山东人是真的实在?《鬓边不是海棠红》背后,是你所不知道的梨园往事有在看吗?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