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祝福语

刘亦菲错在哪儿?——从《花木兰》预告片看北朝生活细节

近日,迪士尼动画真人电影《花木兰》放出第一支预告片,席卷国内外各大网站,首日播放量达1.7亿,位列影史第七。
在欣喜于第一个中国公主的首战告捷、主演刘亦菲的在预告中的出彩表现之余,不少人揪出了片中的一些史实性硬伤。在这里,我们将从电影《花木兰》预告片和诗歌《木兰辞》出发,回看其历史背景——北朝——社会生活的小细节。
|一|
要说最“硬”的硬伤,开场数秒便赫然出现的的客家土楼首当其冲。
土楼一般指福建土楼,是一种环状的内向型大型民居建筑,主要分布在福建省。这种民居结构表现了福建地区两大特点:多山少地,建筑就地取材;宗族更加庞大,家庭关系更加密切。
这与当时北方的自然地理、社会人文环境都相去甚远。
公元184年黄巾起义后,汉朝名存实亡。其后西晋短暂统一,五族内迁,衣冠南渡,中国南北方出现两个、甚至是诸多的政权并立的状况,是为继春秋战国之后又一个民族大分裂、大融合的时期。
在史学研究上,一般将西晋后、隋前的整个时期划江分为南朝和北朝。而木兰的故事便发生在北朝,也就是北方的鲜卑政权地区。即使是一般认为的故乡河南,与福建也差距十万八千里了。
而木兰代父从军打的仗便是北朝与柔然族的战争。98版花木兰动画中拍的是与匈奴的战争,这也是不妙的史实性错误。
退一万步讲,即使木兰就是生长在这块东南沿海之地了,南北朝时全中国上下就是政权统一了,北方政府就是可以跨越长江向福建征兵了,我们仍然无法见到木兰和她的家族住在土楼里。
对于土楼出现的具体时间,各家记载并不一致,有的认为其诞生于明朝,有的则认为其最早可追溯至北宋。但无论哪种,与前唐的北朝都有着数百年的沟壑,这是迪士尼可无法填满的。
而除了土楼以外,预告片中展现的大部分建筑都符合北朝的时代风格。例如在这张木兰飞檐走壁的经典剧照中,可以看见远处的四角方塔。
当时北方战乱,社会动荡,传统儒学伦理无法安抚涣散的人心,人们转而寻求其他信仰。由此,东汉时传入中国的佛教便兴盛起来。在宗教的影响下,出现了诸多佛塔、佛寺等宗教建筑。
此外,传统的民居建筑也吸收了佛教元素,也从端庄、以直线为主的汉风,逐渐向活泼、擅用曲线的唐风过渡。
| 二|
剧中木兰的妆面还原了动画中的形象,又很好地丰富了北朝的历史元素,但因为用力过猛而遭到吐槽。事实上,它虽然并不符合当代审美,却是北朝典型的妇女妆面。
首先,用植物白面涂抹全脸,是为了确保皮肤在北方干燥气候下仍平滑、不龟裂,亦作为素雅的画布,以此衬托妇女美丽的面容,就如当今的粉底。

晓霞妆 落梅妆
其次,胭脂腮红,是这一时期兴起的特色。《木兰辞》中的“阿姊闻妹来,当户理红妆”指的便是妇女的胭脂红妆。它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晓霞妆”,据说是因为涂上后与黄色的额头相称,像极了北方清冷黎明的一抹彩霞。
接着,额上涂黄,是受到佛像的启发,以此塑造端庄、高贵的形象。
片中的“华为硬广”落梅妆
最后,被戏称为华为硬广的额上花,其正式名称为“寿阳落梅妆”。传说南朝宋武帝的女儿寿阳公主在梅花树下小憩,落下一瓣红梅将她的额心染透,怎么也洗不掉。这后来便成为了一种时尚,不只梅花,还衍生出了鸟、月等。
南北朝时期,虽然南北方的政治经济割裂,但人员来往频繁、交往密切,文化基本上是相互连通、互相影响的。
再加上画眉、口红等,这整个妆面在诗中被统称为“花黄”。短短两个字,可蕴含了北朝女人极富创造力的爱美天性。
|三|
预告片中另外一个引起争议的内容,是其暗示的木兰参军的原因魔改:从原本的替父从军,变成了逃离婚嫁命运、成就报国梦想。
有人认为,这更好地展现了一个选择自己人生道路的独立女性形象,更能被称为“巾帼英雄”,如此改动无伤大雅;也有人认为,这与原作传达的精神相去已远,也忽视了故事发生的历史环境。
对此,笔者较认同的是后者。
首先,在原文中并不能看出木兰对于国家的情感,而她对于家庭的眷恋在原文中可见一斑:
“阿爷无大儿,木兰无长兄,愿为市鞍马,从此替爷征。”
“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燕山胡骑鸣啾啾。”
“可汗问所欲,木兰不要尚书郎。愿驰千里足,送儿还故乡。”
由此可见,促成木兰从军的并不是忠君报国、抗击外辱的愿望,而只是分担父亲的兵役。在她心中,更多的是对“家”而非对“国”的忠义。
敦煌壁画中的北朝战争
其次,在当时的北方社会战争频发,小国林立,王朝更迭频繁,人民连生存问题都尚未保证,对于国家、政权的归属感并不深切,甚至于无从谈起。如果生生将木兰拔高到一个个性违抗传统、追随内心梦想、胸怀民族大义的巾帼英雄,是有脸谱化之嫌的。
这几乎是套用了当代好莱坞电影独立女性形象,并没有按照历史全面塑造木兰,而只是作为一个“不需要王子的公主”,迎合了愈发壮大的女权主义市场。预告片中的台词“我的职责就是战斗(It is my duty to fight)”,确是使人倍感出戏的。若木兰泉下有知,想必也要说:“我没说过这句话。”
笔者认为,98版迪士尼动画《花木兰》结尾对于木兰归宿的处理非常精彩,还原了诗中的意境。虽然征战沙场换取了功名,却最终舍弃,卸甲归田,复修初服,回到自己深爱的家中。
|四|
事实上,网友们对于预告片如此吹毛求疵,正是这部电影符合了大部分人心意的体现。作为一部饱含中国古代元素的好莱坞作品,一个传唱千年、脍炙人口的民俗故事电影化尝试,电影《花木兰》确实值得期待。
毕竟,这是一部商业电影而非纪录片,对于也遭到吐槽的诸如红衣、长发形象,实在是为了增强表现力的戏剧效果,确实可以用更宽容的眼光看待。
最后奉上《木兰辞》原文,再回味一下这个精彩的奇女子,这段精细隽永的北朝历史。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惟闻女叹息。问女何所思,问女何所忆。女亦无所思,女亦无所忆。昨夜见军帖,可汗大点兵,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阿爷无大儿,木兰无长兄,愿为市鞍马,从此替爷征。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旦辞爷娘去,暮宿黄河边,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黄河流水鸣溅溅。旦辞黄河去,暮至黑山头,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燕山胡骑鸣啾啾。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归来见天子,天子坐明堂。策勋十二转,赏赐百千强。可汗问所欲,木兰不用尚书郎,愿驰千里足,送儿还故乡。爷娘闻女来,出郭相扶将;阿姊闻妹来,当户理红妆;小弟闻姊来,磨刀霍霍向猪羊。开我东阁门,坐我西阁床,脱我战时袍,著我旧时裳。当窗理云鬓,对镜帖花黄。出门看火伴,火伴皆惊忙: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文/竹子
|彩蛋|
无论如何,甩着大波浪卷侧空翻,真的会吃到头发。
|往期文章|
精选留言
@追梦人:其实我认为苏轼的词不能算豪放……我比较认同一种说法是:苏轼的词放而不豪,辛弃疾的词豪而不放。但是我认为豪放这个词更偏向豪,所以个人认为苏轼列入豪放派不太合适。
作者回复你好,在我看来,就艺术风格而论,“豪放”是由吞吐大荒的胸怀、超然物外的气度和真力弥满的精神境界创造出的,表现为气象恢弘、情感激越、气势奔放。固然,苏轼作词雄放不羁,笔势纵横,用豪放作大致的概括也未尝不可,因此他可以被归入豪放派中。当然,你说的也没错,“旷”更是苏轼词的风格基调。(参考书籍:范晓燕《唐宋词与士林文化研究》)

写留言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