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世界节日大全

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唯有倔强能突破绝望!

↑↑点击上面蓝字读史免费订阅
| 读史 |ID:dushi818
博闻通识,知古鉴今。有品有趣有态度。

很多大诗人喜欢用典故,王勃就在滕王阁序里化入了一句“冯唐易老,李广难封。”
不着痕迹,就将一种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的内心戏写的跃然纸上。
冯唐和李广轻而易举地成为了时运不济,命途多舛的象征。
除了这一点很相像之外,这两人还有很多共同点,比如两人都是汉文帝时候的郎官,一文一武。比如,冯唐有个儿子叫冯遂他有个做史官的好朋友,李广有个孙儿叫李陵也和这个史官是好朋友,而这个史官,又恰好叫做司马迁。
于是,直到今天,他们俩的故事还口口相传。
1林暗草惊风
将军夜引弓
平明寻白羽
没在石棱中
我非常喜欢唐代诗人卢纶描写李广的这首诗歌。
深林压下了月光,漆黑得看不见远方,草木惊簌,一箭引喉,不知所踪。将军一箭安定了深林的夜色,一切回归悄然,第二天阳光复来,再去寻羽箭,箭支刻入石棱之中,怎么也拔不出。
寥寥二十五字,将李广写得侠气十足。率性引弓,武艺卓绝,像一位在江湖行走多年的武林高手。
而李广也确实在江湖上行走多年,即使在今天我们也经常能在江湖上听闻飞将军的传说。
李广汉文帝时人,出生时没名气,生年考证不出来。公元前166年跟随大军击匈奴,因军功授位中郎。景帝的时候就任北部边城太守,先后换防七郡,跟匈奴大大小小战斗打了数十次,成为西汉对匈奴的战斗专家。
等到汉武帝上位,李广已经是举国公认的名将之花,就差一场大胜让他成为真正的传世名将。
然而,即使他越过了无数将士埋骨的沙丘,他依旧未等来属于自己的封侯。
我很喜欢活在故事中的李将军。
那是一个武艺超群的将军。
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他是搭弓射箭,百发百中,吓破匈奴胆魄的飞将军。是箭穿石棱,马走飞崖,与匈奴箭师的对垒从不落下风。面对匈奴射雕箭手,轻松射杀两人,活捉一人。骑射之术,平生未逢敌手。
那也是一个勇敢无惧的孤单英雄。
元光六年,汉武帝遣李广、卫青等四将出击匈奴。李广被匈奴算计活捉,李广假装受伤,趁敌人不注意,夺马抢箭,一个人从重重包围的匈奴部队逃出。仅有的箭矢,每箭必中,匈奴惊惧,无人敢上前阻拦,飞将军如入无人之境。
那更是一个城不倒,人不降的铁将。
元狩三年,李广奉命出塞,匈奴左贤王领兵四万包围了李广。敌军十倍于己,没有希望,没有退路。
李广没有退,自古只有战死的将军,投降的只能叫做俘虏。
将军死战,三军效命。沙场被染红,白发也浸满了血污。
匈奴人惊叹:是来自地狱的鬼兵么?不,当然不是,这是我大汉的天兵。
但那最终,给他的生命画下句号的还是一个一腔孤勇,壮志未酬的悲剧英雄。
公元前119年,卫青、霍去病领兵出征匈奴,李广随行。出塞后,卫青捉到敌兵,知晓了单于的所在,当下决定轻兵直击王庭,李广也想随行。卫青却以李广岁数已高为由,让李广领兵从东路出击。
东路迂回绕远,失去向导的汉军迷失在了一望无垠的塞外旷野之上。
战毕,李广没有解释,迷路就是贻误战机,李广自刎谢罪。错就是错,不用解释,颈上鲜血就是我的交代。
一代飞将军,荒凉谢幕,如那塞外的雄鹰,宁可老死于天幕,绝不肯匍匐如鸡子。
2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
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
或许在人生暮年,鬓角爬出白雪,李广终于意识到自己在追寻封侯的路上已经走失了,一切都没有得偿所愿,一切都在背道而驰。
看着比自己年轻许多的卫青,霍去病封侯拜将,而自己只能任凭年岁增长,徒劳无功,生活有时候就是如此坎坷蹉跎,戏谑又可怖。
但,这是李广自身的原因。
他是失路之人,更是失职之人。
他是个将军,却不会将军,前面指职位,后者指职能。
李广与匈奴大小七十余战,苦劳无数,功劳少有。
而汉武帝已经坐稳了地位,度过了一个创业公司的草创期。他需要的一场场证明大汉天威的大胜,而不是兢兢业业的守成。
李广是一个专业的对匈奴防守专家,却不是一个合格的对匈奴进攻专家。
有很多的专业人士,在自己的领域做到了极致成为了专家。
而只有为数不多的的专业人士,在自己的领域里做到了极致,然后触类旁通,拓展到了其他的领域,他们被称作大师。
我的表叔是一个电力工程师,他一直说他的技术是整个工厂里最好的,很多技术难题离开他都解决不了。于是他就做了一辈子技术,不管后来公司上市海外发展,他都始终只是中下层里的很普通的技术成员。
他总是抱怨,抱怨没有得到他应得的。
但现实就是如此残酷,任凭你苦劳无数,可世上从来没有应得的奖励。
生活的睿智之一就在于,不去赞美苦劳,而是赞赏功劳。它虽然不够良心,但足够良序。
很多人都像李广,把自己的格局束缚小了。格局就像酒杯,气运就像天上降下的甘霖,你的格局有多大,你就能撑起来多大的好运。
李广的身上始终有种武林的任性,他武艺高强,箭法冠绝汉代。所以他总是把自己定位在一个冲锋陷阵的前锋上,而不是一个运筹帷幄的大将。
就像《邪不压正》最后师兄弟决定用师傅教的武艺一决胜负,结果两人同时从怀里掏出了手枪。
是的,时代变了,能用枪解决的,干嘛还要动刀子。
能用军略解决的为什么还要靠武艺,李广始终是一个勇冠千军的猛将,可这一点不智。
太史公的《史记》把李广写得太好了,是一个一生在战斗的不屈的斗士。于其说是铁一样的史实,不如说是他借史抒怀。
我们又何尝不是借历史在诉说当代呢,所以不去较真,反而心态开朗很多。至于李广成为了一个命途多舛的悲剧形象,那也挺好。
这叫文学典型,是千年来,都可以套用的文学模板,是高考应试作文里也屡试不爽的套路。
自古深情留不住,只有套路得人心。
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
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生命如斯,一个历史存在的片影,已经是他此生孤苦的代偿。
3可是,这并不影响我喜欢李广。一个人正是有着弱点,有着志向,才显得形象骨肉丰满。
我始终相信十恶不赦之人,也会有善良之举。
大慈大悲之人,心里也会有过恶意潜伏。
人生不是样板戏,不是只有好没有坏。人之所以伟大,不就是因为明知道自己身上有那么多不可更改的弱点,却要一腔孤勇,背负起懦弱和可悲,向着生命的极致去攀登么
我们每个人都有恶,我们都在负重前行,承认它,不要畏惧它,那便生命里该有的道理。
我喜欢李广身上戏剧样的传奇。那种跌宕起伏的生活,我们自己过不来,刀口舔血,死里偷生。
大部分的我们,生活平淡得如一块白馒头,那样大起大落的生活,光是出现在我们生活里,就够我们提心吊胆的了。
我们并不是那样的超人,可以对生活拔刀相向。
我们总是羡慕别人的生活多姿多彩,又更渴望自己的生活平平安安。
但其实,不需要太过羡慕。
人生有很多时候都是盲目的,我们不就是因为想找到自己能做的事情,才努努力活下去的么?
即使李广这样的猛人,也没有得偿夙愿,那么面对得失,又何必有那么多的不甘。人生还长,前路还远,毕竟我们都还没到李广刎颈以谢此生的年纪。
如果没有一帆风顺,就先去怪运气吧,等到心里好受一点,记得要去反省自己。
北海虽赊,扶摇可接;
东隅已逝,桑榆非晚。
正视自己。
什么时候,都还来的及。
要我说,
李广可真是一个倔强老头。
明明白首,亦不肯低头。偏要搭弓射箭,西北望,射天狼。
子孙劝他:可以了,安心养老吧。他不听。
卫青劝他:老将军殿后即可,不必冲锋在前。他不听。
皇帝劝他:塞外兵连祸结,如在刀剑上跳舞,老将军还是不要参与对匈奴的战事为好。他不听。
呸,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他谁的话都不听,他只听自己心里那唯一的声音。
他要驱除鞑虏,他要封侯拜将。
虽然已是无比遥远的梦想,可梦想从来不该放弃。
一切都可以是借口,气运,年岁,算计,但一切都不该是你放弃的理由。
我认为,李广是一个真正有勇气的人。
我想告诉你们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勇敢。
不要错误地认为一个人拿起枪支就是勇敢。勇敢是你还未开始就已知道自己会输,可你依然要去做,而且无论何时都要把它坚持到底。
你很少赢,但有时也会。(哈珀·李《杀死一只知更鸟》)
封侯拜将已然遥远,年岁已经击垮了身体。就算知道,失败是注定的,李广还是将自己的的一生倾付。
他是个有缺陷失败者,但依旧是个不折不扣的勇者。
如果前方是注定失败的绝望,李广还是选择了用倔强负隅顽抗。
李广难封,难封的是他的意志。
有种勇气从他的胸腔里不断地涌出,那是鲜活的热血。
即使梦想是错误,那又有什么关系。
别想那么多,去追!
或许无法得偿所愿的人生才是最真实的。
但是又有哪个梦想不是愚蠢的呢?
勇敢一点,
像唐吉坷德一样挑战风车。
像医生一样挑战绝症。
像宇航员一样挑战宇宙。
像科学家一样挑战世界的本源。
像普通人一样,挑战明天和远方。
或许最终徒劳无功。
但你的倔强早已突破了生命的绝望。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