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美文

信托年报缺乏统一标准,从中分析得出的条条道道,哪些才是靠谱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每逢5、6月份,信托公司的年报对标分析报告层出不穷,由于各种原因,其质量参差不齐,作者对年报对标报告的撰写进行了一些思考,现就相关问题向读者分享一些自己的观点。

目前信托年报中存在的问题
抠图码字之外,有一些需要行业共同努力,以提高信托年报对标分析报告质量的要点。
首先是数据的搜集和整理。各个信托公司的研究员在进行对标报告写作之前,要从数十份年报中抠取相关数据。各份年报格式不一,有的不能采用搜索功能,有的数据不能直接复制粘贴,有的公司的报表分为母公司和合并两种,有的年初数和年末数顺序不一样,还有的以“元”作为单位。诸多的细节,大量的工作,不仅浪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还极易造成数据的错讹,不利于保证年报写作的质量和时效性。
目前,一些信托公司采取了分工合作的模式,每家信托公司找一两个指标,有效提高了工作效率。之后,可以运用云数据共享的方式,向各家信托公司的研究员传输所需的数据。
此外,由于信托公司更重视运用年报披露经营数据,以履行社会责任,所以单看年报数据,有时难以看出信托公司的经营特点,尤其是某一特定业务的运营架构,投入和产出。因此,定期由信托业协会组织的调研将非常重要。在调研讨论会议上,各家信托公司可以充分交流,取长补短,共同进步。

少则1~3万字,多则10~20万字
信托公司年报的对标分析,由于时间、人力、作者写作风格和读者阅读需求的不同,会以不同的形式呈现出来。从篇幅上讲,信托公司的年报对标分析有短篇和长篇的区别,短篇一般在1~3万字左右,长篇则可以达到10~20万字。
目前市面上出版的对标分析报告一般是长篇,是某些专门的研究团队,通过对大量指标数据的整理和分析,全面研究整个市场的特点和趋势,这种对标分析,一般耗时较长、耗力甚巨,涉及面广,包含大量基础信息,带有浓厚的工具书的特点。而各家信托公司内部的年报对标分析则侧重于本公司与行业平均和对标企业的对比,通过年报资料及其他辅助材料,归纳整理本公司的优势和劣势,为决策提供参考,有较强的时效性。由于长篇和短篇对标分析的区别,不仅仅是字数上的区别,须综合考量各方面的因素,因此简单地把长篇对标分析报告的结构移植到短篇上,即简单地把长篇对标分析进行字数压缩,是无法得到一篇优秀的短篇对标分析。正所谓“星宿须穹脉,罾罟或失鱼”,写短篇的报告,要向研究行星轨迹一样,找好思路,如果追求面面俱到,就像打渔一样,用再密的渔网也会漏掉一些。
指标选择很关键
年报指标的选取对于对标分析报告主题的突出和脉络的清晰有至关重要的作用。信托公司年报上的财务指标种类繁多,不熟悉财务,不懂得专业评估分析的读者,很难做到看懂看明白每份年报的所有内容,也难以提取出自己所需要的信息。所以对标分析的作者需要抓重点的指标,即本文所讲的核心指标。对于一家信托公司,读者,无论是普通投资者还是公司内部成员,关心的内容无非两大块:盈利性和安全性。因此关于盈利和安全的指标将被作者重点关注。辅助指标,是指与核心指标互相独立,但是会对核心指标施加影响的指标,例如人力资源等。一般来讲,关于盈利的核心指标是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投资收益的占比也较为重要;关于安全的核心指标则是资产减值准备,反映流动性的指标也不容忽视。
核心指标选取后,文章分析的客体已经确定,整个文章将围绕核心指标展开。这个时候需要注意的是,写作时避免像罗列指标一样平铺直述,核心指标和辅助指标之间的区别不仅仅是篇幅。应该根据相关数据的分析,归纳总结核心指标的变化趋势和特点,通过逻辑推理,找出与核心指标相关的辅助指标,分析辅助指标具体如何影响核心指标,最后为公司提供参考意见。
在分析相关指标的过程中,应该注意分析的客观性和全面性。在以往的年报对标分析中,经常把均值作为一个重要的指标。均值固然重要,能够利用所有数据的特征,而且容易计算,但是因为均值利用了所有数据的信息,容易受极端数据的影响。而信托行业恰恰又是一个各家信托公司发展各异,体量悬殊。如果过于强调均值的大小和历年均值的变化,是无法正确判断某一信托公司在行业中所处的地位和发展的前景。比如一家中型的信托公司,增长较快,但是体量很小,增长的绝对值不高,导致其净利润与行业平均值相比有较大差距,这时如果仅仅把均值呈现给读者,会给读者造成较大的错觉。
在统计学中,描述统计是较为基础,也较为容易理解的部分,但是越简单的方法也是最有效的方法,但其呈现方式往往容易被忽视。全面地分析各个描述统计的指标是描述统计的基本要求,除了均值,还需要参考中位数、众数、上四分位数和下四分位数以及运用不同手段进行加权的均值。其实,如果没有时间和精力进行计量分析,全面分析描述统计的各个指标也能获得相当多有益的结论。
年报分析要看现在,重未来
在进行年报对标的时候,要注意年报的数据都是历史数据,直接反映的是信托公司之前一年的经营情况,要弄明白信托公司业绩和利润盈亏真实程度,要全面分析信托公司会计数据、业务数据和其他公开信息,不能只看净利润、信托资产,更不能仅以此作为判断的唯一参考依据。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并关注经营良好的上市公司,同时,也不忽略一些经营暂时出现困难的信托公司,特别是那些正在阵痛期的信托公司,这样的信托公司往往在随后的时间里,会出现“脱胎换骨”的新变化,业绩很可能出现爆炸性增长。
年报分析要看现在,重未来。应该说,表现优异的信托公司的以往业绩只代表过去,而其能否继续保持相对高的成长速度,需要辨证对待。相反,一些业绩在低位的公司,不排除公司在改革之后,业绩出现重大转机,而这一切年报资料里必然会出现端倪,例如业务管理费较高的信托公司,不一定是管理精细化程度不够,有可能是在信息系统或者人才引进方面做了大量布局。作者在注重上一年度信托公司年报分析的基础上,更应该加强对后一年一季度、下一年度的业绩的预测和判断工作,即便判断失误,也可以总结经验和教训。对正在转型升级的信托业,应该不重一时,以长远的目光去衡量。
引入计量方法
信托行业研究相比银行、证券、保险和基金等子行业最大的不足之一在于计量手段的相对匮乏。上文说到,要以长远的目光去衡量信托业的发展,那么合理运用计量手段进行推断将是十分必要的。
但是计量方法不是信托研究人员炫技的工具,应该秉承着严谨的态度进行分析,对回归得出的结论也应该秉承存疑的态度进行必要的检验。首先,从精益求精的角度上看,68家信托公司由于样本容量较小,而且样本间的差异较大,不适合运用简单的线性回归进行分析,容易得出一些似是而非的结论,比如业务及管理费用的增加,有可能导致利润的减少,也有可能是一家信托公司在对某个板块进行布局,这实际上涉及企业内部管理的问题,不会直接通过数据进行反映。强行进行回归可能导致结论的偏差。此外,某些信托公司发展的特点也会被平滑掉。这些都会导致结论缺乏对信托公司经营的指导作用。
其实,美国学者Charnes A在1978年就首次提出了运用数据包络线(Data Envelopment Surface,DEA)进行分析的方法。在一篇较近时期的论文中,有学者就运用此方法分析信托公司的盈利效率。在分析时,该学者从两个维度进行分析,一个是将信托公司分为投资类、融资类两类;另一个是将信托公司分为集合类、单一类。从而得出信托公司需加快以单一信托为主的盈利模式向以集合类信托业务为主的盈利模式转型,并加大投资类和主动管理业务的发展力度。
但是,对于这种两分法仍稍显粗略,在今后的研究中可以进一步细化分类。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