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美文

历史的谣言:白杆兵不是长枪方阵 从未脱离中世纪民兵水准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评论区话题丨你怎么看白杆兵被后人吹捧为大明最强步兵?
长期以来,东西方军事发展的差距让许多读者产生感官不适。因此就需要从浩瀚的史海中挖掘亮点,强行套上西化的近代军队外衣。例如昙花一现的四川土司白杆兵,就被21世纪的历史发明家们描绘为长枪方阵。但只要细细看过其源头与武器风格,就知道这种说辞根本站不住脚。要理解什么是真正的长枪方阵,我们就必须有经得起推敲的参照对象。例如古典时代的马其顿王国和近代早期的西班牙帝国,都以此类强化兵种而闻名于世。尽管两者因相差千年而有许多不同,但大体上都符合军事爱好者所需要的参考标准。既为单个分队中的大部分士兵配备统一武器,并依靠严格的训练维持缜密队形。无论静态防御或集团冲锋,都要求成员尽可能的保持步调协同。至于骑兵和使用远射武器的轻装友军,则以数个单独方阵为依托来配合作战,但绝不影响单个分队内部的组织协调。马其顿与西班牙 堪称两个时代的长枪方阵典范当然,放眼3000年的全球军事史,能达到这些要求的军队可谓少之又少。因为至少4米长度的武器,本身就非常考验士兵体能和指挥官的调度水准。所在国为培养类似武装,往往都会耗费超过普通步兵的资源占比。古典时代的马其顿方阵士兵,往往就是来自本国的小地主阶层。不仅握有一定面积的军事份地,还有家庭奴隶帮助耕作收成。一旦强势的国家力量区域瓦解,就无法继续维持方阵部队体系。至于后世的西班牙士兵,则得益于文艺复兴时代的职业雇佣军制度。依靠更为成熟的金融体系维持运作,同样需要帝国执掌者花重金培育和维护。用这种苛刻的社会保障体系为参考,我们就不难理解明朝的白杆兵根本不具备类似体制。其次,武器的形制本身也能反应一支军队的真实作战面貌。马其顿与西班牙士兵的长枪结构有所不同,但都不会在顶端的矛头以外再安置其他辅助武器。这是因为方阵需要以非常密集的队列作战,不能让彼此的武器在狭小空间内互相干扰。整齐划一的刺击动作,才是保持正面杀伤力的根本。但四川土司兵手里的白杆枪却并非如此,经常在枪头的侧翼加装带刃的铁钩。这意味着士兵在密集方阵中操作武器,很容易出现前后左右的勾结,非常不利于集团作战。
白杆兵的武器就不符合长枪方阵需要
最后,白杆兵也并非没有类似的武装可供参考。事实上,在当时的西南各地都存在着大量土司领地。无论是分布在湖广居多的苗人,还是广西各地的壮人,都有着类似社会结构和作战风格。其中最为后人熟知的狼兵,就装备着大量的长杆武器。由于这些地区的民风较为彪悍,经常被军力孱弱的明朝调动到各地担任救火队员。其足迹从东南沿海一直满布到北方前沿,几乎同明朝中后期的所有对手有过交战记录。彼此间也偶有火拼,并对南方的官军部队有很大影响。但我们从未在这些白杆兵的同僚身上,发现任何施展长枪方阵的证据。相反,他们更乐于将各种武器直接混编,组成规模有限的分队应付几乎所有问题。除了较长的枪矛、钩镰,也包括刀盾、弓弩、火器乃至标枪。这显然与真正的长枪方阵思维是背道而驰。
类似白杆兵的土司武装 在西南地区普遍存在1598年,在四川很有势力的播州土司叛变,让白杆兵首次在历史记载中留下大名。作为明朝官方的平叛先锋,不仅负责引路开道,还要突袭那些敌人占据的山头阵地。由于本身就生活在类似地域,这些白杆兵非常适应多山环境,并因此受到明朝当局重视。但我们依然不能从点滴记录中,发现其以方阵仰攻山头的蛛丝马迹。1621年,辽东局势迫使明军与后金之间爆发浑河之战。包括白杆兵在内的大量四川土司部队,被抽调去东北前线充当主力。他们在遭遇八旗马队的冲锋时,选择结阵抵挡铁蹄,并在此后的数小时内与对方保持缠斗。然而,即便后金部队因进攻不利而后退重组,这些所谓的长枪方阵也没有尝试向前发起决定性反扑。以至让对手从容调整,不断派步骑兵前来进行牵制消耗。反观前文举例的马其顿与西班牙方阵,都不可能在如此险境中留在原地忍受。唯一的解释,就是白杆兵实质上没有严密的集团冲锋能力。大量使用刀盾和钩镰枪的士兵混杂,也没有什么事先的足够的经验。只能依靠聚集队列,进行最低效的静态死守。最后免不了在八旗军的多兵种围攻下惨败。因此,很难判定其具有长枪方阵的执行能力。
东西方的步兵战术理解 存在本质性差别此后,受到重创的四川土司部队,基本上就没有被继续抽调去北方战场。但即便在南方各地,其表现也没有值得称道之处。虽有在张献忠入川时拱卫领地,却也拿不出其他更具说服力的表现了。显然,要将这样一支能被轻易摧垮的武装无限拔高,只能反映出当时明军的普遍水准是更加不堪。或许有人会问,作为西班牙方阵原型的瑞士步兵,难道不是大量装备戟和其他武器的混杂方阵?难道他们不是源自中欧的阿尔卑斯山区,还缺乏有效的帝国金融体系供养?事实上,他们还真和四川的白杆兵有许多结构性差异。15-16世纪的欧洲方阵 将非长枪武器比例不断缩减虽然在14-15世纪之交,瑞士方阵步兵的主要武器是戟,但他们却也为此付出过血代价。在遭遇米兰大公的雇佣骑士部队后,双方都以步兵密集阵展开厮杀。结果,前后密集交错的戟让瑞士人的方阵出现紊乱,险些被手持骑枪的意大利人打崩。战后,联邦的各军团都开始增加4米长枪比例,并相应的减少了戟的准备数量。到15-16世纪之交,已经有3/4的瑞士方阵步兵改用长枪而放弃长戟,只由军官和少数敢死队继续保留旧式武备。他们的任务则更多是进行散阵搏击,不充当方阵的主体力量。至于瑞士士兵的日常供养问题,同样依靠发达的金融体系与雇佣军传统得到解决。大部分成员本来就是联邦之下的各州市民,又常年为欧洲各国君主所重金聘用。足以有充沛的社会资源维系日常训练,也能让同为山民的四川土司们相形见拙。顶着大量枪炮火力发动的忘我冲锋,更是白杆兵所从不具备的作战能力。因为后者仅仅面对以弓弩为主的后金八旗,就因压力过大而出现崩溃。
白杆兵的战术思路 恰恰类似于早期的中世纪民兵不过,欧洲历史上也并非没有模式类似白杆兵的步战武装。如果将时间线往前挪动到11-12世纪,你就可以在许多意大利和弗兰德斯的城市找到相似人群。这些自治城市的民兵,经常以各种武器混编组成防御队形,却无法进行有效的集团冲锋。即便能在防御中暂时顶住骑士冲击,也会因对方改变主攻方向而瞬间崩盘。所以,除了在特定阵地进行守卫,很难发挥更多战场价值。如果白杆兵能被算为合格的长枪方阵,那么这些丢下手头工作的临时工们也同样有资格入列。事实上,白杆兵只是明清战争史中的短暂插曲。若非21世纪的网络发明家们渲染,都很难被广大网民所获悉。但全过程中的鹤立鸡群现象,恰恰只能是矮子里拔高个的无奈之举。依靠先开枪后画靶的思维方式,营造出让当事人都很那理解的历史神话。点
冷炮
历史的谣言系列
奥斯曼从未垄断贸易 更不是大航海时代的力量源泉
西方只靠船坚炮利称雄 侥幸扼杀东方技术的发展前景
从未存在过的强国君主与永恒的祭祀王约翰
东方发明的火药终结西方骑士制度与中世纪社会
唐刀并不稀奇 绝非军队的致胜法宝
只是普通枪矛的槊 居然被吹成唐军的制胜宝具
黑暗森林法则从不成立 会遭所有人嗤之以鼻
斯巴达没有弃婴国策 却被纳粹奉为成功经验
俄罗斯集权不赖蒙古 完全是独立后的路径选择
清朝官修《明史》没抹黑前朝 还为对方歌功颂德
王莽改制无任何现代色彩 所谓穿越只是恐怖闹剧
造纸术不靠唐军战俘传播 也与怛罗斯战役无关
历史的谣言:汉朝不是铁器帝国 始终离不开旧式的青铜武器历史的谣言:文艺与学术绝不是灾难来临时的累赘非必需品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加入冷炮的知识星球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