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美文

靠倒贴女儿,拉老丈人出山,从周隋官宦看汉族门阀对北朝的影响

前文提要:杨坚晚年凄凉,被杨广和杨素玩弄于股掌。杨广打败了所有竞争对手后终得继位,于是大兴土木,迁都洛阳兴建新京,又开凿运河南下江都。新都建成后,大业二年七月,出身望族弘农杨氏的楚国公司徒杨素亡故。而我们的主人公李靖,要到大业之后才被重新起用为县官。杨素个人的崛起,在当初完全是一个偶然事件,当年杨素之父在和北齐的交战中阵亡,杨素为亡父讨名分一直讨到周武帝那里,激怒了武帝,武帝甚至下令处死他,不想杨素不屈不挠,面不改色,在朝堂上大声说:“臣事无道天子,死其分也”,(这简直是直接在要挟周武帝了:“你杀了我你就是无道之君”)周武帝也是一代人杰,对这奇男子刮目相看,不但赦免了杨素,还给他老爸追赠官爵。自此之后杨素开始飞黄腾达。也正因年轻时的这种非凡经历,杨素后来待人处事就喜欢以一种桀骜不驯居高临下的态度:所以说《虬髯客传》中所说的:“……[杨素]奢贵自奉,礼异人臣。每公卿入言,宾客上谒,未尝不踞床而见……”那倒是真实情况的反应。——所谓“踞床而见”倒不是指躺在床上,那时候的“床”,并不是我们现在用来睡觉的床,而是指用来坐的椅子——譬如当时所谓的胡床,其实就是现代的小马扎。“踞床而见”就是指叉开双腿坐在椅子上,不站起来迎接客人,形容态度傲慢罢了。
▲杨素剧照,图/网络。杨坚代周的历史渊源,有一种观点认为乃是杨坚集合北周政权内部反对宇文泰集团的荆州集团势力进而联合魏帝系统的残余势力对宇文周的一次成功反击,而其所依赖的力量,很大一部分便是反对宇文氏胡化政策的汉族传统门阀。如前所述,王思政、韦孝宽、杨素背后的太原王、杜陵韦、弘农杨几大氏族可看成西魏北周政权内正统汉族门阀的代表势力。而这些势力在杨坚代周的过程中大多选择了坚定倒向杨隋一方。正统门阀对宇文氏胡化政策的排斥可见一斑。杨坚政权之中排位在杨素之前的还有几个,其中一人名叫高颎,高颎祖上乃是独孤信的幕僚,典型的荆州集团成员。高颎本人在讨伐尉迟迥的战役中正是归入韦孝宽的麾下,因此更加凸显韦孝宽军团鲜明的反宇文特征。
▲图/网络。至于杨坚本人,其家族也号称出自弘农杨氏,不过一般历史研究认为,杨坚的弘农杨氏和李虎、李穆的陇西李,李弼的赵郡李一样都未必那么靠谱。对于这类自称出身汉族高门而真正来源并不清晰的伪门阀,只要有条件,其民族文化认同还是偏向于正统汉族的,与宇文周的胡化性质还是应做区别。韦孝宽在北周政权内,费尽千辛万苦才爬到差不多相当于王思政当年的地位,而杨素在隋朝很快就登上宰辅之位,势力爪牙遍布朝廷,这其实大概也是周隋两代对待正统汉族门阀的不同态度所致。当然所谓门阀中的代表人物,并不止王思政韦孝宽杨素之间的传承,王韦杨三家中都有大量的子弟在隋廷中任职。如隋初同为杜陵韦氏出身的韦世康,其成名还要早于杨素,且当年为隋四大总管之一,与杨坚的三个儿子并列,地位犹在杨素之上。当然韦世康最出名的还是因为有《韦世康家训》传世。但是韦世康并无如王韦杨三人间的势力传承,因此不予讨论。
▲图/网络。既然提到韦世康,顺便也说一下他的爸爸韦夐,《隋书.韦世康传》上说韦夐“隐居不仕,魏、周二代,十征不出,号为逍遥公。”,西魏和北周十次邀请他出山做官他都不出来,就是说他对西魏和北周政权那是基本上采取的不合作态度,这在当时正统门阀对武川系那帮土人暴发户们的态度中算是有相当的代表性。当然,韦夐虽然本人不怎么和魏周政权合作,倒是也不阻止儿子们的上位,因此韦世康小小年纪就和宇文泰的女儿结婚做了驸马——宇文泰为了拉拢关西门阀也是下了大本钱的。宇文氏宁肯赔上一个女儿也要把韦夐这一平头百姓弄成国丈,可见这杜陵韦氏的面子之大了。当然,这也和大统九年以后西魏政权“广募豪右”充实政权的国策有关,武川系拉拢关西土著系统的目的在于构建一个以武川系居上指导而以关陇系为爪牙的政权结构,但是其最终结果却是武川系和关陇系融合形成新关陇系的核心。对于杨素的死,杨广的心情是矛盾的:一方面杨广之所以能登上这至尊之位极大程度上凭借的就是杨素的出力,自从二人结成同盟之后,很多不方便杨广亲自出面的事情,都由杨素出面代劳,很多不方便杨广亲自下手除去的对手,也由杨素代劳除去了,从这一点上说,杨广之所以能走到今天,杨素是最大的恩人;但是反过来说,也意味着杨广身上有太多的把柄落在杨素的手中,对于身为君主的人来说,这当然是巨大的负担。何况无论是杨广还是杨素,都是以性格张扬桀骜不驯闻名的人,如果二人发生冲突,难保杨素就不会把往事抖落出来。现如今,杨素终于死了,压在杨广心头的一块巨石也终于落地——再也没有人可以直接否定他的帝位。这真是个美妙的结果。杨广终于可以随心所欲操纵整个皇朝前进的方向。
阅读原文,了解详情,请登录北朝论坛。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