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祝福语

何不食肉糜:自古以来就不存在的猪肉自由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评论区话题丨你怎么看猪肉的后来居上与逆袭?
每当猪肉成为占据头条新闻的关键词,总会让那些将牲畜视为民族图腾的热血青年大发感慨。仿佛在曲折不断的泱泱5000年里,猪肉都是一块也不能少的生活必需品。随即又想当然的意淫起汉唐贵族的大快朵颐,足以完爆腐朽奴清的番薯盛世。然而,残酷的历史却往往以牛羊肉为尊,对于猪肉的态度倒是可有可无。以至于今时愤青的原味坚持,在列祖列宗看来也都不过是异端邪说。
肉类都是稀缺品猪肉在蛋白质含量上不如牛羊仅在热量与脂肪含量居多首先从营养价值来看,牛羊肉的蛋白质含量都胜于猪肉。加上产量容易不如猪群,自然让猪肉价格无法与前两者相提并论。这种现象不仅是今日常识,也是古代就存在的可观规律。但牛肉的稀缺并不意味着猪肉就能顺利填补空缺。因为有嫌贫爱富的心理作祟,很容易让人在关键时刻想不起猪肉。加上各种繁杂的行政限制,就出现了让后人匪夷所思的三大真理:牛羊肉比猪肉高级、牛羊肉比猪肉便宜、广大民众不能实现猪肉自由。早在贵族制度尚存的先秦,礼教先贤就已经把各等级的食谱安排得明明白白。天子的碗里要牛羊豕三牲俱全,麾下诸侯应该食牛,客卿则在边上分到羊肉。地位更低的普通大夫才能吃到猪肉,待遇略好于士人的鱼肉标准和庶人的吃菜结局。猪肉在先秦时代 就是大夫级别的宴饮专属显然,当时的猪肉就已经被判定为不如牛羊。但依旧是广大阿桂所不配享用的奢侈品。至于庶人以下的贱户要靠什么食物维持生命特征,今人早已无从得知。只能根据最基本的尝试判断,不会是让后来人提起就高潮的猪肉馅饺子。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汉晋。即便新朝上位后不断取消身份禁令,广大草民也不会觉得自己能消费猪肉。大名鼎鼎的《盐铁论》就认为,匹夫要吃上肉猪,还得拿一亩地的全年收成去换。由此估算,全家老小每3天只能合吃1斤猪肉。尽管数据非常惨淡,也是无天灾打搅才能畅想的最好情况。考虑到汉朝皇帝经常为自己的历史定位而过度割韭菜,实情一定比后世猪肉神教所唾弃的悲惨还要可怕。汉朝的皇室宴会依然没猪肉什么事情猪肉价格还更高北朝到隋唐之间 猪肉因价格很高而极少被人食用紧随其后的北朝到隋唐,大体遵从文化一脉相承的鲜卑文化。结果,不仅皇亲贵胄是牛羊肉粉,连顺从其统治的民众也不再期盼猪肉。根据唐朝留下的烧尾宴食谱,研究者能依次找到牛、羊、鸡、鹌鹑或青蛙料理,唯独没有后世粉丝所坚定不移的猪肉。再按照史料中的数据换算,五口人的平民家庭,奋斗一年也很难提高月均肉食消费水平。到了狠抓意识形态的宋朝,许多讨人喜的胡风被被拐弯抹角包装起来。唯独对涉及口感的羊肉是绝不避讳。不仅皇家热衷品尝,各级贵族官吏也沉醉其中。乃至成为所有人能否达到一定生活水准的食材衡量。仅到宋神宗执政的王朝顶峰,羊肉的年消耗量就暴涨到43万余斤。相比之下,猪肉不过区区4000余斤,还不及喜羊羊们的一个零头。宋朝的士大夫们 眼里也基本没有猪肉当时的猪肉不仅占有率低,还在价格层面也没有优势。例如北宋中期的牛肉单价约100文一斤(600g),而相同份量的猪肉却需要多摸出20文。苏东坡所谓的“猪肉贱如泥”,只可能是黄州的地方特色,不代表大宋全域的普遍国情。况且他本人始终是羊肉的死忠粉,在遭贬官后也难逃真香定律。哪怕只能捡羊骨头熬汤来喝,都觉得这样才是是坠吼的!后世才疏学浅者的那种吃完猪肉再吟诗,在他看来一定是极其变态而恶心的事情。哪怕是号称恢复中华正统的明朝,仍旧继承了宋人的肉价体系。根据当年留下的《宛署杂记》记录,牛肉价格仅15文银一斤,反倒是猪肉竟然会卖到20文银!当时在江南等发达地区的打工仔,一天收入不过30文银。即使不买米面蔬菜和其他用品,不倒霉的被官府割韭菜,才勉强够全家老小吃上一口肉丝。继承蒙古遗风的明朝也不怎么爱吃猪肉虽然很多发烧友都觉得是明朝统治者提倡了猪肉文化“复兴”。但考虑到前朝的蒙元统治者属性与因俗而治的南宋传统,就知道这类说辞的真实可靠性。何况猪肉根本就没有兴起过,又哪来的什么复兴?!真正让猪肉文化普及的推手,恰恰是被许多当代汉魂所不齿的满清。这些关外猛士不仅将自己在东北亚山林里成型的猪肉偏好带入,还为遭明末乱世打断的农业生产提供安全保障。猪肉在民间的普及率才较之前朝能略微提高。著名吃货袁枚就在自己的《随园食单》中将猪肉单列,称其用量最多,可封为“广大教主”。而牛羊鹿并非南方人的日常消耗品,被归为另类。但前者的价格始终高于其他,让寻常百姓很难在完成一天的劳作后尽请享用。猪肉的逆袭 恰恰要靠满清入关至此,猪肉才算咸鱼翻身,彻底开启了漫长的封神之路。但到鸦片战争爆发后,朝廷招待洋大人时还大量赠送牛羊鸡鸭,唯独不见被后世无聊者给吹上天的猪。可见,即便到了19世纪中期,牛羊肉在清朝的文化体系中依然高于猪肉。事实上,到了推翻帝制的民国,猪肉也未能完成逆袭大业。仅从价格而言,始终高于是最大竞争者的牛羊肉。加上连绵不绝的战火和繁殖迅速的金银券,让大部分人的猪肉自由都看似遥不可及。乃至49年后的新社会来临,猪肉还需长期按计划实施分配供应。民国时期的大型杀猪现场认知与现实的本末倒置宋朝画家笔下的耕牛今日不少人身上的认知与史实倒挂现象,则首先源自吃瓜群众的见得风就是雨情节。例如古代官府常常推行的禁止宰杀耕牛政策,并不要求民众不食牛肉。那些因病或年老死亡的牛肉,仍可以自由进入市场。宋朝官府就为防止刁民偷偷宰杀耕牛,同时又确保肉类供应,祭出过管控市场的传统艺能。一面强行将牛肉价格压低,其次也要出售者去衙门登记该牛的确切死因。结果自然是铤而走险者的血本无归。牛主人往往要请邻里向官府作证,搞不好还要给主事官员交上好处。因此就不得不把死牛贱卖,用差价的让利,请中间商代为规避交易风险。加上当时的百姓也不习惯吃牛肉,供需关系并不紧张,价格自然十分低廉。猪肉自由与古代盛世 永远都只停留在想象层面其次,古代的税赋长期以米粮布匹形式存在。朝廷还总想提高割韭菜力度,在盛世频繁用兵,并在稍后酿成许多天灾人祸。因此,许多地方根本不具备大范围养猪条件。毕竟能苟活就实属不易,哪里还敢奢望猪肉自由?总之,生产落后、社会动荡与经济管制,让猪肉制霸只能存在于神话当中。今人能见证猪肉的大行其道,还是最近20-30年之间的事情。但无论是普通大白肥,还是号称有天然加持的高档黑毛,都离不开从外部进口的美国种猪。否则,文化猪肉控们可能都没机会抱怨价格飙升,更没有闲情逸致去幻想虚无缥缈的上古盛世。点
推荐阅读
羊肉进口:平衡北宋与辽国贸易逆差的关键性产业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加入冷炮的知识星球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