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美文

浅谈凤姐服装之“秀”

你的一诺又上线啦!最近在学校里继续隔离,完成了手工的作业,画画喜欢的素描,还会和舍友一起看甄嬛传,然后上课做作业运动不限循环。生活就是这样吧,忙碌又充实,偶有不顺,常有欢喜。
(很喜欢画树? 因为很喜欢三毛的那首诗吧)
真的好想写旅行游记或者美食探店啊啊啊!因为出不去,所以只能和大家分享我写的一些文章,希望能带给大家一些新奇的思考。
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有关《红楼梦》的内容!我觉得这篇写的文章很有意思,所以和大家一起分享~文字有些长,需要耐心哦!请多多指教(鞠躬??♀?)
浅谈凤姐服装之“秀” 宗一诺
堪称中国古代文化大观园的《红楼梦》,服饰文化简直是美妙绝伦,曹雪芹江宁织造的出身,给小说文本中带来了大量关于服饰样式、色泽、质地、纹理、花色等等的细致描述。衣着的色彩不仅能反映出一个人的品性与气质,其材质、纹饰、面料等方面还可以分贵贱、别尊卑。
通读红楼,喜欢的人物有很多,但令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那个让人又爱又恨又羡又怜的“凤辣子”,也许是因为高中上课模仿凤姐朗诵课文满堂喝彩,也许是因为她的性格太过鲜艳夺目,作为《红楼梦》中对其服饰描述最多的女性,我将选取三套比较感兴趣的服饰,浅谈凤姐服装之“秀”。

第一套 第一次见黛玉之时—张扬辉煌
这是黛玉初进贾府时,王熙凤在书中的“首秀”,这篇目的主人公本是黛玉,但在此回目中,作者对黛玉的衣饰着墨极少,对凤姐的服饰的描写却浓墨重彩,作了相当细致描述,那么凤姐首秀,秀出来的是什么呢?(一语未了,只听后院中有人笑声,说:“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黛玉纳罕道:“这些人个个皆敛声屏气,恭肃严整如此,这来者系谁,这样放诞无礼?”心下想时,只见一群媳妇丫鬟围拥着一个人从后房门进来。这个人打扮与众姑娘不同,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宫绦,双衡比目玫瑰佩;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裉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起笑先闻。黛玉连忙起身接见。贾母笑道,“你不认得他,他是我们这里有名的一个泼皮破落户儿,南省俗谓作‘辣子’,你只叫他‘凤辣子’就是了。节选自—第三回 贾雨村夤缘复旧职 林黛玉抛父进京都)(金丝八宝攒珠髻:这是用金丝镶嵌玛瑙碧玉等各种各样的珠宝制成的珠花发髻。朝阳五凤挂珠钗:是一种分出五股支钗的长钗,每支口衔一串珍珠的凤凰,是插在发髻上的钗头凤。赤金盘螭璎珞圈:是由珠玉联缀而成,状如盘曲蛟龙的金色项圈。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褃袄:是一件在大红段子上用金线绣着百只蝴蝶穿花图案的做工精致的紧身袄。褃,指上衣前后两幅在腋下的合缝处。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是一件青灰色的衣料上有各种丝质图案、衣里是白鼠皮的褂子。刻丝,在丝织品上用丝平织的图案,与凸出的绣花图案有所不同。:翡翠撒花洋绉裙,即翠绿色的绸缎上点缀着小花图案的裙子。洋绉:就是一种薄而软微带自然皱纹的春绸。)(大家感兴趣可以自己找图片观看哦!反正我是被惊到了)
凤姐之秀一秀张扬。
黛玉初进贾府,众人都是敛声屏气、恭肃严整,而唯有那个迟到者凤姐却以一种放诞无礼的方式出场—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外露张扬之气扑面而来,而其服饰的颜色也与其这样的性格配合出场。比如大红洋缎窄褃袄,红色历来被视为热情奔放的颜色,宝玉是红楼梦里最爱红色的,像我们的中式婚礼女方旗袍也是以大红色为主调,鲜艳张扬而又热情奔放。凤姐以这样鲜艳而热烈的大红色窄褃袄作为主色,闪闪发光的金丝珠髻、赤金的璎珞圈,与豆绿宫绦、浅粉色的玉佩、撒花的裙摆交相辉映,颜色丰富而又明艳,一下子就抓住了在场所有人的眼球。再次从材质来看,凤姐的佩饰和衣料涉及金、玉、珠、洋缎、皮草、洋绉(也就是丝绸)等等,都是很高级的材料啊。从纹饰、样式来看,朝阳五凤、赤金盘螭、缕金五彩刻等都是工艺复杂、制作考究之物,曾经在博物馆看过类似样式,当真是及其考究之物,果然是在封建时代的贵族。看,一身张扬鲜艳又考究的服饰,凤辣子的气场多足啊。
凤姐之秀二秀聪明。
我们现代人见家中的重要亲戚,也会好好着装整理一番,自然不会穿着睡衣就见客,所以不同的场合要有不同的着装,既显得自身得体,又是对别人的尊重。
在黛玉初进贾府时,凤姐着正装出席的,头饰精致、衣服华贵,显得非常重视。是因为聪明的凤姐非常清楚,黛玉作为贾母唯一的外孙女,身份是非常尊贵的。对黛玉的重视,就是对贾母的尊重;对贾母的尊重,就能得到贾母更多的认可,凤姐在贾府的地位就会更稳固,聪明的凤姐把账算的清清楚楚。(但也许这也可能只是我的妄自揣测。)
第二套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 —奢靡艳丽
凤姐和刘姥姥是地位悬殊的两个阶层的代表,一个是富贵家族的管事少奶奶,一个是连温饱都难以保障的穷苦农民,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么这一次的“秀”,凤姐秀出的是什么呢?
(“只见门外錾铜钩上悬着大红撒花软帘,南窗下是炕,炕上大红毡条,靠东边板壁立着一个锁子锦靠背与一个引枕,铺着金心绿闪缎大坐褥,旁边有雕漆痰盒。那凤姐儿家常带着秋板貂鼠昭君套,围着攒珠勒子,穿着桃红撒花袄,石青刻丝灰鼠披风,大红洋绉银鼠皮裙,粉光脂艳,端端正正坐在那里,手内拿着小铜火箸儿拨手炉内的灰。平儿站在炕沿边,捧着小小的一个填漆茶盘,盘内一个小盖钟。”节选自第六回— 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紫貂昭君套:是明清贵妇头上的饰物。用条状貂皮围于髻下额上暖额,如帽套。樊彬《燕都杂咏》诗注:“冬月闺中以貂皮覆额,名”昭君套“。相传为昭君出塞时所戴,故称昭君套。攒珠勒子:攒珠,就是把珍珠穿在金银线上,然后盘缀在勒上的一种装饰物。勒子,就是套在额头上遮住两个耳朵,用以御寒的额饰。)
凤姐之秀三秀奢糜
这次的服饰没有了金、宫绦、玉佩等极华贵的是饰物,上衣的颜色也由鲜艳的大红换成了温柔的桃红。可是即使这样平常的穿戴,还是有皮草、刻丝等华贵之物,足见封建社会富贵家族日常生活的奢靡,也也是贾府衰败不可忽视的因素。即使身着普通寻常的家居服,高档程度也让刘姥姥瞠目结舌,更把板儿吓的“躲在背后,百般的哄他出来作揖,他死也不肯”,更从侧面看出服饰穿戴之奢靡。
一边是已近暮年的老妪还在为一口饭食,低声下气的来求人;一边是不用劳动便可锦衣玉食、奢华享乐的富家少太,阶级差别之大,令人嗟叹。
凤姐之秀四秀势力。
在着装风格上,凤姐的服饰是“家常”风格的,因为此时她是以主子的身份出现,是她高高在上的主场,不用刻意的打扮也是优越感十足的,这种随时随地流露出的势力,也表现出她“见人下菜碟”势利。(当然,如果用褒义词的话叫有分寸感,但在这里我更愿意用势力来形容,可能更符合人物形象。)

第三套 与尤二姐初次见面—素色心机
(“至门前,凤姐方下车进来。尤二姐一看,只见头上皆是素白银器,身上月白缎袄,青缎披风,白绫素裙。眉弯柳叶,高吊两梢,目横丹凤,神凝三角。俏丽若三春之桃,清洁若九秋之菊。周瑞旺儿二女人搀入院来。尤二姐赔笑忙迎上来万福,张口便叫:“姐姐下降,不曾远接,望恕仓促之罪。”说着便福了下来。凤姐忙赔笑还礼不迭。二人携手同入室中。”节选自第六十八回 —苦尤娘赚入大观园 酸凤姐大闹宁国府)
在我们的思维定式里,正房见小三,正主见情敌,肯定要打扮得不说光彩照人,也要涂上鲜艳的口红,暗藏心机的衣服,妄图在服饰上把对方杀的片甲不留,更不要说是这么漂亮温柔的小三和这么醋味超浓的正房了。但此时的凤姐却一反常态,轻车简从,低眉顺眼,并且以礼相待,轻言软语还要推心置腹,让尤二姐怀疑小厮兴儿把凤姐描述为“醋瓮醋坛子醋罐子”是不是胡说八道的一贯喜欢彩绣辉煌的凤姐,在情敌面前反而“素衣秀”,用意何为呢?这又秀出了什么呢? 
凤姐之秀五秀规矩感。
当时是在“国孝家孝”期间,宫里薨了老太妃、家里亡了贾敬爷。凤姐出身官宦之家,对这样的规矩肯定是要严格遵守的,一身素白显示出了凤姐的规矩意识。同时正事因为王熙凤遵制守孝,一身素服看似低调,却牢牢占据道德高地。贾二舍偷取尤二姨的时间段异常敏感。恰值宫中老太妃薨逝,敕谕天下:凡有爵之家,一年内不得筵宴音乐,庶民皆三月不得婚嫁,此其一。其二,贾敬殡天,孝才五七。贾琏于国孝家孝期间,悖旨瞒亲,停妻再娶,这是重罪。王熙凤一袭素衣,不仅控诉贾琏的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也暗中斥责了尤二姐的不法不礼不耻不廉。王熙凤故意穿着一身孝服,全身弥漫着一团悲哀的色彩,是要与此刻正处在新婚时期、穿着一身喜气的尤二姐形成鲜明的对比。王熙凤这样的打扮,无疑展现了一种无声的威严,意在质问尤二:你们这是在亲大爷服丧期间、在“国孝家孝中背旨瞒亲”办喜事,停妻再娶!这是有辱贾家门风啊。你可知道这问题的严重性与后果么!无形中给尤二姐造成了一种做贼心虚、愧疚不安的心理负担。而后王熙凤大闹宁国府,唆使张华告状,弹压凌弱二姐等所有动作,全从国孝家孝做文章,都是这一身“孝衣”的延续。
凤姐之秀六秀心机。
凤姐的心机早在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时,周瑞家的就进行了交代:“少说些有一万个心眼子。再要赌口齿,十个会说话的男人也说他不过”。(选自第六回— 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
她去小花枝巷的目的就是要把尤二姐哄骗进贾府,因为在贾府是她说一不二的地方,进了贾府,尤二姐就是案上的鱼肉,可以任凤姐刀俎了。如果她沿袭以往的风格,强势出场,恐怕尤二姐就会心生戒备,不会那么轻易的上当了。凤姐着一身素白清洁,在新婚艳服的尤二姐面前,就显得柔弱了许多,尤二姐的警惕就放松了下来,在凤姐一身迷惑的素饰白衣、一番假意的温语软言的攻势下,单纯的尤二姐乖乖地走进了凤姐为她精心设计的圈套之中。面对素衣素饰、温柔大度的凤姐,心性单纯的尤二姐便满心欢喜地跟着凤姐进了贾府。
我觉得凤姐很好的诠释了这句“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而她的服饰为她的“演技”增色颇多,可是她这样事事处心积虑,活得太累了太苦了,我多愿她不那么聪明世故,不那么处处思来想去机关算尽,只是红尘三千,不问风雨,只道本真啊。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