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美文

大革命过去了230年,法国的贵族现在怎么样了?

有没有人产生过这样的疑问:比起办一场婚礼都会被国内外媒体刷屏的英国王室,为什么法国王室和贵族的存在感这么低?有人说,这是自1789年法国大革命后,从皇帝到贵族纷纷被送上断头台,自此法国贵族不复存在。但据《费加罗报》近期的一篇文章显示,法国的贵族(或者法国贵族的后代)至今仍然活跃在商业、军队、媒体、行政等领域,并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具有魅力”。

从两次工业革命、互联网的发展、全球化浪潮……这些法国贵族的后代如何适应当代社会?

“谨慎处事”是黄金法则

根据《费加罗报》的调查,法国贵族的后代们过着集传统与现代于一体的生活:一方面,他们纷纷在商业、银行、行政管理、影视、学术等领域取得成功;但另一方面,他们也会保留作为贵族的传统,比如在富有历史气息的城堡里生活,把赛马会当成在巴黎的大本营等。

直到今天,赛马会的工作人员依旧会叫他们“伯爵先生”,后者非常喜欢这样的称呼。

尽管取得如此成功,这些贵族的后裔还是在遵循一条祖先用鲜血换来的生存法则:低调行事。
的确,1789年法国大革命(国王被送上断头台)和1848年二月革命(推翻王朝、建立第二共和国)之后,“谨慎”二字就融进了法国贵族后裔的血液里。

代代传承的“贵族精神”

不同于中国古代王朝的“毁灭性”更替,尽管法国历史上也存在着卡佩王朝(987-1328)、旁系瓦卢瓦王朝(1328-1589)和波旁王朝(1589-1792)的轮换,但总体而言,法国的君主制度具有一种特殊的稳定性和延续性,贵族们永远是“那一波”人。

在这样的基础上,似乎不难理解,为何直到今日,法国贵族们的后裔依旧显现出了“惊人的持久力”。
巴黎四大的教授、法国贵族精英的史学家芒雄·里高(éric Mension-Rigau)针对这一“持久力”专门进行过学术调查。在接受《费加罗报》的采访时,他表示“这些贵族洒脱地穿过了好几个世纪,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尽管在如今的社会权力金字塔上,这些贵族后裔不再处于最顶端……但他们身后是延绵不断的历史,这段历史长到一场革命(指法国大革命)也无法切断。”

侯爵罗兰·杜·卢尔特(Rolanddu Luart)(1977-2014)是法国前参议员、前参议院的副参议长,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追求权力从来都不是我们的目标,为大众服务才是……大革命期间我们的家族没有移民,1914年(一战)时我们家的资产充公成了医院,二战期间我的祖父又参与了法国的抵抗运动……服务他人、服务国家的意识已经刻进了我们的基因里。”

想挤进贵族圈子?没那么容易!

据里高统计,法国贵族的后裔目前占法国总人数的0.2%,共有约3500个贵族家庭,10万人左右。
在这个10万人左右的小圈子里,展示出了一种独特的封闭性和排他性:贵族姓氏成了加入他们唯一的入场券。
也因此,在历史上,经常出现为了证明自己是贵族而在姓氏上大费周章的例子。法国前总统德斯坦(Valéry Giscard d’Estaing)就曾经试图用名字里含有“德”这个字来证明自己是贵族。

图右为德斯坦。他对欧盟做出突出贡献而被称为“欧盟宪法之父”。但政治领域的功绩并不能使他加入“贵族俱乐部”。

他追溯家史,称外祖母出身于受路易十五宠幸而怀孕的侍女的家庭。以此为由,德斯坦当上总统后在爱丽舍宫内祭祀路易十五。但当他参加非常封闭的辛辛那提俱乐部时,依旧屡次遭到拒绝。

法国姓氏中的“德(de)”曾被认为是贵族的标志,这是因为在封建时代,贵族使用“de”可以表示他的封邑,平民使用可表示他的籍贯或地产。不过据统计,真贵族中有10%不用“德”,显赫的罗什舒亚尔家族即是一例。

20世纪30年代创建的“法国贵族互助协会”(L’Association d’Entraide de la Noblesse Fran?aise)是专门负责调查与认证贵族血统的协会。据悉,它每年都会收到超过100份的贵族申请。那些试图从历史角落中证明自己身份的假冒贵族们,都会被这个协会剔除出去。

法国贵族如今住在哪里?

直到本世纪初,仍有32%的贵族和显赫家族都居住在巴黎。据法媒L’OBS的统计,巴黎的贵族们主要集中生活在在6区、7区8区和16区,并且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从没有搬过家。
法国城市社会学家潘松夫妇在《巴黎社会学》中讲到,44% 的财富集中在西部的16 和7 区等地,相比之下,人口和面积远超这三区的东部11、12、19、20 四区仅聚集了11% 的全市财富。

2014年,L’OBS根据巴黎贵族的居住地做了一份地图。(图片来自L’OBS)

不过即使在贵族区里,也会有轻微的等级之分。
以8区和16区为例。历史上8区是延绵了几个世纪的“老牌贵族”的聚集地,而16区则被有钱有势的暴发户“新贵”占领。这两个区虽然同为贵族居住地,但彼此之间相互瞧不起,甚至在特定的历史阶段,8区与16区的家族拒绝相互通婚。

图为巴黎的8区和16区。

如今,富裕的中国精英家庭也开始有意培养下一代的贵族精神,他们送孩子去最昂贵的海外游学活动或大学,参观世界闻名的博物馆,甚至专门学习西方的就餐礼仪。
但常言道“三代才能培养一个贵族”,经济地位可以迅速提升,但风度、修养与见识,恐怕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去积累和传承。

(欧洲时报/ 郎美智 编译报道)
编辑:郎美智

喜欢这一篇 就留下一个“好看”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