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世界节日大全

军事博物馆巡礼:贝尔法斯特号轻巡洋舰参观小记

题图,在泰晤士河的游船上看到的贝尔法斯特号轻巡洋舰,其舰艉对着伦敦塔桥,右舷的对岸是伦敦塔
作者:瑞鹤责任编辑:谢里登大道伦敦塔桥的景致是和别的桥不同的,此处是许多来伦敦的观光客必须要来的打卡景点。而在这个桥的上游位置不远的地方停着一艘轻巡洋舰,这艘船就被许多观光客忽略了——事实上,这是一艘参与了二战的功勋军舰,也是战后被拆的七零八落的皇家海军为数不多留下的光荣记忆,这便是贝尔法斯特号轻巡洋舰了(HMS Belfast)。不过,说是轻巡洋舰,贝尔法斯特的排水量也超过了一万吨,直逼日本海军的高雄级重巡洋舰,这让长良,鬼怒之类5000吨的轻巡洋舰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毕竟她装着152mm的中口径舰炮,还是算作轻巡洋舰。这一点上日本人就鸡贼的多——海军条约一到期就把最上级巡洋舰的155mm炮换成了203mm的重炮,摇身一变成了重巡洋舰。贝尔法斯特号轻巡洋舰的另外一个视角,我登舰参观的时候赶上的是伦敦难得的好天气
但是这种鸡贼已经不符合当时的时代潮流了,大舰巨炮正在慢慢退场。现代化的电子与通信设备也能让轻巡洋舰发挥出重要的作用,这一点在贝尔法斯特的服役生涯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北角海战中,正是靠着贝尔法斯特号优秀的雷达,才紧紧咬住了逃跑的德舰沙恩霍斯特号,使她无处遁形,最终沉没在皇军海军的炮口下。日本人后来也采用了类似的理念建造了大淀号轻巡洋舰,但那已经是1943年,太平洋战场的天平已经倒向了盟军一方。而且大淀号仅此一艘,大部分在海上奔波的还是球磨、长良这些实为“大号驱逐舰”的老旧轻巡。回到贝尔法斯特号上来,脱去战争的硝烟,这艘军舰现在变成了一个博物馆,在泰晤士河的南岸有一个长长的栈桥,走上这个栈桥,会有个售票和售卖纪念品的小亭子,倘若多花五磅钱,就可以买到一个装订质量非常好的关于贝尔法斯特号的小册子,这里面记述了不少关于这条船的历史,当然,除了在网上都能查得到的以外,有非常多不为人知的历史都被记录在这个小册子里——一些关于这艘船“不为人知的历史”。比如说,贝尔法斯特号轻巡洋舰就是在北爱尔兰首府贝尔法斯特市建造的,而建造她的工厂就是建造过泰坦尼克号的哈兰·沃尔夫造船厂。她于1939年8月5日服役,之后没多久二战爆发。同年11月21日,贝尔法斯特号触雷受损,在船坞中维修直到1942年12月才重新投入服役。这期间,舰上的军官和水兵被分配到其他的战斗岗位,有不少人被分派到了“皇家海军的骄傲”——胡德号战列巡洋舰那里,然后就在1941年5月的丹麦海峡之战中与舰同沉了。胡德号沉没时,全舰1400余名官兵只有三人逃生。再比如说,在1943年12月追歼沙恩霍斯特号战列舰的北角海战中,贝尔法斯特号舰上有一只俄国人作为礼物送给英国人的羚羊,但是这只羚羊听到枪炮声就吓得疯掉了,最终只能被枪杀(可怜的羚羊)。当然,贝尔法斯特号有一艘姐妹舰爱丁堡号(HMS Edinburgh,爱丁堡级轻巡首舰),但后者在1942年5月在北极航线执行任务时被德国潜艇击沉,与舰同沉的还有相当数量的苏联黄金,那是苏联政府用来支付西方盟国军火的黄金,甚至有不少还是沙俄政府时期的金条。后来,这批黄金在战后被打捞出水,这都是后话了。和姐妹舰爱丁堡号相比,贝尔法斯特号轻巡洋舰福大命大,不但活过了战争,还躲过了战后的工党拆船,成为了为数不多存活下来的二战老军舰。要知道,连英王乔治五世,厌战这样的功勋舰都被拆毁了,而这艘轻巡洋舰可以作为帝国战争博物馆的一部分安然保存下来,成为那个年代为数不多的见证者,实在是非常幸运。来自帝国战争博物馆的供图,北角海战之后,沙恩霍斯特号上的幸存者被英国皇家海军救起,并被送到斯卡帕湾时的场景。在通往贝尔法斯特号的走廊栈桥上,这样关于这艘巡洋舰历史的小标签贴了一路,算是润物细无声的科普和教育了。贝尔法斯特号博物馆的开放区域和舰体结构剖面图最上部甲板:沿着栈桥上船,就到了船的后部,舰艉部分正对着伦敦塔桥,舰艉右侧的伦敦塔也是清晰可见。然后就是后部的两座三联装152毫米主炮塔了——当然,军舰前端的两座主炮塔更引人注目一些。这一层甲板上有个木牌子,上面展示着贝尔法斯特号轻巡洋舰参加过的历次战斗。除此之外还能看到一个银色的舰钟,这个钟是1948年贝尔法斯特的市民赠送给这艘军舰的,钟的内部刻的名字都是官兵们服役期间诞生并在军舰上接受了洗礼的子女姓名。贝尔法斯特号舰艉和伦敦塔桥贝尔法斯特号的两座后部主炮塔,X炮塔和Y炮塔贝尔法斯特号后部主炮塔映衬下的伦敦塔仰视152毫米的主炮,这种坦克世界里的“神教”在战舰中只是轻巡洋舰级别的6英寸。注意中间的炮管“略短一些”,其实是那门炮的炮位整体后移了一点,这样布置是为了防止齐射时炮口冲击波相互影响造成精度下降。这块木牌上很骄傲地记录着贝尔法斯特号参加的历次大战,特别是北角海战,舰上的一座主炮塔内部改成了放映室,天天在这里鞭尸沙恩霍斯特贝尔法斯特市民捐赠给这艘船的银色船钟甲板上的一个舱口舰体两侧上方搭了遮阳棚贝尔法斯特号的两座前部主炮塔,A炮塔和B炮塔从B炮塔之后向前看去的景致贝尔法斯特的副炮,这是4英寸的口径双联装4英寸副炮的炮尾结构贝尔法斯特号上的双联装40毫米博福斯高射炮博福斯双联装炮位的俯瞰这里是贝尔法斯特号右舷的一具射击测距指挥装置,但现在似乎变成了鸽子和海鸥歇脚的地方主桅杆,这个主桅杆是被现代化改造之后的样子了主桅杆上的信号绳索信号灯,我的手碰到的那里上下摇动可以让这个灯罩打开或者关闭,发出莫尔斯电码一样的光信号贝尔法斯特号的烟囱和水上飞机起重机水上飞机起重机全貌,在二战时期,这艘巡洋舰搭载了海象式水上飞机当年军舰上的起重机吊起海象时的样子从后部仰拍贝尔法斯特号的烟囱
主炮塔:贝尔法斯特号的主炮塔是开放可以进入的,Y炮塔(第四座炮塔)内部是一个纪录片放映室,向世人诉说着北角海战的光荣历史。除此之外,6英寸的BL Mark XXIII型主炮炮尾和击发装置也都保存的很完好。贝尔法斯特号的一座主炮塔内部改成了纪录片放映室,每隔五分钟循环一次北角海战,鞭尸德棍有些纪录片的镜头就这么投影在炮塔内壁上152毫米弹药,虽然是模型,但也是实物大小的炮弹了6英寸主炮的炮尾从炮塔内看炮塔出口,船如果出事了,炮塔里的人逃生是相当困难的
舰桥:贝尔法斯特号的舰桥是完全开放参观的。这艘轻巡洋舰在设计的时候就考虑了可以作为舰队旗舰来使用,所以除了舰长使用的区域,还有舰队司令官使用的一层专设舰桥。在诺曼底登陆之前几天,英国首相丘吉尔表示自己要搭乘贝尔法斯特号轻巡洋舰亲临战场,“在最近的地方感受战火”,但这个决议被否决了。英王乔治六世直接找到丘吉尔,对他说,要是首相上了战场,国王也必须与之同去。丘吉尔本人是无法让国王涉险的,于是他就没有在登陆日当天出现在贝尔法斯特号的舰桥上——不过,最终首相大人也还是在6月12日想办法到了诺曼底,这都是后话了。舰长和航海长所用的一层舰桥,右侧是舰长指挥时的位置,左侧是航海长的位置从舰桥向前看的景色,舰桥前面的支架上放着的是贝尔法斯特号的舰徽。而军舰正前方的那座桥就是天天被儿歌唱着要“倒下来”的伦敦桥。贝尔法斯特号巡洋舰在诺曼底登陆日时候的航海日志。按照计划,贝尔法斯特号应该是”第一艘向岸上德军开火的船“。但另一艘船的炮手太过紧张,抢在前头开了火,比贝尔法斯特号早开火了三分钟,于是她就没有了这个殊荣。舰队态势图和信号板贝尔法斯特号的雷达性能示意图雷达室,这里还放了个蜡像雷达或通信军官睡觉的场所,这在整艘军舰上算是条件相当好的地方了
军舰内部的生活区域和一些要害核心装备:贝尔法斯特号巡洋舰上的生活区被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原貌,在稍微宽敞一点的地方会有一些英国皇家海军和这艘船的历史照片,但从这些陈设和照片也可以看出整个二战英国赢得相当艰苦,绝不是某些人说的”抱着美国大腿躺赢了“。除了生活装备之外,军舰的一些要害核心装备也会被放入重甲保护的核心区域,比如计算弹道的机械式计算机,弹药库和动力设备。这才是一条军舰的心脏所在,但军舰内部的空间实在是太狭窄了,所以操控这些设备的人们真的是在暗无天日之中想“出来透口气”都是奢望了——轻巡洋舰尚且如此,战列舰那种级别的更加不堪。贝尔法斯特号上的餐厅区域,现在这个区域给游客开放了,餐桌上很多元素也都是这艘船二战服役时候的样子,这是水兵的日记斯卡帕湾的锚地防御,开战之后不久普里恩指挥U-47号潜艇从图中东面偏北的入口偷偷潜入这里并击沉了皇家橡树号战列舰,从此之后这里的反潜防御就得到了重视从开战到1941年春天,对英国至关重要的大西洋航运线上护航兵力也就这么一些,当时的大英帝国是真的在死亡线上走了一遭这张不多见的诺曼底战役地图上标示着对盟军预定的五个滩头阵地执行炮轰任务的战舰名字,贝尔法斯特号在当天执行的是对”黄金海滩”的炮轰任务二战时期军舰上的小卖部场景还原水兵们的吊床,吊床上面存放的木棍是为了损管的时候堵漏洞的船上养猫是许多海军的传统,这里贝尔法斯特号的水兵们为这只宠物猫(当然不是完全的宠物,它还是肩负着抓老鼠的重任滴!)做了个吊床(虽然不知道这只猫会不会老实呆在这里)贝尔法斯特号上的土豆储藏室,这里有个复原的猫捉老鼠场景。作为地球上生命力最顽强的生物之一,老鼠是人类航海活动的最大的敌人之一,为了保护好船上有限的粮食,猫是每条船上不可或缺的“水兵”。军舰内部陡峭的楼梯,在战备情况下如果需要下到底部的舱室,熟练的水兵们都不是一阶一阶下来,而是双臂撑着栏杆滑下来这个小卖部的货架上摆着的,是“军舰在英国本土能够买到的货物”,当这艘船执行大西洋护航或者北极航线护航的时候,货架上的货物还会少一些小卖部的货物价目表厨房一角,今日供应英国国菜——鱼和炸薯条贝尔法斯特号上用来烹饪的大锅配餐室一角舰上的小教堂巡洋舰上的机修室,里面的机床和各种加工设备还是齐全的舰上的电器修理车间裁缝工作的地方二战时候的马桶。在诺曼底登陆当天,贝尔法斯特号的炮击震动太大,震塌了一个马桶这是一台机械式计算机,在主炮射击前,目标的方位,距离等等参数(甚至包括主炮管磨蚀程度,风向,当地经纬度等等)会被输入到这里,然后自动解算后输出的是主炮的方位角和仰角——二战时期电子设备还很不发达,炮兵的运算就是如此繁琐前部某座主炮塔底部的6英寸炮弹扬弹机扬弹机上的一排炮弹4英寸炮弹扬弹筒起锚机附近的一个传声筒贝尔法斯特号上的21英寸鱼雷,爱丁堡级巡洋舰刚建成的时候有两具三联装鱼雷发射装置,后来在改造中就被取消了巡洋舰上的罗经罗盘,这个罗盘是无论任何时候都指向北边的,为了避免一些电磁干扰,就放在了军舰的肚子里推开这扇门走进去就进入了锅炉房这个巨大的叶轮是驱动空气进入燃烧室的俯瞰贝尔法斯特号的动力系统密密麻麻的压力表头这个巨大的减速齿轮连着的就是军舰的一根推进轴了从游船上拍摄贝尔法斯特号,这个角度还是很能体现出“万吨大舰”的气势的。一张夕阳下的贝尔法斯特号轻巡洋舰作为游览的终点点
推荐阅读飘扬的枫叶旗:加拿大国家空军博物馆纪行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关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