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传统节日

卡法之围:人类历史上的首次大规模生物战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评论区话题丨你怎么看金帐汗国的决策与结局?
14世纪初的金帐汗国,依然是雄踞东欧与北亚的世界级强权。作为成吉思汗的直系后裔与蒙古大帝国的西北分支,他们对周遭的所有邻居都保持压制态势。然而,随着合法性存疑的札尼别汗上位,金帐的国运立刻发生了180度聚变。由他亲自发动的卡法之围,也是人类历史上的首次大规模生物武战。随之而来的黑死病狂潮,将在几十年内重创半个世界。鼎盛时期的金帐汗国版图在先前的月即别汗时代,金帐汗国正处于自己的历史巅峰。居于都城萨莱的大汗,可以享受多条贸易通道所带来的巨额收入。例如西面是通往波兰与波罗的海的古老陆上要到,南面有出黑海直达地中海各地的繁华港口,东面还有分头去往波斯或撒马尔罕的草原商路。盛产小麦的乌克兰大平原与木材物资丰富的俄罗斯针叶林,都能为蒙古统治者带来不菲收入。大汗治下的众多穆斯林突厥、南欧移民、罗斯仆从与亚美尼亚商团,圈都需要按规定缴纳贡赋,进一步充实君主国库。加上长期远销海外的奴隶人口,更是让金帐在国际间的合连纵横中占有一席话语权。依靠军事优势保持高压统治的金帐贵族但以上这些辉煌,都源自蒙古骑兵的武力镇压。许多当年随西征军落户的军事部族,一直努力保持着原始习俗。但那些久居城中的王族贵胄,却很快习惯了更加安逸的定居生活。双方的地位、经济与习惯差异,终将酿成严重的对峙和割裂。只是在国力冉冉上升的月即别汗时期,这些磕磕碰碰容易为经济增涨所掩盖。等到新的札尼别汗以残酷手段清洗掉竞争者,所有问题就几乎同时暴露在自己面前。一旦处理不好,可能连身家性命都无法保全。于是,1342年继位的札尼别,就开启了金帐汗国历史上的最大规模改革。例如将内斗产生的无主之地,册封给麾下的各路军头或酋长,以便迅速握紧军权。然后又与半牧半定居的突厥城市保持紧密,在榨取更多资源的同时,将其变成为自己平衡军事集团的对冲力量。最后,不忘吸纳大批海内外的穆斯林文人,将伊斯兰定为汗国的国教。还要以沙里亚宗教法,取代传统的蒙古习惯法典。为的也是笼络被征服区人口,并在意识形态领域保持领先。用伊斯兰教强化个人集权的札尼别汗至于生活在汗国体系边缘的基督徒人口,就必须支付过去不曾有过的宗教税。这笔收入不仅被继续用于收买人心,也在实际上充实了可汗自己的腰包。只是在同时代的观察家眼里,往日的蒙古汗庭已彻底变成了苏丹王宫。而那些生活在克里米亚半岛的热那亚商人,还期望像过去那样经营自己的卡法港领地。没料到伊斯兰化的大汗,很快就准备对他们施以杀鸡取卵政策。实际上,类似的事情在历史上早有先例。14世纪初的金帐汗国,就曾因贸易问题和掠夺所需,发兵进攻过早期卡法。只是苦于没有海军,才让意大利人全身而退。当时的城市规模也小,在热那亚殖民者撤退时的纵火肆虐过后,几乎没留下任何不动产给蒙古贵族。一直到30年后,才有月即别汗将投资家们重新请回来,催生了卡法港的市政扩建与金帐汗国的经济腾飞。因此,当札尼别的数万大军在1343年兵临城下,常驻那里的商团已不愿轻易撤离。保存至今的古代卡法城外墙金帐大汗的战争行为,当然不是要取缔奴隶贸易,而是希望将热那亚人建设的贸易网络夺取过来。但面对有双重城墙保护的卡法港,蒙古工兵的配重投石机也没有发挥多大效果。相反,驻守当地的热那亚军人,拥有更多更成熟的军事技术。除了继续以海船维持城市供给,还能用大量投石机和早期火炮来完成防御。他们还有中世纪最负盛名弩手部队,并通过雇佣等手段,让大量的希腊人为自己充当步兵。结果,金帐军队因损失惨重,被迫于1344年的2月主动撤离。对地位不稳的札尼别而言,任何失败都是新一轮危机的开端。不仅麾下的蒙古军头会对之轻视,支持自己的穆斯林突厥也会乐于输给基督徒武装。因此,规模更大的金帐军队,便在1345年重返卡法。这次,他们发誓要不惜任何代价的夺取这座富庶港口,并在城墙外实施了一整年围困。金帐军队的所有攻城武器 都没能拿下卡法只是基于技术、地形与指挥水平等问题,热那亚殖民地始终没有被蒙古军队攻陷。纵使后者不断调来俄罗斯与突厥炮灰,也无法在层层火力的阻拦下触及城墙。同时,已有大量意大利战舰开入黑海,并对周边的其他港口施行封锁。这让非常倚重商业税的金帐人,就因战事的长期拖延而蒙受多重损失。这场贸易战还没有打完,新的情况就突然降临到围攻者头上。1346年的亚洲腹地,已经为史无前例的黑死病所肆虐。这些源自老鼠或草原土拨鼠身上的病菌,经常能伴随远程商团形成跨地区传播。数万金帐士兵的粮秣补给,就倚重各类随军商贩供应。他们的四处采购,自然将黑死病带入本方军营。札尼别汗下令将病死者尸体投入城中随之而来的瘟疫横行,让札尼别的部队很快就丧失了战斗力。但大汗并不死心,决定将不利形势化为对自己有益的局面。他在撤军前下令,让砲兵将大量患病致死者的尸体丢入城中。从而与守城者发生肢体接触,并顺带污染了部分水源。等到一些商船很快按计划离开卡法,便载着部分已受感染的人群向四方扩散。此后的半年时间里,凡是意大利船只能经过的地方,都先后爆发了第一轮黑死病狂潮。其中不仅包括有希腊海岸的君士坦丁堡,还包括热那亚本土与威尼斯、那不勒斯、西西里、比萨等其他口岸。连居于地中海西部的马略卡岛和法国南部的马赛,都不能在这轮生物战中幸免。离开卡法的热那亚舰船 成为黑死病的快速传播者更糟糕的是,热那亚水手已开通了能绕过直布罗陀海峡的西北航线。于是黑死病便顺利抵达大西洋海岸,并传播给那些即将返回不列颠的英国远征军士兵。至于距离稍远的北欧各地,也在1-2年时间里就逐个沦陷。这场史无前例的生物灾难,无疑对整个中世纪乃至欧洲的历史进程都产生了巨大影响。哪怕是隔海相望的北非,也因贸易需要而随之中招。可悲的是,札尼别的金帐汗国本身也损失巨大。许多穆斯林定居者的大城市,很快就出现了类似西面欧洲的群体患病现象。为大汗监管罗斯诸城的北方跟班–莫斯科,也在黑死病抵达后挂了一任大公。至于各军事部落的人口损失,无疑因其本身就是传染源而极不乐观。卡法城就是许多地方的黑死病源头大汗侥幸逃过感染,却又不得不看到自己的帝国受到重创。因此在卡法之围结束的一年后,他便被迫与热那亚殖民者妥协,允许对方继续在克里米亚半岛发展贸易基地。这是因为治下人口已大量毙命,所以还是要依靠贸易帮助自己恢复经济。金帐军队也需要再花10年时间,才重新具备大规模远征能力。1357年,由于发现老对手伊尔汗国开始分崩离析,札尼别率大军南下夺取了阿塞拜疆。然而,金帐贵族还来不及庆祝自己的伟大复兴,积压已久的内部矛盾便彻底迸发出来。使用生物战的大汗 最终惨死在自己人刀下许多在先前遭遇严重损失的部族长官,联合推选其子为新的领袖,并在军营中挥刀砍死了老可汗与其支持者。这位当年靠清洗上台的暴君,便就此结束了15年统治生涯。整个金帐汗国也立刻陷入了分崩离析状态,再也没能回到当初的盛世岁月。至于当初同样因黑死病而陷入萧条的欧洲国家,却在疫情过后就焕发出新的活力。他们借机研发出更多的先进机械,并不断将之投入战场考验。等到金帐汗国的后裔们反应过来,就只能向大批手握新式枪炮的俄罗斯人投降……点
推荐阅读
幸免于难:波兰人如何在黑死病浪潮中建立免疫孤岛
临危不乱:黑死病浪潮中的意大利城邦自救体系
天降灾难:黑死病爆发与埃及马穆鲁克的强权破灭雅典大瘟疫:左右伯罗奔尼撒战争进程的超级灾难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加入冷炮的知识星球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