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化十四年》明宪宗演了一出姐弟恋,但你不知道他拯救过大明

历史迷聚集地,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问答
音频
人物
视频
辟谣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孤寂寒光
《我们爱历史》为头条号签约群媒体
字数:2287,阅读时间:约6分钟
《成化十四年》中明宪宗朱见深和一个比他大17岁的女人万贵妃的姐弟恋故事,让人觉得无厘头,朱见深又扶植大太监汪直史无前例弄了一个西厂,跟东厂并立,朝堂被他们搞得是乌烟瘴气。然而,如果你看到下文的事情,就不会觉得这个皇帝真的如史书般那样昏庸。
那一晚夜色如墨,一个孩子畏畏缩缩的躲在一个少女的怀里。他的名字叫朱见濬,那一年是景泰三年。他的叔叔,也就是正坐在朝堂上的皇帝朱祁钰把他的太子位废掉,立了自己的儿子朱见济。在随后的日子里,这个叫朱见濬的孩子就与这个少女相依为命。这个少女姓万,是宫中的宫女。当初的太子,如今时刻都有着生命危险。而这,也给这个孩子留下了深深的阴影。在今后的岁月里,这个少女就成了朱见濬的依靠与支柱,而他的父亲此时正在南宫里享受“太上皇的天伦之乐”。
本来以为他们的一生就这样平淡的度过,但是景泰八年他的父亲朱祁镇又再度登上了皇位。朱见濬也随之再度成为了太子,为了告别过去,他的父亲给他改名字叫朱见深。但是这个太子并不得皇帝的喜欢,在大臣们的劝说下他保住了太子之位。正是年少的坎坷经历,让朱见深有了一颗强大的心。天顺八年,朱祁镇驾崩,朱见深登上皇位年号成化。
朱见深看着朝堂上群臣跪拜,这个喜悦劲还没过,就发现这个皇帝不好当。天顺朝八年时间,朱祁镇给他儿子留下的是一个烂摊子。
首先就是群臣不和。由于朱祁镇是复辟成的皇帝,所以整个天顺朝都在不停的打击景泰一朝大臣。而朱见深一上来就准备把景泰朝核心于谦的冤案给平反了。《明史》记载:“成化初,冕赦归,上疏讼冤,得复官赐祭。诰曰:当国家之多难,保社稷以无虞,惟公道之独恃,为权奸所并嫉。在先帝已知其枉,而朕心实怜其忠。”
这个举措相当重要,把于谦平反后,才能在任用大臣时没有舆论顾忌。而在十一年后,又恢复景泰帝的身份,谥号“恭仁康定景皇帝”。虽然相比于其他明朝皇帝十一个字的谥号较短,但是这是一个信号。因为没有于谦和景泰帝英勇抗击瓦剌,就不会有北京保卫战的胜利,此后朝廷内大臣的怨气慢慢消解。除了朝堂之上,地方也不消停,首先就是两广和荆襄地区的农民起义。此时两广的瑶族土官叛乱已经打到了湖南,荆襄流民也开始攻打南方重镇襄阳。面对这个乱局,朱见深启用项忠清剿荆襄起义,项忠此前虽然也还算是封疆大吏,还与马文升共同平定了固原盗乱,但是名声还不算特大。朱见深此举引起了朝臣的非议,但是结果证明朱见深做的很对,荆襄流民仅一年时间就被平定。对于两广的叛乱,朱见深直接“出尔反尔”。任用了此前被他因“王纶案”贬到浙江的韩雍前往两广平定叛乱。王纶案是宪宗处理的第一件大案,此时还是天顺八年。《明史》记载:“宪宗厌恶之,故而历数王纶之罪。”此案的主谋是王纶,韩雍只是因牵连而获罪,事实证明朱见深又一次用对了人。断藤峡之战韩雍一战成名,平定两广叛乱,荆襄与两广问题的相继解决让朱见深把手伸向了北方边境。
第一个解决的就是相对软一些的建州女真,建州女真爱新觉罗·孟特穆部在宣德年间就已经开始统一建州女真各部。此时的爱新觉罗氏对于明朝还是很恭顺,明军出兵漠北都会派兵协助。但是从董山继任后,就不这么乖了。《明史》记载:“正统时,建州卫指挥董山,煽诱北虏入寇,杀掠不绝。”到了景泰朝才稍微消停了一些。但是这种消停并没有好多久,天顺时期依然故我。对于建州部,明朝其实已经很容忍了,还把建州女真扩充为建州卫。对于建州女真以德报怨的行为,朱见深决定用武力解决。
公元1467年九月朱见深用赵辅为总兵,李秉为副总兵率五万明军出兵关外,这一战被称为“成化犁廷”。听名字就知道结果了,整个建州女真遭到毁灭性打击,一千七百多女真人被消灭。由于建州女真此前刚发生了叛乱,本就本钱小,这样的打击让建州女真彻底消停了下来。
在平定东北边患后,朱见深又把目光对准了北面的河套地区。俗话说“黄河百害,唯富一套”,河套地区自古就是中原王朝和游牧民族交战的重点区域,汉武帝曾经在这里修筑了朔方城。到了明朝,这里是明与鞑靼的缓冲地。
到了土木堡之变后,由于京师三大营战斗力锐减,鞑靼趁机抢占了河套地区。天顺元年,孛来部就开始赖在河套地区不走。虽然石亨领着明军赶走鞑靼人一次,但随后就又被占据,终整个天顺朝,河套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
到了成化朝,朱见深准备彻底解决河套问题。从成化五年,明军就开始在河套地区与鞑靼人作战。但是鞑靼人来去如风,根本捕捉不到,所以一直无法解决河套问题。而此时明军由于战力不强,也多采取守势。
到了成化八年,白圭建议复套作战。经过一番商议,明军出兵八万收复河套地区。成化九年,战机就来了。此时满都鲁等部率精锐到明朝边境劫掠,名将王越趁河套地区防守虚弱偷袭河套中军帐。此战据记载:“擒斩三百五十,获驼马器械无算,焚其庐而还”等到满都鲁等劫掠回来,发现自己的老窝被端了,只好撤出河套。河套争夺战结束后,由于大军常驻耗费大量钱粮,明军在河套修筑边墙。这一次河套作战的胜利,为大明迎来了二十年的和平。但是边墙只修在河套南面,为将来留下了隐患。
内忧外患的相继解决,使得朱见深将目光又投回了朝堂之上。而多为诟病的西厂设立,就成了朱见深一生不能洗去的污点。对于西厂的设立,朱见深的初衷也是众说纷纭,成化前期的励精图治也因为万贵妃和汪直变得暗淡。
纵观朱见深一朝,一扫天顺年间的弊政。明军的战斗力在景泰和成化两朝的共同努力下,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恢复。在击破女真以及收复河套中就能看出一二。而在文治方面,为景泰帝平反展现了朱见深的胸襟。为于谦平反,更是使得朝堂君臣能够拧成一股绳。但是后期宠信汪直,使得国家又倒退。唐玄宗尚且有“天宝危机”,何况朱见深呢?
参考资料:《明史》《大明宪宗纯皇帝实录》往日文章精选:
都是“纸上谈兵”,为何韩信一路开挂,赵括马谡却活成了悲剧?何进:从屠夫到大将军的过山车人生有在看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