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传统节日

没文化,到底有多可怕?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字数:字数2858,阅读时间:约7分钟
历史提问没文化,到底有多可怕?
答:一、大清发生了什么?这类“没文化”真可怕的事儿,晚清学者张祖翼,就可现身说法。光绪四年(1874)夏天,二十五岁的无锡书生张祖翼来京城赶考,被同学拉去参加场饭局。同桌有个叫阿勒浑的老先生,是刚退休回京的原黑龙江副都统(正二品),举手投足都是贵气。一听张祖翼是南方来的,这阿勒浑老大人立刻打开了话匣子,问十几年前南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新鲜事。张祖翼吓了一跳:您不会连太平天国动乱都不知道吧?然后简单聊了几句太平天国,什么洪秀全杨秀清,老先生听都没听说过,至于“再造江山”的曾国藩左宗棠?老先生更闻所未闻。一番长谈下来,老先生听得眼都直了,竟比天桥底下听评书还过瘾,连连惊呼“奇哉、奇哉”。堂堂大清二品副都统,一大把岁数的沙场老将,真连太平天国都不晓得?张祖翼当时就暗暗吐槽:您老人家真的在当我大清的官,还是跑进山里隐居了?待到宴席结束,拉张祖翼“饭局”的同学尴尬解释了:这阿勒浑大人别看是个副都统,其实连字都不认识,平时除了吃喝玩乐骑马游猎消遣,日常公文都是“皆不阅”。国家发生了啥大事,他老人家是真不知道。大清挨揍,何止因不能“开眼看世界”?连“开眼看当下”,如阿勒浑等大清高官,也是真心做不到啊。二、学个数学有多难?两次鸦片战争,清王朝被揍得满头血,切身体会到中国落后的“洋务派”们,也认清一个事实:要强国,先强数学。1866年,恭亲王奕?毅然上《请开算学馆折》,疾呼要在大清建立近代数学教育,不料立刻招来一片骂声。在大学士倭仁等“守旧派”看来,《四书五经》才是正经学问,算学都是工匠们的“杂学”,西方数学更是“杂学”里的“妖法”。跟学数学的“妖人”同朝为官?臣等丢不起这人!
虽然经过一番博弈,大清的“算学”艰难启动了,近代西方数学也在中国普及起来。可在清政府看来,数学可以学,数学公式不能乱写,原版的“数学符号”,各个都是洋人送来的“鬼画符”,动不动就“惑人心智”,比《聊斋》里的狐狸精还可恶,必须严厉禁止!
所以那时读书人,哪怕写几个阿拉伯数字,都是严重的大逆不道。清末江苏算学考试时,有考生写了几个数学符号,接着就被江苏督学黄漱兰一顿狗血淋头大骂。考生惊惧之下,竟然发狂而死。捧本当代中学数学书“穿越”到清朝?那是拿命开玩笑。虽然以后人眼光看,清末这些反对数学的理由,一个比一个扯,但现实如此“高危”,清末那一批数学家们,也不得不开动脑筋,每一个现代数学的公式,他们都只能用繁琐的汉字来“替代”,甚至绞尽脑汁“造字”。于是清朝人的数学书,往往比“原版”更加晦涩难懂。(清代“造字”版数学)直到1911年,武昌一声枪响,近代的中国学子们,才彻底结束了“玩命加难度学数学”的苦日子。可学个数学都这么难,近代中国的跋涉之路,可以想象有多难。三、用“心”去抗敌同样是光绪四年(1874),羽翼初丰的日本,悍然侵扰东南沿海,中国海疆危机骤然加重。许多有识之士强烈主张引进西方先进造船火炮技术,建立新式海军。然后也不出意外,又招来“守旧派”们的一顿怒怼。而这其中“怼”得最清奇的,当属刘锡鸿。其实,同为“守旧派”,刘锡鸿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人,性格高傲的他自号“儒侠”,还曾给“洋务运动”领军人物郭嵩焘做过助手,后来又在郭嵩焘的推荐下,做过几任驻外公使,亲眼见过西方列强的强大。可见识得再多,心思长歪了,该怼还是怼。于是,比起其他“守旧派”的陈词滥调来,刘锡鸿当年的言论,桩桩叫人虎躯一震:我承认欧美列强的船呀炮呀机器呀,都比咱大清先进,可我大清不能搞呀。为什么呐?因为你一旦搞了,全国到处是机器枪炮西洋战舰,这些洋玩意咱们有了,老百姓手里也有了。他们要是造起反来,“恐不待滋事之洋匪也”。所以,不如不搞。那你不发展军备,外国人打来怎么办?刘锡鸿一句话,更是“掷地有声”:练兵之道,练心为上。咱们得“练心”呀,仿佛只要将士们心怀仁义礼智信的浩然之气,拿烧火棍也能杀敌!搞笑的是,多年后中法战争和甲午战争相继爆发,当年阻挠“买船造炮”的守旧派们,有人放言要“一战收其威”,还有人豪言“东讨日本,西击法国”,恨不得分分钟扫平天下——练兵备战拼命拦,打仗却一个个积极,似乎真是虔诚相信,练“心”就能杀敌。悲惨结果,相信都已知道。如此看,从用“心”抗敌到用“爱”发电,“没文化”的套路一脉相承,可怕程度,足令人擦亮眼睛。四、通灵救国清政府垮台后,中国进入了军阀混战的北洋时代,民族危机进一步加重,许多当时的重量级“精英”们,情绪却十分稳定:怕什么,咱靠“通灵”来救国。通灵学,是19世纪末兴起于欧美的新学说,近代名流伍廷芳等人,也曾对此深信不疑。20世纪传入中国后,经过文化名流俞复、陆费逵、杨睿等人的“加工”,终于在1917年,变成民国时代大名鼎鼎(臭名昭著)的“上海灵学会”。在当时的中国,“上海灵学会”可是个重量级组织,其打着“灵学救国”的旗号,创办《灵学丛志》,那怎么“救国”呢?人家设有“盛德坛”,每周二到周五“开坛”,每次都用“通灵”请来孟子、庄子、墨子做“坛主”,还能请来济公、吕洞宾、北极祖师、观音菩萨、达摩祖师五位“大神”下凡,负责与现场观众交流,解答一切疑难问题。当然,不管是管理现场的“坛主”,还是解答问题的“大神”,请来的都是人家的“灵”,都是附在“盛德坛”现场员工们的身上,与大家各种交谈的。发展到最热闹时,托尔斯泰、苏格拉底等外国牛人,都这么给“通”了一把,“降临”到上海“盛德坛”现场。而除了“下凡”外,“上海灵学会”还做“灵魂摄影”,就是把照片经过技术处理,显示出“特殊影像”,宣布“摄出灵魂”,然后诱导人们“支付更高报酬”。这么个“技术活”,当时也惹得多少民国精英奔走相告。如痴如狂的丑态,也恰如鲁迅先生对此一声怒斥:沪上一班昏虫。这“昏虫”景象,何尝不是那个闹哄哄的民国,诸种乱象的缩影。
五、被缴获的“中国军旗”
说了几个近代中国“没文化”的事儿,最后一个说说外国的。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美国纠集的“联合国军”里,土耳其是格外积极的一家。直接派了个5000人的“土耳其旅”来,这支“土耳其第一旅”号称作风凶悍,每个士兵除枪械外还配备匕首,以至于“其他盟军对他们敬而远之”,没打仗就凶名在外。但1950年11月26日的军隅里大战,凶悍的“土耳其旅”却被中国人民志愿军暴打,四天的血战里,他们与我军反复交手十多次,从炮火对轰到白刃战,都是被一路碾着打。打到12月1日就完全被击溃。全旅伤亡3514人,其中被俘244人,一仗就被打惨。可遭遇完败的土耳其旅,却还有个“炫耀”的资本:俺们虽然死了不少人,可中国人的军旗却被俺们缴获了,不信就去俺们国家的博物馆看看,军旗在呢!可看看熟悉的青天白日“军旗”,就更让人哑然失笑了:这土耳其,你…..你打的到底是谁?补充说一句,同是在朝鲜战场缴获的军旗,中国军事博物馆也收藏了一面:1950年12月的新兴里血战,作为美国传奇部队的美军七师31团(绰号“北极熊团”)被我军成建制歼灭,其军旗也被缴获并“收藏”到今天。比起土耳其的“战利品”,这面货真价实的军旗,却有更重大的意义:一个历经“没文化很可怕”时代,承受多少次落后挨打的中国,“站起来”的见证!参考资料:《清代野记》、张惠,刘学忠《从奕訢《请开设算学馆折》、透视近代数学教育的发展历程》、张程《微博晚清民国史》、马伯庸《中西迷信合璧的上海灵学会》、张立胜《晚清守旧官僚集团研究》、刘俊平《朝鲜战争中的土耳其旅》、嗨说历史《这面军旗至今珍藏在这个国家战史馆,说是他们缴获的志愿军军旗》往日文章回顾:80年代以来,有哪些事物曾风靡一时,却又突然消失不见?他没指挥过大战,却打破秦国不可战胜的神话哥伦布是发现美洲第一人?我们的老祖宗早就到过,还不止一次有在看吗?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