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生日祝福语

历史的假想:帕提亚帝国发展海军 能否在印度洋遏制罗马势力?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评论区话题丨你怎么看帕提亚与萨珊波斯的海军发展可行性?
公元前53年,帕提亚军队在著名的卡莱战役中大获全胜,并以击败罗马军团的荣光为后世所永远铭记。然而,西方世界的反扑很快以另一种形式浮现,并让这些东方贵族们无力应付。最终依靠往来于印度洋两岸的商船,彻底打破了阿萨西王朝对陆上丝绸之路的战略封锁。很多人在哀叹其衰败之余,或许也会心生疑问:如果帕提亚能发展出海军,岂不是能在东方海域阻击罗马商人的曲线救国之策?帕提亚一直在南部边疆拥有漫长海岸线事实上,帕提亚帝国本身就在南部拥有漫长的海岸线。其主体范围包括了今日的大部分波斯湾、阿拉伯海,乃至东方的印度河流域。满布其中的诸多岛屿,大都为泰西封宫廷马首是瞻。仅从这点而言,历代阿萨西王朝的大王们就有理由考虑发展海军。利用自身更靠东方的地理优势,以逸待劳的南下阿拉伯半岛,堵截那些必须从亚丁湾走出红海的罗马船队。历史上的亚述和波斯帝国 也都发展过大型舰队力量此外,历史上的伊朗或两河流域强权,往往都有漫长的海军营建经历。例如在公元前8世纪就步入顶峰的亚述帝国,就主要依靠黎凡特海岸的腓尼基水手维系舰队。除了向西进攻埃及,也在阿拉伯河口与波斯湾征剿过迦勒底部族。后来在公元前6世纪崛起的波斯帝国,更是发展出全球第一规模的庞大海军。依靠治下的数个沿海族群,发动过数次史诗级两栖攻击。直到被亚历山大的马其顿军队攻灭前夕,还有相当部分在爱琴海两岸活跃。
马其顿东征军的海上西归路线为帕提亚留下不少海军遗产值得一提的是,当马其顿人决定离开北印度,也不忘派船只走海路返回波斯湾。随即,就有数个希腊殖民城市在底格里斯河下游、海上的费拉卡岛与巴林建立,成为帕提亚帝国日后接手的重要商港。一直生活在其中的混血后裔,则是可以帮阿萨西君主建立海军的最近人选。即便在公元前3-2世纪后,他们已甚少同留在西方的远亲有过密切的技术交流。依然能依靠原有的能力储备,笑傲也门以东的所有海区。那些当年为亚历山大攻城略地的战船和移动攻城塔,就大都出自其先辈之手,足以为帕提亚帝国构建起仅次于罗马的海上实力。位于今天科威特费拉卡岛的古希腊遗址今天的巴林岛在古典时代就已非常繁华不过,帕提亚人的海军之路,可能会受到很多非技术因素的严重阻碍。首先就是这个帝国的统治合法性始终存疑,并经常为麾下的希腊或波斯移民所诟病。两者间虽素有冲突,但都视这些从北方南下的游牧后裔为真正蛮族。只是迫于自身的力量残破和对手的骑兵军团强劲,才出于现实考量而暂时臣服。一旦有类似图拉真皇帝这样的新强权抵达,便会毫无顾忌的转换阵营。这就让泰西封当局对沿海各地充满猜忌,始终不能下决心做出重大调整。作为帕提亚藩属的查拉塞尼 经常向罗马表达亲善其次,波斯湾沿岸的气候环境,也让合格木材非常稀有。远在现代材料学出现之前,古代工匠就意识到不同树木对船体结构的天然影响。如果说民用的渔船和商船还能凑合,那么需要经历高强度考验的战舰就不能如此马虎。尤其当舰艇规模随作战区域扩大而同步增长,就更需要有大量优质的木材作为补充原料。因此,帕提亚海军的打造工作,很容易在单船耗费上就高于罗马。除非有政治强人要不惜血本,否则就容易因预算不足而胎死腹中。波斯湾沿岸的希腊式船舶 主要以贸易型为主最后,即便帕提亚帝国完成舰队组建工作,也很难在海上与罗马一决雌雄。虽然后者从未在埃及东海岸保持过常备舰队,却随时可以从亚历山大港调来足够兵力。罗马帝国前期的海军基地分布相比之下,帕提亚人所能征用的资源不仅更少,在质量与技术层次上也居于下风。因为当年随追亚历山大东征的老兵后代,只可能复制出公元前3世纪左右的舰艇,并已失去了制造弩炮等复杂机械的能力。而他们的罗马对手,却以经历多次技术与战略层面的实战升级。除了让所有对手都异常忌惮的乌鸦座,也包括更多进攻升级的远程机械。只要有充足的财力保障,便可招募地中海各地的数量海员,以最快速度形成有生战力。加之军团步兵的训练优势,经常能在贴身搏斗中挫败东方对手,使自己的海战中备选策略相当丰富。帕提亚的希腊技术大都停留在公元前3世纪罗马的海军技术 持续发展至公元前1世纪因此,帕提亚始终没有尝试海上冒险,眼睁睁的看着罗马商贾从海上绕开陆地关卡。由此引发的产业链转移、贸易额损失与赋税减少,都在无形中激化了内部矛盾。以至于在帝国的最后阶段,经常会出现代表不同利益集团的至少2位大王。彼此之间的频繁内斗,也总是能在真正的强敌到达前,就耗尽本方军事单位的锐气。哪怕罗马因各种原因而放弃完全东进,蛰伏许久的波斯萨珊家族也不愿错失机遇。
诸多因素让帕提亚人根本无力威胁海上毕竟,罗马海军曾击败诸如迦太基、塞琉古与托勒密等传统海上强国,丝毫不会因1-2次失利而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失。但资源的有限的阿萨西王朝,就不可能允许精贵的舰队被迅速消耗完毕。很可能由于某次人为失误,便彻底将海域控制权拱手相让。在这样的背景下,轻易开启第二战场就是给自身制造更大麻烦。鼎盛时期的萨珊波斯版图但替代帕提亚问鼎两河的萨珊波斯,却以另一种方式总结了这些经验教训。尽管新的波斯大王,致力于用最保守的文化与政策,对沿海的希腊化地区进行二次征服。但还是留下了最基础的海运造船产业,并继续享受贸易为波斯湾带来的经济红利。当发现自身无法从陆上彻底夺取叙利亚后,便鼓动有君主和贵族背景的官商出航。利用罗马在公元3世纪后步入衰败,根本无力顾及埃及以东的现实,努力控制海上的国际贸易路线。最终以具有武装的兼职商船,将罗马人从印度和锡兰岛驱逐出去。6世纪的罗马海军 已再次完成技术升级然而,这并不能说明罗马已失去向东方派遣舰队的能力。相反,经过公元4-6世纪的波折后,他们的战舰技术又有了显著提升,足以将故步自封的波斯人比肩下去。但以君士坦丁堡为基地新帝国海军,将被优先用于反攻迦太基、西西里和意大利,实现查士丁尼皇帝的罗马再次伟大梦想。本国商人也可以直接趋船到黑海抵达克里米亚半岛,同北方世界的游牧商人完成交易。这意味着萨珊君主的海上谋略,根本不能在实质上威胁罗马。查士丁尼时代的罗马海军 主要用于重建西部帝国相反,当查士丁尼将红海区域的防务完全交给埃塞俄比亚盟友,他们又不得不派兵西征也门海岸。但仅有8艘船和100多人的运力,也证明其技术层次从未超脱于公元前的3列桨战舰水平。倘若真的在开阔水域直面新罗马舰船,结束基本是不会好看。远征也门的萨珊军队 就通过海军送递阿拉伯半岛公元7世纪,随着最后一次罗马-波斯战争爆发,萨珊人成功占据西亚和埃及的大部分港口。但他们依然无法有效的编练出决战舰队,最后还得靠临时结盟的斯拉夫船队充当水面战力。至于已控制北方草原的突厥系部族,也通过黑海与希拉克略皇帝结盟,成为反攻倒算时的重要助力。整个萨珊王朝就在这些外力的共同打击下,失去了整整一代人的青春和发展机遇。也使自己在日后的阿拉伯征服者中,表现的尤为弱不禁风。
君士坦丁堡城下的波斯人 还得依靠斯拉夫同盟海军
北方的草原线路让波斯的海洋战略没有太大效果或许对立足两河与伊朗高原的所以帝国而言,帕提亚人的那种“不作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大智慧。充分考虑到地缘形势与自身不足,避免意义不大的拼命折腾。但在水平不高的野心家看来,这样的保守终究是怯懦的体现。无论他们麾下的舰队实力多寡,只要不在战场上遭遇罗马战船,就很难不把泡沫继续吹捧下去……点
推荐阅读
历史的假想:哥伦布抵达杭州 可用3艘小船撼动浙江防务
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加入冷炮的知识星球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